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痴情鬼(三)
    唐娇娇从三丈深的坑中飞出,双脚落地,捻仙诀,一座小山拔地而起撞向蓝魔鬼。

    蓝魔鬼纵身而起,躲开小山,身子横飞,双脚踢向唐娇娇的前胸。

    唐娇娇想要躲闪格挡已经来不及了,惊得面色苍白。

    “啪、啪!”

    几声响,蓝魔鬼的双脚踢在唐娇娇的前胸上。

    唐娇娇双脚离地,倒摔出去,撞在一棵千年大树上。

    “咔嚓!”

    一声响,千年大树摇晃几下断裂倒地。随后,唐娇娇也摔倒地上,浑身酸痛,无力爬起。

    蓝魔鬼望了眼唐娇娇,嘴角一丝冷笑,从怀中掏出一根捆仙绳,捻妖法,捆仙绳飞出在唐娇娇身上缠了几圈,把唐娇娇捆的结结实实。随后,弄了一阵风,飞沙走石,把唐娇娇吹到一座破庙内。

    唐娇娇挣扎了几下,欲挣脱捆仙绳,但越挣扎越紧,慌的唐娇娇也不敢挣扎了。

    想起爱妻的死,蓝魔鬼心中一头火,为了消除心中的怒火,拿起一把虎皮做的软鞭,把唐娇娇打的遍体鳞伤。

    …………

    石归祖完全不知道蓝魔鬼引诱唐娇娇出幸福客栈,抓住唐娇娇的事,正躺在床上睡熟,不知不觉做了个梦。

    漆黑的夜,无星无月,只有寒冷的风。

    荒郊野外,石归祖正在山岗上奔跑,边跑边叫道:“师姐,你在哪?你在哪?”目视四周,寻找唐娇娇。

    “不要找了,唐娇娇在我手上!”凭空传来一声。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师姐?”石归祖惊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话音落,四周无数火把亮起,把黑夜照的像白天一样。

    石归祖又是一惊,停止奔跑的脚步,向前望去,见一丈远的树上正绑着遍体鳞伤的唐娇娇,闭着眼垂着头,披头散发,道:“师姐!师姐……”

    喊了数声,唐娇娇一点反应没有,石归祖心中悲伤,迈步奔向唐娇娇,欲解下唐娇娇。

    “站住!”一道黑影出现唐娇娇身旁,黑影消失,蓝魔鬼出现,手指着石归祖道。

    石归祖停下奔向唐娇娇的脚步,惊道:“是你蓝魔鬼。”

    “是我!”蓝魔鬼道。

    “为什么要这样做?”石归祖质问道。

    “为了替爱妻报仇!”蓝魔鬼回道。

    “卑鄙无耻!”石归祖痛恨道。

    “少废话!三天内赶到破庙,不然我让唐娇娇脑袋搬家!”蓝魔鬼右手一伸凭空出现一把弯刀,砍向唐娇娇的脑袋。

    “不要!”石归祖阻止道。

    一道刀影闪过。

    “扑哧!”

    一声响,唐娇娇的脑袋滚落地上,鲜血淋淋。

    石归祖顿感浑身无力,摔倒地上,叫道:“师姐……师姐……”边喊边爬向唐娇娇滚落地上的脑袋。

    “记住我说的话,三天后赶到破庙!”话音落,无数火把同时熄灭,天空暗下来,唐娇娇、蓝魔鬼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石归祖不知所措的喊道。

    正在这时,石归祖醒了过来,出一身冷汗,坐了起来,道:“刚才的梦好奇怪呀?”一股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穿衣下床,出门来到左边客房,敲门喊道:“师姐……师姐……”

    一连喊了数声,不见唐娇娇回答,石归祖更觉不祥,推门进了客房,见床上没有唐娇娇的身影,一惊,又望见窗户大开,大惊,道:“难道刚才的梦是真的!”说完,细细回味刚才的梦,又联想到眼前的一切,恍然大悟,知道一定是蓝魔鬼抓了唐娇娇后,又使用“托梦法”告诉自己唐娇娇被抓的消息,让自己去破庙。

    “师妹!”吴玉石衣衫不整的进了客房。

    石归祖道:“师姐不在!”望着衣衫不整的吴玉石惊道:“难道你也梦见师姐被蓝魔鬼抓了?”

    “嗯!”吴玉石点点头。

    “看来这一切是真的!”石归祖道。

    “都怪你多管闲事,才害的师妹被抓!”吴玉石怒道。

    “怎么怪我呢?”石归祖道。

    “好!我问你在牛驼村是谁主张要杀女鬼救爱莲的?”吴玉石怒道。

    “这……我……”石归祖没想到吴玉石会把唐娇娇被抓的事归在自己身上,紧张的一时说不出话。

    “没话说了吧?要不是你多管闲事,杀女鬼惹恼蓝魔鬼,师妹也不会被抓!现在,好了师妹被抓了,我看你回去怎么跟师伯交代?”吴玉石怒气冲冲的道。

    “师兄,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我们杀女鬼也是为民除害吗?你怎么能把师姐被抓的事,算在我的头上呢?”石归祖道。

    “好!你先杀女鬼惹恼蓝魔鬼,害的师妹被抓!现在,又来顶撞师兄!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这小子!”吴玉石右手一伸,凭空出现一把红缨枪,刺向石归祖。

    “师兄有话好好说,怎么动起手来了?”石归祖向右一闪,躲开红缨枪。

    “好!你居然敢躲,胆子不小!”吴玉石的红缨枪横扫石归祖的腰部而来。

    石归祖向右跃出三米躲开,道:“师兄,你冷静点!”

    吴玉石一心想要教训石归祖,对石归祖的言语不闻不问,双手持红缨枪刺向石归祖的前胸,不留半点情谊。

    石归祖连退三步,道:“你再紧紧相逼,我可要还手了!”身子向右侧躲开红缨枪,随后伸右手紧紧抓住红缨枪头。

    吴玉石见石归祖抓住红缨枪头,心中一惊,双手用力向后拽红缨枪,欲拽回被石归祖抓住的红缨枪头,但拽不动丝毫,又是一惊。

    石归祖右手加力,使劲向前一拽,吴玉石站立不稳,身子前倾,一个踉跄摔倒地上。

    石归祖顿感过意不去,道:“师兄!”丢了手中的红缨枪,迈步过来,弯腰欲扶吴玉石起来。

    吴玉石是石归祖的师兄,论辈分在石归祖之上,论法力应该比石归祖高,只因平时懒惰怕苦,法力才不如石归祖。现在,摔倒地上,又羞又恼,见石归祖欲扶自己起来,心中更怒,右掌拍在石归祖的前胸上。

    “啪!”

    一声响,石归祖摔倒地上,顿感胸部疼痛,幸亏石归祖的法力高出吴玉石,所以,才没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