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鬼上身(八)
    女鬼顿感刺耳的声音减轻许多,不似在孤坟内般难受,看见吴玉石、唐娇娇、石归祖正在施展铜铃阵,知道刚才的刺耳声定是三人所为,怒道:“该死的妖人,又来害我!”说完,使妖法,吹口气进入铜铃阵,元气形成的铜铃消失,铜铃阵已不存在。

    石归祖、吴玉石、唐娇娇见铜铃阵已被女鬼破坏,收仙法,各自站起来。石归祖道:“恶鬼,今天绝对消灭你的元神,让你永生害不得人!”说着,怀中掏出一张灵符,吹口仙气,灵符飞出贴在孤坟口发出丝丝金光,防止女鬼逃进孤坟。

    女鬼见退路已被石归祖的灵符截断,大惊失色,道:“石归祖,我与你势不两立!”口一张吐出一团黑气形成一根木头撞向石归祖。

    唐娇娇、吴玉石见此,各自闪开。

    石归祖伸双手向外一推,发出一道元气形成一把钢刀,把木头劈成两半,黑气消失,钢刀向前直飞,又砍向女鬼。

    女鬼就地滚出几米远,躲开钢刀。

    钢刀砍在地上,大地裂开一条缝。

    吴玉石捻仙诀,右手伸出,凭空出现一把红缨枪,刺向女鬼。

    唐娇娇一个箭步来到女鬼身旁,右脚踢向女鬼。

    女鬼见吴玉石的红缨枪与唐娇娇的右脚同时击来,欲格挡开,已经不可能,忙使个遁地法,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石归祖收回元气,目视四周,道:“千万不要让这恶鬼逃了,不然又有多少人家遭灾受难。”

    话音刚落,一丈远的土地起伏不定的向前滚动。

    唐娇娇手指土地起伏不定的方向,道:“在那!”

    吴玉石顺着唐娇娇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土地起伏不定向前滚动,红缨枪扔出,扎在起伏不定的土地上。

    “砰!”

    一声响,土地炸开一个深坑,女鬼从地下跳出,浑身泥土。

    石归祖道:“妖孽哪里走!”飞身而起,双脚踢在女鬼的后背上。

    女鬼摔出几丈远,跌在地上,一脸痛色,为了性命,忍痛爬起,使妖术,双掌向前一推,四周的树木连根拔起,纷纷砸向石归祖、吴玉石、唐娇娇。

    石归祖忙从脑后取下如意刀,左砍右挡,如意刀不亏是把极品法器,树木碰上如意刀碎裂几半,纷纷落地,近不得石归祖半点身。

    吴玉石手中的红缨枪舞成一个圆,护住全身,树木砸不到吴玉石半点。

    唐娇娇上跳下蹿,左掌劈右掌挡,树木伤不得唐娇娇半点。

    等树木被石归祖、吴玉石、唐娇娇全部打落在地,再看女鬼,已经无影无踪。

    吴玉石道:“糟糕,恶鬼逃了!”

    石归祖道:“恶鬼刚才挨了我一脚,元神已经受损,绝对跑不远,我们分头追!”说完,向东追去。

    吴玉石望了眼唐娇娇,道:“师妹小心了!”说完,向西追去。

    唐娇娇点点头,向南追去。

    女鬼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东跑了一里路,感觉胸口疼痛,知道自己的元神已被石归祖踢伤,如再强行奔跑躯体绝对灰飞湮灭,只好停下脚步准备休息。

    “妖孽,果然被你逃到这里了!”话音落,石归祖凭空出现拦住女鬼的去路。

    “石归祖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女鬼怒道。

    “为了爱莲姑娘的性命,为了人间公道,我必需取你性命!”石归祖正气凛然的道。

    “啊!”女鬼大叫一声,右臂一甩,一条白色的丝布缠向石归祖。

    石归祖站立不动,任凭丝布缠向自己,几个呼吸的功夫,丝布把石归祖裹的似个粽子。

    女鬼右臂一回,欲拽动丝布,把石归祖拽倒地上。但,石归祖像被钉子钉在地上一样,女鬼拽不动半点,大惊。

    石归祖暗捻仙诀,浑身发出金光,丝布遇见金光碎成数段落在地上。

    女鬼双臂一伸,不断变长,打在石归祖的前胸上。女鬼以为石归祖必死无疑,但很快发觉打在石归祖前胸上的手臂像是打在钢铁上一样,伤不的石归祖半点,忙收手臂,可双臂像粘在石归祖的前胸上一样,收不回半点,大惊失色。

    “我要灭了你的元神,让你永生不得再作恶!”石归祖双手捏住女鬼的双臂,使劲一折,女鬼双臂折断。

    女鬼痛的呲牙咧嘴,连连摇头,不断惨叫。

    石归祖飞身而起,头在下,脚在上,右掌拍在女鬼的脑袋上,冒起一股白烟。

    女鬼更感疼痛,身体摇晃的更厉害,慢慢的感觉体内的戾气不断外泄,失去知觉,瘫倒地上。

    石归祖收了仙法,站在地上,再看女鬼已经变成一堆枯骨,冒着白烟。

    这时,吴玉石、唐娇娇赶到,问:“恶鬼呢?”

    石归祖指着地上的一堆枯骨,道:“恶鬼已经被我灭了元神,永生不得害人!”

    唐娇娇、吴玉石顺着石归祖手指的方向望去,见一堆枯骨,知道恶鬼已除,紧张的心松了下来。吴玉石道:“我再给恶鬼来个挫骨扬灰!”说完,手中的红缨枪欲刺向枯骨。

    石归祖道:“师兄,恶鬼已经没了元神,永生不得害人了,你就行行善,给恶鬼留堆枯骨吧!”

    唐娇娇道:“是呀,师兄!”

    吴玉石听后,只好作罢,放下红缨枪。

    东方已经发白,天快亮了。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除了女鬼后,高高兴兴的回到四合院。

    老人家、老妇人知道女鬼已除,爱女的灾难已消,对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千恩万谢,磕头作揖。

    女鬼已除,不会再附爱莲身上吸阳气,石归祖又开了几剂补药药方,老人家拿着药方,到集上药铺按方捡了几剂药,给爱莲服下,爱莲阳气慢慢恢复,醒了过来,会说话能吃饭,乐的老人家、老妇人一脸笑容。

    过了三日,爱莲姑娘的阳气全部恢复,如正常人一样,老人家、老妇人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带着爱莲对石归祖、吴玉石、唐娇娇千恩万谢,感谢救命之恩!

    女鬼已除,爱莲已经康复,石归祖心中还装着报仇之事,辞别老人家一家三口,和唐娇娇、吴玉石上路,向吴起镇的方向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