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斩草除根
    谷主白净的脸上无一点表情,带着丝丝杀气的眼神扫了下四人,道:“四鬼截杀石归祖等人,至今未回,也无半点音讯!而吴起镇的探子,带回消息说石归祖等人不但平安返回吴起镇,还带众女子平安返回。”接着道:“从探子的消息看,四鬼凶多吉少,很可能已经阵亡。你们都是乱石谷的精英,所以,召集你们来此商议此事,共同对付石归祖等人!”

    冯副使想起断腿之恨,脸上青筋暴起,道:“谷主让我带一干人杀进吴起镇,灭了石归祖等人,先报翠香阁被烧之仇,再报四鬼被杀之恨!”

    谷主道:“石归祖能杀了四鬼,带回众女子也不是等闲之辈,我们需想个万全之策才行呀!”

    众人陷入深思,时间像停止跳动一般,大殿上死一般沉静,飞过一只蚊子的声音也听的见。

    杜大使身材矮小,鬼点子最多,打破沉静,道:“谷主,我看大家也不必忧虑!得罪了乱石谷的人,一定要斩草除根,一来免留后患,二来好显乱石谷的手段!”

    谷主道:“只是石归祖等人武艺高强,我们奈何不了呀?”

    杜大使一笑,道:“若论单打独斗,我们可能不是石归祖的对手!单要群起攻之,石归祖三人难道有三头六臂敌的过乱石谷众人吗?”

    “杜大使的意思?”谷主道。

    杜大使额头微皱,诡异的一笑,道:“冯副使领一百小厮从东方出发,金副使带一百小厮从西方出发,刘大使领一百小厮从北方出发,我与谷主带领一百小厮从南方出发,到时一声号令,四面八方围拢一起,死死围住石归祖等人!到时,石归祖等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法网!”

    “好!”刘大使又道:“这样,不但报了翠香阁被烧之仇,而且还来个斩草除根,以免石归祖等人日后再与烂石谷为敌!”

    杜大使见刘大使第一个赞成自己的意见,心中得意的像吃了蜜一样。

    谷主心中赞许,为了以防万一,问道:“你们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冯副使、金副使、刘大使、杜大使齐声道:“卑职没有不同意见,请谷主发令吧!”

    谷主果然按着杜大使的意见,派一百小厮让冯副使带领,从东方出发,派一百小厮让金副使带领,从西方出发,派一百小厮让刘大使带领,从北方出发,自己与杜大使带一百小厮,从南方出发,合击石归祖等人。

    …………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是修仙学道之人,修炼仙法不但是自己的爱好,而且也是自己职责。

    上午时分,阳光高照,斜照树林。

    树林内一片空地上,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正在修炼仙法。

    石归祖手拿如意刀一挥,发出一道刀气砍在大地上,裂条缝隙。

    唐娇娇的软剑直刺出去形成一道剑花,震得树摇叶落。

    吴玉石的红缨枪刺在一块青石上,青石碎裂。

    这时,四面八方响声移动,向三人围拢过来。

    三人一惊,各自收回兵刃,唐娇娇道:“什么声音?”

    “不知道!”吴玉石道。

    话音落,东方出现一百小厮手持兵刃,身穿盔甲,拦住去路。

    石归祖如意刀一横,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拦住我们的去路?”

    “我们是什么人,你还不认识吗?”众小厮闪开一条道,冯副使威风凛凛走出。

    吴玉石鄙夷的一笑,道:“原来,是手下败将呀!上次,在翠香阁要不是你跑的快,早一刀把你剁成肉泥,今天还敢自己来送死!”

    上次,在翠香阁的落荒而逃,冯副使深以为耻。现在,吴玉石旧话重提,让冯副使羞愧难当,脸一红,道:“吴玉石,你不要得意,今天让你插翅难逃!”

    吴玉石上前一步,道:“就凭你这几个酒囊饭袋,也吓唬我!”

    “你……”冯副使气的脸色铁青,话未说完,金副使领一百小厮出现拦住西方道路,刘大使领一百小厮出现拦住北方去路,杜大使、谷主领一百小厮出现,拦住南方去路,瞬间,四方八方已成合围之势,把三人围在中间。

    好汉难敌双拳!石归祖三人见四方全是手拿兵刃,身穿盔甲的小厮,心中胆怯,退了一步。同时,紧握兵刃,准备厮杀。

    “哈、哈!你刚才的傲气那去了!”冯副使得意的道。

    “有本事你与我单打独斗,人多欺人少算什么本事?”吴玉石的红缨枪指着冯副使道。

    “吴玉石今天你们插翅难逃,休想用激将法!”冯副使道。

    谷主手拿铁扇上前一步,道:“你们就是烧翠香阁,杀四鬼,救走众女子的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吗?”

    石归祖望着谷主的模样,大吃一惊,暗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随后,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栽倒。

    原来,谷主就是二十年前为夺“长寿丹”,带花脸和尚杀掉石归祖一家的白面公子。白面公子夺得“长寿丹”,掳掠走石旺后,灭绝人性,把石旺推下悬崖,又服用“长寿丹”,在花脸和尚的帮助下进入仙级。进入仙级后,白面公子勤学苦练,终于有低级元神期修士练成中级元神期修士。最后,招兵买马,网罗冯副使、金副使、刘大使、杜大使一帮亡命之徒,自封谷主,建成乱石谷,暗地做些见不得勾当的买卖。

    唐娇娇不知石归祖的秘密,以为石归祖心中胆怯,才差点栽倒,忙道:“师弟,你怎么了?”

    石归祖强忍心中伤痛,望了眼唐娇娇欲说谷主就是二十年前杀自己全家的白面公子,话到嘴边时,又想到现在大敌当前,生死难料,说出心中的隐痛只会添乱,不如齐心合力想办法突围出去,日后再找谷主报仇雪恨不迟!这样想,心中伤痛减去一半,忙道:“我不要紧,齐心合力对付敌人要紧!”

    唐娇娇“哦”一声,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