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回归故里(三)
    吴玉石怒气冲冲跑出石府,也不辨认方向,一路向北,一口气跑出三四里地,在一条顺流而下的小河旁停下,望着顺流而下的河水,心中更加烦恼,“啊”仰天大叫一声,发泄心中的怒气。

    随后,吴玉石右掌一伸,发出一道元气,击在河水中,如一颗炸弹爆炸一般,河水飞起四溅,几只小鱼落在岸上,扭动身子,不断挣扎。

    “谁伤了我的鱼子鱼孙?”一道蓝光闪过,蓝光消失,河神出现岸边,双眼直视吴玉石。

    吴玉石望了眼河神,见河神一副银魁银甲,八字胡,鲍鱼眼鲫鱼眉,“哼”了一声,转身欲离去。

    河神道:“伤了我的鱼子鱼孙就想离去?”一个箭步过来拦住吴玉石去路。

    吴玉石停下脚步,怒道:“让开!”

    “让开,太便宜你了!伤了我的鱼子鱼孙,我要让你长点记性!”河神捻仙诀,右手伸出,凭空出现一把钢叉,刺向吴玉石。

    吴玉石右手伸出,捻仙诀,凭空出现一把红缨枪,横在胸前,阻挡钢叉。

    钢叉刺在红缨枪上,交合处冒出刺眼的火花,河神用力推钢叉刺向吴玉石,吴玉石用力使红缨枪阻挡,一时相持不下,河神进三步,吴玉石退三步,吴玉石进三步,河神退三步。河神使出全身气力推钢叉,吴玉石抵挡不住,红缨枪落在地上,身子后退几步,勉强躲开钢叉。

    河神占了上风,钢叉一横,心中得意,道:“臭小子,我让你长点记性!”钢叉扔出,一把变成三把射向吴玉石。

    吴玉石身子向后弯成弓形躲开,三把钢叉射在地上,大地裂开一条缝。

    河神飞身而来,双脚踢向吴玉石胸部,吴玉石身子刚直起,无法躲避。

    “啪!”

    一声响,河神双脚踢在吴玉石的胸部上。

    吴玉石摔出几米远,跌在地上,脑昏眼涨。

    河神捻仙诀,手伸出,钢叉三把变成一把,飞回手中,望了眼吴玉石,道:“这次,让你长点记性!下次,可就没这么便宜了!”钢叉一挥,弄了阵风,把落在岸上的几条小鱼刮进河中,双脚一跃,跳进河中不见踪影。

    好一会,吴玉石才缓过劲来,慢慢爬起来,想到唐娇娇骂自己的言语,心中烦恼,又想到河神教训自己的耻辱,心中更觉烦恼,迈步向前奔去,发泄心中的烦恼。

    也不知奔了多远,来到一家酒楼前,望着“十里香酒楼”几字,有了借酒消愁的想法。于是,迈步进了酒楼,吴玉石喊道:“小二!”一屁股坐在八仙桌上。

    店小二大步流星过来,一脸笑容的道:“客官,你想要点啥?”

    “十斤老白干,十斤熟牛肉!”吴玉石道。

    店小二诧异,道:“客官,这么多酒你喝的完吗?”

    “怎么,怕老子不付银子吗?”吴玉石怒视店小二。

    客户是上帝!店小二忙赔不是,道:“不是!不是!客官误解了!”

    “那还不快去!”吴玉石怒道。

    “是!客官稍等!”店小二点头哈腰的道。随后,转身快步进了厨房,准备酒肉。

    很快,店小二端上十斤老白干、十斤熟牛肉,吴玉石也不使碗,揭开酒壶盖,迎脖喝了起来。

    店小二看的目瞪口呆,有心上前劝几句,怕惹祸上身,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转身忙别的去了。

    银月高挂天空,繁星点点,已是深夜。

    十斤老白干已全部下肚,吴玉石醉如烂泥,摇摇晃晃站起来,三步并成两步向店外走来。

    掌柜、店小二慌忙拦住店门口,掌柜的道:“你的酒钱还没结呢?”

    吴玉石已醉的迷糊,道:“对…酒钱…还没结!”手伸进怀中一摸,才发觉自己尾随石归祖到石府时根本没带银两,迷迷糊糊的竟然不知怎么解决?

    掌柜瞧吴玉石的模样,已猜七分,怒道:“快把酒钱结了,不然对你不客气!”摩拳擦掌,虎视眈眈。

    吴玉石本来已经一肚子气,欲借酒消愁。现在,见掌柜摩拳擦掌,火冒三丈,道:“不给银两,你能把我咋的?”伸手欲打掌柜。

    掌门对店小二使了个眼色,自己在左,店小二在右把吴玉石按倒地方,拳打脚踢。

    吴玉石喝的烂泥,没一点气力,无一点反抗力。

    “啪、啪、啪!”

    一阵声响,吴玉石被掌柜、店小二打的鼻青脸肿,浑身伤痕。

    掌柜、店小二停止拳打脚踢,掌柜道:“把这泼皮扔出去!”说完,掌柜抬双腿,店小二抬双臂,使劲把吴玉石扔出酒楼,关闭酒楼休息。

    吴玉石躺在马路上,“哼哼唧唧”,过了一个时辰,酒劲散了些,清醒一些,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向好客客栈走去。

    远处看,一个黑影一步三摇晃,在黑夜中摇曳,似鬼魅又似魂魄。

    过了好久,吴玉石来到好客客栈门口,伸手拍门,“啪啪”,叫道:“开门,开门……”

    店小二、掌柜已经安歇,本来有位值夜伙计。但伙计临时有事请假,不在客栈。所以,吴玉石叫了许久,无人答应,无人开门,时间已久,酒劲上来,身子疲劳,倒在门口睡着了。

    …………

    客房内,一根蜡烛正在燃烧,唐娇娇、石归祖对面而坐。石归祖叹息一声,道:“师兄,也不知跑到哪去了?这么晚也不回来,急死人了!”

    唐娇娇带几分责备的口气,道:“这么大个人了,还让别人操心真是的!”

    石归祖道:“师兄还不回来,怎么办呀?”

    “还能怎么办?睡觉呗!他这么大人了,还担心会被豺狼虎豹叼走呀?”唐娇娇道。

    石归祖道:“如果,师兄真出点事,我们回去怎么给师叔交代呀?”

    “你就是杞人忧天!”唐娇娇又道:“走、走,回房休息吧!”说着,起身拽石归祖回房休息。

    石归祖也无它法,只好回房休息,等天明再探吴玉石的消息。

    太阳已经升起,天已经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