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下山(二)
    唐娇娇一脸怒气穿过走廊,跑过假山,又饶过一道走廊,回到自己房间,心中越想越气,拿起桌上的花瓶使劲摔在地上,花瓶碎裂。唐娇娇望着碎裂的花瓶,依然生气,走到床前,倒在床上,被子盖着脑袋,哭了起来。

    清晨,阳光高照。

    四合院内。

    一位青年圆脸,大耳,高额阔鼻,穿着华丽的衣服,躺在竹子做的藤椅上,腿伸着,闭着双眼。左右各有一位丫鬟,半跪着小心翼翼的帮青年按摩大腿。

    左边的丫鬟一不小心手劲大了些,按痛了青年的大腿。

    青年大怒,骂道:“没用的奴才!”左腿踢在左边丫鬟的心口上。

    左边的丫鬟顿感心中疼痛,身子一歪,倒在地上。随后,心中恐惧,忙跪在地上,哀求道:“求少爷饶命!”

    右边的丫鬟怕受到牵连,也跪在左边丫鬟的旁边,哀求道:“少爷息怒!”

    青年拿起旁边的木棍,欲打丫鬟解恨。

    两位丫鬟见势不妙,起身撒腿而逃。

    青年望着两位丫鬟离去的背影,一头怒火,道:“该死的奴才!”顺手扔出手中的木棍。

    “啪!”

    一声响,木棍击在墙壁上。

    墙壁破了个水桶般的洞,砖石滚落一地。

    “师兄,你在干吗呢?”唐娇娇站在四合院门口问道。

    青年还想发火,抬头看唐娇娇站在四合院门口,心中的怒气,仿佛像击在海棉上,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马上亲热的笑道:“原来是师妹呀!”

    青年叫吴玉石,是吴王的儿子。吴王是玉唐门的副掌门。同时,也是唐明强的师弟。而吴玉石比唐娇娇大二岁。所以,论辈分唐娇娇称吴玉石师兄。

    唐娇娇来到吴玉石跟前,又问道:“师兄,刚才与谁发这么大的火呢?”

    吴玉石与唐娇娇一起长大,对唐娇娇早有爱意,只是唐娇娇不接受吴玉石的爱意而已。所以,吴玉石一见到唐娇娇就献殷勤讨好唐娇娇。刚才,吴玉石乱发脾气,殴打丫鬟,自知不对。现在,唐娇娇问起,吴玉石怕被唐娇娇看低自己,极力隐瞒,笑笑道:“没什么,刚才与人闹着玩呢?”

    从吴玉石的表情,唐娇娇知道吴玉石的回答,绝对有假。若换在平时,唐娇娇绝对打破砂锅问到底。但,今天唐娇娇有求吴玉石而来。所以,不想因别的事,而吴玉石闹了生分。于是,唐娇娇不再追问。随后,换一副温和的口味,道:“师兄,你想不想与我一起下山玩玩?”

    吴玉石对唐娇娇早有爱意。现在,唐娇娇主动约自己下山玩,吴玉石求之不得,忙点点头,道:“好呀!好呀!”

    唐娇娇见吴玉石愿意,心中高兴夹杂着几分得意,道:“师兄愿意就好!”接着口气一转,又道:“只怕有人不同意!”

    “谁不同意呢?”吴玉石道。

    唐娇娇把自己欲与石归祖一起下山,被石归祖拒绝,后央求爹,又被爹拒绝的事,给吴玉石说了一遍。

    吴玉石听了,一脸为难,道:“这该怎么办呢?”

    唐娇娇道:“只要师兄想下山,我自有办法!不过嘛!”

    吴玉石道:“不过什么吗?”

    “不过这事得师兄来办!”唐娇娇道。

    吴玉石迷惑道:“得我来办!”

    唐娇娇道:“对,得师兄来办!”

    吴玉石依然迷惑道:“那怎么个办法呢?”

    唐娇娇笑道:“你去求你爹,不就行了吗?”

    “我去求我爹,不就行了吗?”吴玉石刚念完,瞬间恍然大悟,兴奋的道:“对,我求爹去!”说完,迈步出了四合院。

    唐娇娇望着吴玉石离去的背影,想到自己很快就要下山了,心中一阵得意。

    密室内。

    四把火把插在墙角,燃烧着,没一点油烟味,也没一点烧焦味,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整个密室。密室内金刚石铺的地板,没有一丝灰尘,中间一座圆形的石盘悬挂空中。

    一位老者一头银发披肩,两道剑眉,一张长脸满是皱纹,两只眼睛似星辰,透着一股冰冷,穿一件黄色道袍,盘腿坐在石盘上,双手合十,修炼“紫玉功!”

    只见老者深吸一口气,吞入腹部,腹部的元神,像是注入了无限力量一般,不断的旋转,浑身发射一股红光。老者铁青的脸色变的红润起来,头顶散发着丝丝热气。

    左边的墙壁一道青光闪过,吴玉石出现在密室内。

    老者也不看吴玉石,开口道:“石儿,爹不是说过吗?在爹修炼“紫玉功”时,不准打扰吗?”

    老者正是吴玉石的爹,唐明强的师弟吴王。

    吴玉石并不害怕爹的责备,一笑,道:“孩儿来给爹请安!”说着,已经跪在地上。

    吴王停止修炼“紫玉功”,看了眼吴玉石,道:“说吧!有什么事求爹?”

    吴玉石笑道:“爹,你怎么知道孩儿有事求你!”

    吴王“哼”了声,道:“你是爹的儿子,爹看着你长大,就你这点伎俩还瞒的过爹!”

    吴玉石来给吴王请安,讨好吴王的伎俩,被吴王看穿后,显得有点尴尬,“嘿嘿”一笑。

    吴王又道:“说吧,什么事?”

    吴玉石道:“爹!刚才,师妹来说石师弟要下山。同时,师妹与我也想下山,希望爹给师伯求个情,让我、师妹与石师弟一起下山吧!”

    吴王惊道:“石归祖要下山!”

    吴玉石并没有注意到吴王的变化,回道:“是呀,石师弟要下山!我与师妹也想下山玩玩,希望爹帮这个忙!”

    吴王深思起来。

    吴玉石见爹深思起来,以为爹不同意帮自己去向师伯说情,焦急的道:“爹!”

    吴王似乎不愿让别人看穿自己的心思,包括自己的儿子,忙掩盖自己的深思,一笑,道:“好了!好了!就这点小事,还用着急成这样吗?”

    吴玉石转忧为喜,道:“谢谢,爹!”站了起来,身子向墙壁靠近,捻法诀,化作一道青光穿过墙壁不见了踪影。

    吴王见吴玉石已走,又深思起来。一会,自言自语的道:“师兄让石归祖下山究竟有什么用意呢?”想了会,道:“不行,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捻法诀,化作一道白光,穿进墙壁,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