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下山
    “谢师父!”石归祖道。

    唐明强捻法诀,如意刀变成一根头发丝藏在石归祖脑后。

    石归祖兴奋的摸摸脑后的头发,发觉有根头发比其余的头发要硬,知道这根头发定是如意刀。

    唐明强又交石归祖如意刀的法诀,石归祖天资聪明,很快学会,暗暗记在心中。

    “祖儿,这几天你就好好领悟如意刀的窍门,等你与如意刀刀人合一之时,就是你下山之时!”唐明强道。

    “是!”石归祖道。

    随后,唐明强、石归祖见天色已晚,二人一前一后沿着山间小道回玉唐门休息。

    几天后,石归祖欲下山的消息在玉唐门悄悄传开。

    柳树下。

    石归祖正在修炼如意刀。

    虽然,唐明强已把驱动如意刀的法诀传授给石归祖。但,石归祖还是不得窍门,如意刀发挥的威力还是不如唐明强厉害。

    石归祖全身放松,心神融入自然界,嘴唇微动,捻法诀,一道金光闪过,如意刀悬空出现,石归祖右手指向前方,如意刀快速移动击在一块三丈高的青石上。

    “铛!”

    一声响,一道火花闪过。如意刀落在地上,青石脱落一块,却没有碎。

    石归祖感到失望,道:“为什么我总做不到人刀合一呢?”迈步过去,捡起地上的如意刀,神情滞呆。

    正在石归祖为做不到人刀合一,心情沮丧之时。突然,如意刀从石归祖手中飞出,浑身散发金光,击在刚才的青石上。

    “砰!”

    一声响,青石碎裂。

    石归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道:“这是怎么回事?”随后,恍然大悟,明白了人刀合一的窍门,心中高兴,道:“我明白,我明白,人刀合一就是要把如意刀当朋友,而不是把如意刀当法器!”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石归祖捻法诀,心中把如意刀当朋友一般,如意刀在空中旋转,一把刀变成三把刀击在地上。

    “砰!”

    一声响,大地被如意刀击成一个三丈深的坑。

    石归祖道:“收!”话音落,三把如意刀变成一把如意刀,回到石归祖手中。

    石归祖望了眼手中的如意刀,兴奋的道:“终于可以下山为亲人报仇雪恨了!”

    “师弟,原来你躲在这呀?”传来一声。

    石归祖回头望去,见一身红衣,一头乌发垂肩,长的清丽脱俗的唐娇娇正对自己笑,忙道:“师姐你怎么来了?”

    唐娇娇是唐明强的女儿,比石归祖大一岁,所以,石归祖称唐娇娇为师姐。

    唐娇娇近前一步,道:“我来这当然是为了找你!”

    石归祖道:“师姐找我有何事呀?”

    “我问你是不是爹答应你下山了?”唐娇娇收起脸上的笑容。

    石归祖没想到自己下山的消息,会这么快传开。现在,连师姐也知道了,一怔,道:“师姐怎么也知道这件事了?”

    “这个你不用管!”唐娇娇又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石归祖道。

    “我要你带我一起下山!”唐娇娇道。

    自己下山是为了替亲人报仇雪恨,说不定还会有性命危险!而唐娇娇平时胆大妄为惯了,万一有个什么不测,自己怎么向师傅交代呢?所以,石归祖一听唐娇娇要自己带她下山,连忙摇摇头,道:“不行!”

    其实,唐娇娇与石归祖一样,自小在玉唐门长大,从没有下过山。前一天听玉唐门的弟子说石归祖要下山,唐娇娇二十出头的岁数玩心正浓,决定要与石归祖一起下山看看玉唐门以外的世界。

    本以为自己的要求,石归祖一定会答应,没想到石归祖居然一口拒绝,似乎还带着无情。唐娇娇吃惊的同时,带着几分怒气,道:“为什么不行?”

    石归祖下山是为了替亲人报仇雪恨,这个除了师父与自己之外并不能让第三人知道,若走露了半点风声,让仇人得知自己下山报仇,仇人一定会想办法躲避隐藏起来。到时,别说报仇了,就是见仇人一面也难。所以,石归祖不可能把下山报仇的实情告诉唐娇娇。但,石归祖一时又找不到更好的借口,愣在那!

    唐娇娇又问道:“为什么?”

    为了摆脱困境,石归祖只好抬出师父,道:“师父不会同意的!”

    “好,我自己去找爹去!”唐娇娇扬长而去。

    石归祖望着唐娇娇离去的背影,摇摇头,叹息一声。

    …………

    戒律堂内。

    玉唐门外门弟子杜昊与张豪经常为一些小事,不顾同门之谊大大出手。现在,又因为杜昊吃了点张豪的东西,没给张豪说而大大出手。杜昊伤了眼睛,张豪伤了鼻子。唐明强知道此事后,怒不可遏,罚杜昊、张豪跪在戒律堂,面壁思过。

    杜昊、张豪跪在地上,脑袋耷拢着,低头不语。

    唐明强尽量遏制自己的怒气,训斥道:“玉唐门的规定,弟子私自相斗,面壁思过三日作为惩罚,你们知道吗?”

    杜昊、张豪小声道:“弟子,知道!”

    “好!既然知道,你们就跪在戒律堂面壁思过三日吧!”唐明强道。

    “是!”杜昊、张豪小声的道。

    “爹!”唐娇娇大步流星的进了戒律堂。

    唐明强威严的道:“你来干嘛?”

    不管唐明强多么威严,唐娇娇在唐明强面前似乎总是个孩子,一点也不惧怕这个父亲。

    唐娇娇一笑,道:“女儿来有件事救爹帮忙!”

    “说!”唐明强道。

    唐娇娇半撒娇半认真的道:“女儿要与石师弟一起下山!”

    虽然,唐明强知道女儿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求自己。但,没想到女儿居然要求与祖儿一起下山。可祖儿下山是为亲人报仇,这件事会有危险。祖儿冒险,自己已经很担心了,绝对不能在让女儿跟着祖儿一起冒险。于是,唐明强拒绝道:“不行!”

    “为什么?”唐娇娇一脸怒气的道。

    “放肆!谁给你这么大胆,居然敢在爹面前放肆!”唐明强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与石师弟一起下山!”唐娇娇扬长而去。

    唐明强望着唐娇娇离去的背影,气的脸色铁青,摇头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