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回归故里
    唐娇娇、吴玉石不知石归祖的心事,自己也没私事,一路玩的兴高采烈。

    三月后,三人来到吴起镇。进入吴起镇,看到吴起镇的一草一木,触景生情,想到这里就是自己的出生地,石归祖心中的激动,难以形容。

    穿街过巷,三人进入一家好客客栈。

    好客客栈是吴起镇数一数二的客栈,门口左右各有一座三米高的石狮子,显得威武气派。前后共三座阁楼,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前一座阁楼叫接客楼,中间一座叫迎客楼,后一座叫香阁楼供旅客投宿歇脚用。

    刚进入客栈,店小二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道:“三位贵客请坐!”同时,右手伸出请客姿势,请三人在一张八仙桌坐下。

    石归祖“嗯”了一声,在八仙桌左侧坐下。唐娇娇迈步过来,在八仙桌右侧坐下。吴玉石身为大师兄,在八仙桌上首坐下。

    店小二从肩上取下毛巾,仔仔细细把八仙桌擦了一遍,生怕不干净,然后笑脸问道:“三位贵客吃点啥?”

    石归祖点了盘红烧牛肉,吴玉石要一盘水煮鸡,唐娇娇点了一盘香菇,很快店小二端上三人点的菜,准备离去。

    石归祖道:“小哥跟你打听个事!”

    店小二止步,笑脸道:“客官请说!”

    石归祖望着店小二,道:“请问吴起镇是不是有座石府?”

    店小二摇摇头,道:“小的自小在吴起镇长大,从没听过吴起镇有石府这地方!”

    石归祖从店小二的言语中感觉店小二不像撒谎,心中“咯噔”一下,大失所望。

    店小二望着石归祖的表情,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得罪了石归祖,忙道:“客官没事吧!”

    石归祖道:“没事,你下去吧!”

    店小二心安,迈步忙别的事去了。

    吴玉石夹了筷菜送进嘴里,问道:“师弟,你打听石府做什么呀?”

    “对呀!你问这个干什么呀?”唐娇娇望着石归祖问道。

    石归祖在没报仇之前,不想让人知道此事,以免多生枝节,掩饰道:“没事,顺口问问!”

    “没事,问这个干吗?真是的!”吴玉石带点责备的口气道。

    三人吃完饭,要了三间客房,各自安歇。

    夜深人静,繁星点点。

    石归祖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报仇的事,无法入睡,滚来滚去,想到自己死去的爹娘,心中悲伤。又想到杀死爹娘的花脸和尚、白面公子,恨不得扒二人的皮,喝二人的血,剜二人的心。再想到店小二说吴起镇没石府这地方,心中一阵纠结,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这样想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一声鸡叫,已是黎明时分。石归祖从床上坐起,道:“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去石府看究竟!”穿衣下床,还未天明,怕影响别人休息,不走正门,开窗纵身从窗户跳出,回忆着“乾坤镜”中石府的画面,按着回忆的画面,迈步向石府的方向走去。走过镇中心时,迎面碰见一对年过五旬的夫妇,推着独木车,去卖早点,石归祖慌忙闪过一旁,给夫妇二人让道。

    夫妇二人推着独木车经过石归祖身旁时,对石归祖点点头,夸道:“好人呀!好人呀!”推着独木车继续向前行走。

    石归祖等夫妇二人离自己一米远时,才迈步沿路继续向石府的方向行去。

    沿途又遇见几位打扫街道早起做工的农夫,石归祖也不搭理,一路向石府的方向行去。

    东方泛起鱼肚白时,石归祖走到石府前,抬头望去,见大门腐烂虚掩着,墙壁脱落长满青苔,心中一阵凄凉,迈步到门前,伸手推门。

    “吱!”

    一声响,大门腐烂经石归祖一推,倒在地上。

    石归祖心中又一阵凄凉,踏着大门进入院内,见院内满是荒草,迈出一步,荒草内藏满了山鸡、野兔、田鼠之类的动物,受到惊扰四处逃奔,石归祖伤心的道:“这就是生我的石府吗?”滴下几滴泪水。

    一会,石归祖踏着荒草来到阁楼前,伸手欲推门进去,一只利箭穿破门射向石归祖的胸前。

    石归祖身子右侧躲开,利箭射在墙壁内,摇晃几下。

    “难道,花脸和尚、白面公子就藏在石府内?”石归祖暗道。同时,伸右脚踢在门上。

    “啪!”

    一声响,门飞出一米远,落在地上,击的灰尘滚滚。

    石归祖一个箭步进了阁楼,道:“何方妖孽偷袭本公子?”提高警惕,目视四周。

    “敢闯我的禁地,活腻了!”传来一声。

    石归祖道:“是英雄就现身一见,何必偷偷摸摸?”目视四周,寻找说话人。

    “凡是见过我的人都的死,你也不例外!”一位身穿黑衣,贼眉鼠眼,尖嘴獠牙,身材瘦小的男子从石柱后出来,双眼发出凶光望着石归祖。

    “你是谁?”石归祖问道。

    男子道:“我是一只修行五百年的老鼠,现在,成了精,取名天下行,专以吃人为生。你好大的胆子,居然送上门来!”

    “原来是只成了精的老鼠!”石归祖又道:“我不与你计较刚才利箭射我之事,你快离去吧!”

    “笑话,巢穴是我的!你占了我的巢穴,凭什么让我离去?”天下行怒道。

    石归祖道:“这里原本是石府,也是我的家。只因二十年前遭奸人毒害,才变成今天的模样!”

    “我在这里住了十年有余,你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打发走我吗?”天下行道。

    “你想怎样?”石归祖道。

    “想要我离开,除非你胜了我!如若不然,你就要被我吃掉!”天下行一个箭步如闪电般来到石归祖身旁,右手抓向石归祖的左肩,张嘴露獠牙咬向石归祖的脖子。

    石归祖明白天下行是位吃人不眨眼的鼠精,纵身跃后三米躲开天下行的攻击,道:“老鼠成了精,却要把人吃!今天我就除了你这鼠精!”深吸一口气进腹部,被元婴吸收,右掌一伸,元婴通过右臂到掌发出一道元气,击向天下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