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回归故里(四)
    店小二无精打采的从房间内来到客栈,晃晃身子扭扭腰,取下门闩,打开门,一人顺门口倒在地上,吓的退了三步,道:“我的妈呀,遇见鬼了,大清早的!”定定神望去,见吴玉石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熟睡,松了一口气,迈步过来,道:“客官,你怎么睡在这了?”

    吴玉石依然熟睡,不醒也没有反应。

    “客官,醒醒!你怎么睡在这了?”店小二声音提高喊道,见吴玉石依然没反应,以为吴玉石已经死去,弯腰伸手去探吴玉石的鼻子,发觉还有呼吸,心中平静一些,用手推推吴玉石的肩膀,喊道:“喂!醒醒,这不是睡觉的地,要睡回房睡去,我们还要开门迎客做生意呢!”

    吴玉石昨晚喝的烂醉,睡的太沉,任凭店小二叫喊,无一点反应。

    店小二无法挠挠头,道:“这家伙睡的像死猪一样,叫不醒喊不应!一会,我们还要做生意,一个大活人躺在这,是个什么事呀?”一脸愁容,突然,脑海中浮出石归祖、唐娇娇的身影,柳暗花明,心中的石头落地,道:“对了!去找他们去!”转身向香阁楼行来。

    来到石归祖房门口,店小二伸手敲门。

    “咚、咚!”

    一阵敲门声,店小二喊道:“客官,开开门!”

    石归祖听见敲门声,睁开双眼,又听见喊声,一股不祥袭上心头,应道:“什么事?”忙翻身下床穿衣。

    店小二道:“我早上起来开门时,一人顺门口倒进客栈深睡,吓我一跳,稳稳心神仔细看原来是吴玉石公子,左喊右推,吴玉石公子不醒!所以,只好来喊你想想办法!”

    石归祖听是吴玉石的事,担心起来,穿衣的速度加快,店小二说完,石归祖的衣服穿好,一个箭步来到门口,麻利的拿下门闩挂在墙壁上,拉开门,对着店小二道:“师兄现在倒在地上了?”

    “对!”店小二手指客栈内道。

    “走,看看去!”石归祖迈步向客栈内走去,迎面与刚出房门的唐娇娇撞个满怀。

    “哎呦!师弟,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唐娇娇摸了把被撞痛的胸部道。

    石归祖满怀歉意的道:“啊!是师姐呀!”接着道:“我刚才正在熟睡,店小二敲门叫醒我说师兄正躺在客栈内深睡,叫不醒喊不应。所以,我正急着去看看呢?不想与你撞个满怀!真是对不起呀!”

    唐娇娇一愣,道:“师兄,怎么会躺在客栈内深睡呢?”

    “不知道!正准备去看呢!”石归祖道。

    “走,一起去看看!”唐娇娇道。随后,与石归祖并肩向客栈走来,店小二紧随其后。

    唐娇娇、石归祖来到客栈内果见吴玉石躺在地上深睡如死猪一般,石归祖担心的道:“师兄!”一个箭步来到吴玉石身旁。

    唐娇娇摇摇头,叹息一声,无奈的道:“这么大的人,还如小孩一般,让人照顾!”迈步来到吴玉石身旁。

    吴玉石依然躺在地上深睡,浑然不知唐娇娇、石归祖的到来。

    石归祖喊道:“师兄,你醒醒,天亮了!”

    吴玉石依然深睡,浑然不知石归祖的叫声。

    石归祖一脸为难,道:“这怎么办呀?叫不醒喊不应!”

    “让我来试试!”唐娇娇对着吴玉石几脚踢去。

    “咚、咚!”

    唐娇娇连踢几脚在吴玉石身上,吴玉石感到疼痛,迷迷糊糊以为店小二、掌柜殴打自己,猛一睁眼,从地上跳起,吼道:“不要打了,不然我不客气了!”举手欲还,见唐娇娇怒气冲冲的站在面前,双眼瞪着自己,雄威顿消,尴尬的道:“师妹,是你呀!”

    石归祖见吴玉石醒来,心中高兴,来到吴玉石面前,道:“师兄,你醒了!”

    昨天,石府的不快,吴玉石依然记在心上,望了眼石归祖,淡淡的“啊”了一声。

    唐娇娇没好气的道:“你一夜未归,到那去了?害的我们担心一场!”

    听唐娇娇说担心自己,吴玉石心中喜滋滋的。但又想到自己赌气惹怒河神被河神教训的事,与自己忘记带银两被店小二、掌柜殴打的事,顿感尴尬,一脸难看。

    唐娇娇又道:“昨天,你不是说要回玉唐门吗?你要走就快走吧,反正我是要留下来帮师弟完成报仇的事!”

    吴玉石喜欢唐娇娇,心中一百个不舍离开唐娇娇。听唐娇娇让自己赶快离开,焦急的道:“那也是我一时的气话,怎能当真?再说,师弟的大仇未报,我独自离开,其是太不仗义了?”

    “呵呵!我们的吴玉石公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心,也愿意留下来助石师弟了?”唐娇娇道。

    “怎么你不愿意吗?”吴玉石道。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吴玉石愿意留下来帮助石师弟完成报仇的事,是再好不过了!”唐娇娇心中虽这样想,脸上却冰冷冷的,道:“这是你自己说的,可没人逼你!但以后不许在说不帮石师弟报仇的话!”

    “这个一定一定!”吴玉石见唐娇娇不再敢自己走,心中高兴,赔笑道。

    石归祖见唐娇娇、吴玉石冰释前嫌,和好如初,替二人高兴。

    一连十几天过去,不见花脸和尚、白面公子半点消息,就连三教九流鱼目混杂的青楼也探听不到花脸和尚、白面公子一点踪影,石归祖心中焦急。

    这天,石归祖心中烦恼,一个人行走在吴起镇上。突然,听见前面一阵哭声,出于好奇,加快脚步,来到哭声处,见一位年过五旬白发苍苍的老妪半坐地上哭泣,旁边站了十几位看热闹解劝的男女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老妪边哭边捶腿,喊道:“我苦命的闺女呀!好好的,怎么大半夜的就不见了踪影?”

    “这人命也真苦,年轻守寡,好不容易把闺女拉扯成人,还没找对象说婆家,大半夜竟然不见了踪影!”一人道。

    “谁说不是呢?这闺女不见了踪影,让她以后依靠谁呢?”另一人摇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