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康复
    谷主见三人使用土遁法已经远去,气的青筋暴起,骂道:“混蛋!”同时,甩了下铁扇。

    众小厮生怕谷主迁怒自己,吓的颤颤克克,不敢言语。

    杜大使劝解道:“谷主,如今石归祖三人已经远去,生气也于事无补!不如暂时收兵回乱石谷,再做计较,寻三人也不迟!”

    谷主勉强“嗯”了一声,带众人回乱石谷。

    …………

    石归祖使用土遁法带着二人行了三十里地,右手在胸前画了个圆,大地爆开,三人跳出地缝。由于,石归祖元气耗损,收不回土遁法,一阵阴风旋过,三人摔出好远,昏死过去。

    夜幕降临,满天星斗。

    三人仍昏睡在野外,浑然不知夜幕已经降临。

    一条毒蛇顺树盘旋而下,闻到一股血腥味,感到兴奋,顺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爬去,一口咬在石归祖的右臂上。

    昏迷的石归祖顿感右臂疼痛,朦胧中睁开双眼,见毒蛇咬住右臂,左手捏住毒蛇使劲拽成两半,感觉双眼发昏,又昏倒地上。

    时间悄悄的过去,阳光高照,已是第二天清晨。

    唐娇娇憔悴的脸上满是泥土夹杂着血迹,呻吟一声,用力睁开双眼,感觉头昏脑涨,阳光刺眼,忙抬起无力的手遮挡了下直射的阳光,才觉好些,侧头望去,见石归祖昏睡身旁,想起昨天三人死里逃生的事,惊道:“师弟!”见石归祖没有反应,忙爬到石归祖身旁,摇晃石归祖的身体,仍不见石归祖有一点反应,心中一惊,以为石归祖命归西天,心中伤悲流下几滴泪水,伸手探石归祖鼻子发觉还有鼻息,知道石归祖还活着,喜出望外,喊道:“师弟,师弟!”一连喊了几声,不见石归祖醒来,拿起石归祖右手发觉右臂上有个蛇牙印,而且右臂黑肿,又望见一旁断成两半的毒蛇,知道石归祖中了蛇毒,顾不得多想,用嘴咬住伤口,一口一口吸蛇毒出来。

    “哎呦”一声,吴玉石睁开昏迷的双眼,感觉脑袋涨的如像锤敲的一样难受,忙用手捂着脑袋,宁静心神,才觉好一点,转眼瞧见唐娇娇不顾性命为石归祖吸蛇毒,惊道:“喂!你干什么?”连忙爬到唐娇娇身旁,一把推开。

    唐娇娇吐出嘴里的毒液,解释道:“师弟身中蛇毒,我帮师弟把蛇毒吸出来,不然师弟会死的!”说完,伸头欲为石归祖吸蛇毒出来。

    吴玉石又一把推开唐娇娇,喝道:“你疯了,这样你会死的!”

    “我不管,总之我一定要把师弟身上的蛇毒吸出来!”唐娇娇又一口咬住石归祖的伤口,用力吸蛇毒出来。

    “你……”吴玉石气的咬牙切齿,望着不顾性命为石归祖吸蛇毒的唐娇娇,暗道“师妹,你要是能够这样对我,我死而无憾!”心中凄凉,流下几滴泪水。

    随着蛇毒不断的吸出,石归祖有了知觉,“嗯”一声醒了。

    唐娇娇吐出嘴里的毒液,兴奋的道:“师弟,你终于醒了!刚才吓死我了!”流下几滴泪水。

    石归祖感激唐娇娇为自己吸蛇毒出来,道:“谢谢你师姐!”

    唐娇娇的泪水已经打湿衣服,一把握住石归祖的手,道:“师弟别说了!”泪水模糊双眼。

    乱石谷的人一定还在寻找三人的踪影。所以,幸福客栈绝对不能回了。三人又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只好在山坡下依山用木头树枝搭了个简易木棚,遮风挡雨。

    吴玉石受的伤最轻,所以,日常生活都是他负责。

    石归祖先是受了伤,为救二人突围,使用土遁法又耗损了元气,再加上中了蛇毒,现在,全身无力,不能行走,只能卧床不起。幸好,唐娇娇伤势较轻,每天的吃喝拉撒都有唐娇娇照应,而唐娇娇感激石归祖在突围时不顾性命救自己的恩情,心甘情愿照顾石归祖的起居饮食。

    十天后,一缕阳关照在木棚上,几只山雀停留在木棚上嬉闹。

    为了尽快恢复起来,石归祖每天坐在木棚内石头砌成的石床上用元气疗伤。现在,石归祖双腿盘坐石床上,双手放在腿上,双眼微闭,深吸一口气,运至腹部,被元婴吸收后,发出一股元气,由腹至胸,由胸至脑行走。一会,一股青烟从脑顶不断散发。

    随着元气不断的行走,石归祖的脸色由白变红,额头微微倾出丝丝细汗。突然,一股难受感涌上心头,嘴一张,吐出一股血,腥臭无比。但,血吐出后,反而感觉神清气爽,知道这股血堵住自己的七经八脉。所以,吐出后才会感觉神清气爽。于是,信心倍增,不断催动元气向全身行走。

    半时辰后,汗水汗湿了石归祖的衣服。但,石归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要尽快恢复起来,找谷主报仇雪恨!所谓,万事有个度!就在这时,感觉元气在胸部受阻,心中暗惊,忙深吸一口气,运至腹部,被元婴吸收后,释放出一股元气行走到胸部与滞留在此的元气汇合,欲冲开受阻的筋脉。可筋脉不但未冲开,难受感反而更加强烈,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滴落。

    难受感越来越强,石归祖感觉全身像是快要爆炸一般,想停止疗伤,但,元气不受自己控制,收不回散不去。“啊”一声,倒在石床上,浑身抽搐。

    唐娇娇手提刚才山上打猎的山兔,走进木棚,见石归祖倒在石床上抽搐,大惊失色,喊道:“师弟!”扔了山兔,跑到石床前,扶起石归祖,右掌拍在石归祖的背后,一股元气由右掌输入石归祖体内。

    随着,唐娇娇元气的输入,石归祖的难受感渐渐消失,脸色由青变成红润。

    唐娇娇见石归祖的难受感消失,收回元气,撤消右掌,望着石归祖,担心的道:“师弟,刚才吓死我了!”

    石归祖自嘲的一笑,道:“没事!”接着道:“要怪就怪自己急于求成,造成元气失控,才会……!”感觉不吉利,没继续说下去,淡淡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