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鬼上身
    吴玉石与石归祖、唐娇娇约好在三岔路口一起下山。现在,石归祖、唐娇娇已到三岔路口,却不见吴玉石的踪影,唐娇娇心中有点焦急,道:“师兄,怎么搞的,说好了在三岔路口会合,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呢?”

    石归祖道:“等等吧!”

    一会,唐娇娇担忧的道:“师兄会不会怕路途遥远受不了辛苦不来了呢?”

    石归祖道:“师兄虽然平时爱说大话,但诚信还是有的。师兄说在三岔路口会合,我看师兄一定会来的,还是等等吧!”

    这时,远处有个黑点不断向唐娇娇、石归祖靠近。

    石归祖发现黑点,猜测定是吴玉石来了,道:“师姐,你看师兄不是来了吗?”手指前方,让唐娇娇看。

    唐娇娇顺着石归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有个黑点在向自己移动,知道吴玉石来了,埋怨道:“这么晚才来,一点也不守信,真是的!”

    为了不影响同门关系,石归祖劝解道:“师姐,师兄既然来了,你就不要再埋怨了!”

    很快,吴玉石来到二人跟前,笑着对唐娇娇道:“师妹,我来了!”

    唐娇娇白了眼吴玉石,道:“来这么晚,还有脸笑!”

    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团结,石归祖忙打圆场,道:“既然,大家都来了,我们出发吧!”说着,迈步向山下走去。

    吴玉石受了唐娇娇的白眼,却也不当回事,见石归祖出来打圆场,忙借梯子下楼,道:“好好,出发!”说着,跟在石归祖身后。

    唐娇娇虽然对吴玉石的晚到有气,但见吴玉石不反驳自己,石归祖又出来打圆场,不好再指责吴玉石,只好熄灭心中怒火,随二人一起下山。

    石府在西牛洲吴起镇,离七峰山一千多里路程。

    三人下了山后,顺着大道向吴起镇的方向而去。石归祖虽然心中藏着报仇的秘密,但有生以来第一次下山,依然被沿途的风土人情所吸引,不时东看西望,一切都感觉特别稀奇。

    唐娇娇、吴玉石本就怀着下山玩的心情,对沿路的一切,更感兴趣,不时的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吴玉石把自己的脸用泥涂的像个黑炭一样,唐娇娇、石归祖笑的弯了腰。

    中午,三人运气好赶上一家幸福客栈点了几个菜美美的吃了一顿后,歇了会脚,又继续赶路。

    黄昏时,三人走到乌鸦山下,望着陡峭的乌鸦山,吴玉石道:“这前不着村,后不临店,看来今晚只有露宿荒野了!”

    唐娇娇望了眼擦黑的天,又看了眼陡峭的乌鸦山,道:“看来今晚真要露宿荒郊野外了!”

    石归祖心中一沉,抬头向前望去,见一股炊烟袅袅升起,心中高兴,道:“快看前面有人家!”手指着炊烟升起的地方。

    吴玉石、唐娇娇顺着石归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一缕炊烟袅袅升起,由忧转喜,唐娇娇叫道:“果然有人家!”

    吴玉石望了眼唐娇娇,兴奋的道:“今晚,我们不用露宿荒野了!”

    石归祖道:“我们快赶路吧!赶到炊烟升起的地方,找户人家借宿一晚,就不用露宿野外了!”

    吴玉石、唐娇娇点点头。随后,三人脚下加力,向炊烟升起的地方赶去。

    不多时,三人已经赶到炊烟升起的地方,放眼望去,是座有十几户人家的山村。石归祖拦住一位老妪,打听到山村叫牛驼村。据说很早以前这里有户养牛、驼大户,慢慢的此村便叫牛驼村。

    随后,三人在牛驼村找了户红砖清墙的殷实人家准备借宿。

    “咚、咚!”

    一声响,唐娇娇敲响了殷实人家的红木大门。

    “谁呀!”门内传来苍老的声音。

    “啊!我们是借宿的!”唐娇娇回道。

    一会,“吱”一声,门开了。

    一位穿着白袍,五十上下的年纪,长方形的脸上满是皱纹,长两道白眉毛的男子,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三人。

    石归祖双手抱拳,道:“老人家,在下石归祖与师兄、师姐初到此地,想借宿一晚,不知方便吗?”

    老人家又上下把石归祖打量了一番,摇摇头,心事重重的道:“借宿呀!”接着又道:“既然,是借宿的,就请进吧!”说着,打开两扇门。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迈步进了大院,见偌大的一个四合院满是枯叶显得凄凉,心中感觉惊疑。但,初到此地又是路过借宿,也不便相问主人。

    随后,老人家把三人让进堂屋,搬过三把木椅,请三人坐下,又到左厢房让老伴煮了三碗面条,搬过一张八仙桌,放在桌上,请三人吃。

    一会,三人吃完,把碗筷放在桌上。

    老人家见此,喊道:“老伴客人已经吃完了,过来收拾碗筷吧!”

    “啊!”传来沉重的一声。

    老妇人面带难色进了堂屋,收拾碗筷时,时不时的哭泣一声。

    吴玉石怒道:“老人家你好小家子气,我们不就是吃了你三碗面条吗?何必哭哭泣泣,大不了走时付你银两罢了!”

    老妇人道:“贵客休要错怪,我哭泣不是因为你们吃了我家面条的原故!”

    吴玉石道:“那是为何?”

    老妇人望了眼老人家,似乎触到自己心中的隐痛,哭泣的更加厉害,哪里还回答的出来!

    吴玉石焦急的道:“快说嘛!哭哭泣泣的干吗?”

    老人家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恶运呀!恶运呀!”又道:“我与老伴只有一女,唤作爱莲。由于,只有爱莲一女,所以对爱莲疼爱有加。说句夸张的话,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爱莲也算争气,长到十八岁时,出落的如水中芙蓉月中嫦娥。我们老俩口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正准备托煤人给爱莲找个婆家,让爱莲有个归宿。没想一月前,一场祸事降落在爱莲身上!”说的此,已经落下几滴泪。

    石归祖、唐娇娇同时问道:“什么祸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