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下山(三)
    黄昏时分,一缕残阳斜挂天边,发出淡红色。

    唐明强每天除了修炼仙术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在晚饭后欣赏夕阳斜下的情景,感受自然界的奇妙。

    现在,一身白衣的唐明强站在山坡上,背着双手,欣赏挂在天边的夕阳。

    一阵风刮过,吴王凭空出现在唐明强跟前,躬身道:“师兄,还是改不了多年的习惯呀!”

    唐明强虽然是吴王的师兄,但从不摆师兄的架子,见吴王与自己施礼,忙道:“师弟,不必客气!”

    吴王道:“师兄,师弟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师弟,客气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问?”唐明强接着道:“师弟,有话就直说吧!”

    “好!”吴王道:“我听石儿讲石归祖欲下山,不知有无此事?”

    石归祖欲下山报仇雪恨,是自己几天前单独与石归祖秘谈的,没想到现在吴王居然知道了,唐明强一惊,回道:“是有这么一回事!”

    吴王心中一沉,道:“石归祖下山是为何事呢?”

    石归祖下山是为了替亲人报仇雪恨,这事除了自己与祖儿外,不能让第三人知道。不然走露风声,会给石归祖报仇增加阻碍,甚至还会给石归祖带来生命危险。可是,吴王向来多疑。如果,不告诉他实情,以吴王的性格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到时再弄个满城风雨,对祖儿就更不利了。所以,权衡利弊,唐明强决定还是以实情相告。于是,道:“但,师弟一定要保密呀!”

    吴王道:“这个自然!”

    唐明强把石归祖一家被杀,自己又告诉石归祖真相,石归祖欲下山报仇的经过,给吴王述说了一遍。

    吴王原以为石归祖下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听了唐明强的述说后,知道原来是为了报仇雪恨,心中一松,脱口而出,道:“原来是为这事,我还以为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说什么?”唐明强道。

    吴王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多疑,忙掩盖道:“没什么?”接着又道:“花脸和尚与白面公子也太可恨了!为了夺得“长寿丹”,居然不惜杀人灭口!”

    唐明强一阵伤感,道:“是呀!人心险恶呀!”

    吴王话锋一转,道:“既然,石归祖下山,我想向师兄提个小小要求,不知可否?”

    “刚才,我就说了,咱们师兄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唐明强接着道:“师弟,有话直说就是了!”

    吴王道:“我想让石儿、娇娇与石归祖一起下山,一来让石儿、娇娇锻炼锻炼,二来也好与石归祖多个帮手!”

    唐明强笑道:“我们被人利用了!”

    吴王一怔,道:“什么,我们被人利用了?”

    唐明强又一笑,把女儿求自己答应让她与石归祖一起下山,被自己拒绝的事,向吴王说了一遍。

    吴王恍然大悟,明白唐明强说我们被人利用的意思,道:“肯定是娇娇见师兄不同意她跟石归祖一起下山,又来鼓动石儿让我来做师兄的说客!”

    唐明强手指着吴王,笑道:“你说呢?”

    吴王道:“那师兄是同意石儿、娇娇与石归祖一起下山的事了!”

    唐明强叹了口气,道:“娇娇这孩子都已经把师弟的关系打通了,师兄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接着又道:“不过,让他们跟祖儿一起下山可以,但不能让他们知道祖儿下山报仇的事,以免泄露风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自然!”吴王道。

    …………

    唐娇娇、吴玉石知道唐明强同意自己二人与石归祖一起下山的消息后,高兴的手舞足蹈。

    唐明强安排吴玉石、唐娇娇与石归祖一起下山,石归祖自然听从安排,无话可说,谁让唐明强是自己的师父,尊师重道的道理石归祖还是有的!

    清晨,鸡鸣三遍,太阳刚刚露出地平线。

    石归祖已经起床,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放在包袱内,双手打了个结,背在背上,又把自己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用被单抱住,放在床上,以免落灰,深情的望了眼自己的房间,才出房间,锁好房门。

    “师弟!”传来一声。

    石归祖回转身,看唐娇娇打扮的特别漂亮,背着白色包袱,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笑。石归祖道:“师姐你也起来了,我正要去叫你呢?”

    唐娇娇笑道:“那当然了,今天是我们下山的日子,可不能在睡懒觉了!”

    石归祖道:“我们去拜别师父吧!”

    “嗯!”唐娇娇与石归祖并肩而行,向唐明强的房间走来。

    二人走到房门前,唐娇娇抢前一步,推开房门,叫道:“爹,我与师弟来向您辞别了!”

    房间内唐明强坐在蒲团上,正在修炼元气,一股红光在身边环绕,听见叫声,忙停止修炼元气,站了起来,道:“你们来了!”

    石归祖来到唐明强跟前,跪下,道:“弟子,特来向师父辞行!”

    “快起来!”唐明强搀扶着石归祖起来,意味深长的道:“祖儿你与娇娇平生第一次下山,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这也是为师最担心的地方!”

    “谨记师父教诲!”石归祖道。

    “好好!”唐明强欣慰的道。随后,看着唐娇娇,话锋一转,道:“娇娇你平生胆大妄为惯了,这次下山可不能在如此了!不然,闯出祸事来,爹也救不了你!”

    唐娇娇嘴一撅,道:“知道了爹!”又道:“人家好心来与你道别,你尽说这些难听的话来!”

    唐明强一笑,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爹这也是爱你的一种呀!”

    唐娇娇虽然胆大妄为,但心中很敬重爹。现在,马上要与爹分别了,又听了唐明强爱自己的话,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唐明强内心深处也非常舍不得女儿,但在女儿、弟子面前绝对不可失态。所以,眼泪强忍着没流出来,望着唐娇娇,叮嘱道:“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石归祖不忍心再让师父难受,催促道:“师姐,我们下山吧!”

    “嗯!”唐娇娇强忍伤感,与石归祖离开房间,来到三岔路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