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鬼上身(二)
    老妇人擦了把泪水,停止哭泣,道:“前一个月夜里,爱莲突然大叫有鬼。随后,又唱又跳,连我们二老也不认识了!”说到此,又哭泣起来。

    石归祖道:“后来呢?”

    老人家叹息一声,道:“说也奇怪,清晨太阳升起时,爱莲不唱也不跳,倒头就睡,叫不应也叫不起,每天如此。我们请过郎中,叫过法师,银两大把的往外花,可爱莲的病却不见一点起色,真是急坏了我们!”说到此,也是泪流满面。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虽然都是修仙之人,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还是第一次听见,相互望望,面面相觑。

    一会,石归祖道:“老人家,我们想见见小女,不知可否?”

    老人家望了眼老妇人,见老妇人点头同意,道:“随我来吧!”迈步向右厢房而去。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跟着老人家向右厢房而来。

    刚进右厢房一股刺鼻的药味扑鼻而来,石归祖用手扇了扇,抬头望去,见右厢房中间供着尊观音像,香炉中插着三株香正在不断的燃烧,一缕香烟绕梁而过。

    老人家来到床前,手指床,道:“这就是小女爱莲!”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向床上望去,见一位姑娘头发凌乱,一脸苍白,双眼紧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远远望去似是刚刚过世的尸体。

    石归祖道:“这就是令爱?”

    老人家点点头,随后,眼眶湿润。

    石归祖近前一步,闻到爱莲身上发出一股死尸的味道,惊道:“奇怪,怎么会有死人的味道呢?”

    老人家听后,以为爱莲已过世,忙来到爱莲身旁,手探爱莲鼻孔,发觉爱莲还有呼吸,道:“你这年轻人,怎么胡言乱语?小女明明活着,你怎么说闻到死人的味道,是不是咒小女死呢?”

    石归祖道:“老人家你不要误会,其实我们是玉唐门的弟子,所以嗅觉不同常人,可以闻到常人闻不到的气味!”

    玉唐门在西牛洲妇孺皆知,牛驼村属西牛洲的地界。所以,老人家也知道玉唐门的大名。现在,听石归祖说是玉唐门的弟子,喜出望外,道:“你们真的是玉唐门的弟子?”

    吴玉石得意的道:“这个还会有假!”

    老人家“扑通”跪在地上,哀求道:“请三位仙人发发慈悲,救救小女!”说完,磕了一个头。

    石归祖面有惊色,道:“老人家行如此大礼,晚辈万万不敢当!”伸双手扶起老人家。

    老人家道:“仙人你一定要救救小女呀!”

    石归祖道:“这个自然!”又道:“只不过爱莲姑娘的病症奇特,在下还要好好看看才能对症下药!”

    老人家道:“请!”做了个请的手势。

    石归祖仔仔细细把爱莲看了一番,然后问道:“爱莲每天又唱又跳是在夜里几时呢?”

    老人家道:“每晚十二时,准时唱准时跳!”

    石归祖道:“这就对了!”

    老人家道:“那小女这是什么病?”

    石归祖道:“爱莲姑娘没有病!”

    “没有病为什么叫不醒叫不应,也不认的人?”老人家道。

    “这叫鬼上身!”石归祖道。

    “鬼上身!”老人家大惊失色。

    石归祖道:“鬼上身其实是生前做了坏事,到不了阴曹地府,不能投胎转世的恶鬼,借机附在爱莲姑娘的躯体上吸取爱莲姑娘的阳气,弥补自己的阴气。所以,当恶鬼上了爱莲姑娘的躯体后,爱莲姑娘在恶鬼的驱使下又唱又跳。又当恶鬼离开爱莲姑娘的躯体后,爱莲姑娘体力透支,深睡不起。”

    老人家惊道:“这可怎么办呀?”

    石归祖道:“唯一的办法只有杀死恶鬼,等爱莲姑娘的阳气慢慢恢复后,爱莲姑娘的病自然不治而愈!”

    老人家哀求道:“那请仙人赶紧杀死恶鬼,救救小女吧!”

    石归祖笑笑,道:“老人家莫急!爱莲姑娘每晚十二点又唱又跳,说明恶鬼每晚十二点附在爱莲姑娘身上的。所以,要杀死恶鬼只能等到晚上十二点过后恶鬼到来才行!”

    老人家听后恍然大悟。

    …………

    夜深,伸手不见五指,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

    房内燃烧着一根蜡烛,微风吹过,烛火四下摇摆,观音像前香炉中的香正在燃烧,升起缕缕白烟绕梁而过。

    爱莲像具尸体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胸部不断的起伏,表明爱莲还是个活人。

    一股阴风夹在着枯枝残叶吹开房门,烛火摇摆的更加厉害,扑通蜡烛落在地上,断成两半,烛火熄灭,房间瞬间黑暗。

    “爱莲,我来了!”传来凄凉的一声。

    随后,一位身穿黑袍,披头散发,面无血色的女鬼,进了房间,望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爱莲,似乎见到自己心爱的宝贝一样,一脸兴奋。

    “果然,是个女鬼!”

    话音落,石归祖出现在门口。

    女鬼一惊,道:“你是爱莲的父母请来降我的法师吗?”

    “恶鬼,你生前作恶多端,进不了天堂。死后还来残害爱莲,真是可恶!”石归祖右手拿出一张灵符,吹口仙气,灵符飞出贴在女鬼的脑门上。

    脑门与灵符的结合处冒起一股白烟,女鬼顿感全身疼痛,慌的用手撕灵符下来。但灵符像是生了根长在恶鬼的脑门上一样,任凭女鬼用力撕扯,灵符纹丝不动。情急中,女鬼使妖法,右手中多了一缕火焰,往灵符上一燃,灵符瞬间化为灰烬,女鬼身上的疼痛感消失。

    石归祖捻仙诀,右手中出现一把桃木剑,向女鬼刺来。

    桃木剑是把专治妖鬼的法器。

    女鬼一脸惧色,连连后退,退到墙角处,无路可退,扭头望见床上一动不动的爱莲,化作一缕黑烟,附在爱莲身上。

    石归祖明知女鬼附在爱莲身上,桃木剑不敢刺出,怕伤了爱莲,只好收了桃木剑。

    爱莲睁开双眼,从床上跳了下来,“嘿嘿”的笑,不断的扭动身躯,似是跳舞,似是活动身子。

    老人家、老妇人一前一后冲进房间,喊道:“女儿,你不要吓唬我们呀!”落下几滴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