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突围
    谷主见石归祖等人不回答自己,微怒,声音提高一些,又问道:“你们三人就是烧翠香阁,杀四鬼,救众女子的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吗?”

    吴玉石道:“对,我们三人就是!”接着道:“你是谁?凭什么在此大呼小叫?”

    “放肆,这是我们乱石谷谷主!”为讨好谷主,杜大使呵斥吴玉石。

    “原来是乱石谷谷主呀?怪不得狐假虎威的呢?”吴玉石道。

    “你这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今天就让刘爷爷来收拾你!”刘大使为了邀功请赏,手中千斤重的铁锤砸向吴玉石的脑门。

    吴玉石虽然腰粗膀阔,像尊弥勒佛,但与刘大使相比小巫见大巫,刘大使身高二米,一脸胡须,圆脸大耳,腿长臂粗。

    现在,吴玉石见刘大使的铁锤砸来,力沉不敢硬接,后退三米躲开,铁锤砸在地上,狼烟滚滚,深陷几米深的坑。

    众人见二人打起来了,纷纷闪开,为二人腾地方。

    刘大使见铁锤砸空,“嗷”一声叫,轮铁锤横扫吴玉石腰部而来。

    吴玉石知道锤重力大,同样不敢硬接,双脚跳起稳稳落在锤头上。

    刘大使见吴玉石双脚落在锤头上,心中焦急,轮着铁锤旋转,欲把吴玉石从锤头扔下。但吴玉石的双脚像生了根一样,紧紧贴着锤头,任凭刘大使使劲旋转,却甩不下来。

    刘大使使劲旋转铁锤几圈后,累的气喘吁吁,双腿一软,瘫坐地上,大口喘气。

    吴玉石站在铁锤上笑道:“我的儿才几圈就累成这样了,让爹爹再送你一圈!”纵身一跃,双脚离开铁锤,踢在刘大使的胸部上。

    刘大使的身子向皮球一样飞起三丈高,随后重重砸在地上,狼烟滚滚,摔得腰疼腿瘸,在地上“嗷嗷”叫。

    谷主见刘大使败下阵来,怕影响士气,心中不快,衣袖一挥,呵斥道:“带下去!”

    两位小厮听吩咐,上前一左一右扶着刘大使退在一边。

    士气可鼓不可泄!石归祖、唐娇娇见吴玉石胜了一阵,心中暗暗为吴玉石喝彩。

    吴玉石手中的红缨枪一横,道:“你们还不快闪开一条道让我们过去,不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金副使上前一步,呵斥道:“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也敢在此撒野胡闹!”

    吴玉石见来人长一双凤眉眼,狮子鼻,中等身材,白发黑胡须,问道:“你是何人,快报上名来!”

    金副使凤眉眼一横,道:“乱石谷金副使!”

    吴玉石讥道:“一副吊死鬼的模样!”

    金副使大怒,捻仙诀,凭空出现一条三米长的铁链,打向吴玉石。

    吴玉石忙把红缨枪横在胸前,铁链卷住红缨枪,金副使使劲拽着,铁链绷紧成一条直线。吴玉石忙把红缨枪转个圈,摆脱铁链,红缨枪直刺金副使的胸部。

    金副使手中的铁链抖动,如蛇一般缠住红缨枪,使劲一拽,红缨枪从吴玉石手中脱出。

    吴玉石一惊,手中没了兵刃,转身欲走。

    金副使飞起一脚,踢在吴玉石的后背上。吴玉石身子前倾,脸朝下嘴啃泥,倒在地上。

    金副使杀气起,铁链打向吴玉石的后背,欲杀吴玉石。

    吴玉石摔倒地上,根本不知铁链打向自己后背,就算知道也无法躲开。

    “师兄,小心!”吴玉石生死一线之时,石归祖一个箭步来到吴玉石身前,如意刀一横,铁链打在如意刀上擦出一丝火花,救了吴玉石一命。

    唐娇娇慌忙扶起吴玉石,吴玉石见石归祖用如意刀挡住铁链救了自己一命,想到刚才自己差点魂归西天,感到后怕,面色苍白。

    金副使收回铁链,双眼发出丝丝杀气,望着石归祖,道:“刚才那位是吴玉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石归祖吧?”

    石归祖点头,道:“正是!”

    金副使道:“你这厮烧翠香阁,杀四鬼,救众女子,处处与乱石谷为敌!今天,我要替乱石谷讨个公道,杀了你!”手中的铁链打向石归祖,带着呼啸声。

    石归祖飞身而起,飞在半空,躲开铁链。

    金副使纵身一跃,也飞上半空,手拿铁链打向石归祖。石归祖用如意刀左挡右拦,二人在空中厮杀了十几回合,不分胜负,随后,双脚落地。

    石归祖暗道这厮人多势众,打斗时间太长,耗了元气,待会众小厮再一拥而上,自己只有束手待毙。现如今,不如使个绝招,了结这厮,才是上策。这样想,转身欲走。

    金副使杀的兴起,见石归祖转身,不知是计,以为欲逃,喊道:“哪里逃?”迈步追赶。

    石归祖偷回头见金副使来赶,已中计,心中高兴,停步猛回身,如意刀砍向金副使的腰部,快如闪电。

    金副使见石归祖如意刀砍向自己腰部,顿时后悔上当,只好硬着头皮用双手各拽住铁链一头使劲拉直横在腰部格挡如意刀。

    如意刀砍在铁链上,发出丝丝火花。随后,石归祖右脚踢向金副使小腹。

    金副使格挡住如意刀,已属勉强。现在,见石归祖右脚踢向自己小腹,再也无法躲避,惊的面色苍白。

    “啪!”

    一声响,石归祖右脚踢在金副使的小腹上。

    金副使疼的咬牙切齿,身子一歪,摔倒地上。

    几位小厮怕石归祖乘胜追击,一刀杀了金副使,忙迈步过来,拽腿抬脚,把金副使抬到一边。

    谷主见自己这边连败两位大将,折损士气,心中恼怒,一挥手,道:“大家一起上,砍掉石归祖三人一条胳膊者赏银一千,砍掉三人一条腿者赏银两千!”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众小厮跟着谷主本就为一个财字,现在见赚钱的机会来了,争先恐后手拿兵刃上前围住石归祖、吴玉石、唐娇娇。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三面站立,背靠背,手拿兵刃,石归祖低声道:“待会见机会冲出去!”

    唐娇娇、吴玉石点点头,“嗯”一声。

    “呼啦!”

    一声响,十几位小厮手拿兵刃,砍向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