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身世(四)
    白面公子道:“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你交出“长寿丹”!”

    虽然,刚才在书房已经听管家禀告宅院内来了位白面公子与花脸和尚索要“长寿丹”的事。但,当听白面书生亲口说出索要“长寿丹”时,石兴还是一惊。

    很快,石兴镇定下来,道:“真是笑话,“长寿丹”是我花重金买的,凭什么给你?”

    白面公子轻蔑的一笑,手指站在自己右侧的花脸和尚,道:“就凭他!”

    几乎在白面公子说出此话时,花脸和尚得意的一笑。

    “哈哈!真是笑话,天底下那有凭位和尚,就向别人索要东西的道理!”石兴道。

    白面公子望了眼花脸和尚,花脸和尚明其意,手中的摇铃法器向空中一抛,捻法诀,摇铃向圆一样旋转起来,发出无数金光,击在一丈远的假山上。

    “轰!”

    假山倒塌,石块滚落一地。

    花脸和尚捻法诀,收回法器。

    虽然,是座假山。但,也是青石垒成,坚硬无比。若是人撞在假山上,不死即伤。而花脸和尚的一击,居然轻而易举的把假山打塌。

    石兴、管家、四位护院惊的一脸苍白,生怕刚才的金光不是击在假山上,而是击在自己身上。

    白面公子见石兴几人唬的一脸苍白,心中得意,以称赞的目光,望了眼花脸和尚。

    花脸和尚见石兴几人的举动,与白面公子的称赞,心中更加得意。

    “怎么样?凭他,你该交出“长寿丹”了吧?”白面公子轻蔑的道。

    石兴虽是碎石九级的武者,但也结交了几位仙人。其中,玉唐门掌门唐明强就是自己的挚友。所以,石兴对仙法也有一定的了解。刚才,看花脸和尚的出手,判断应该只是一位低级元神期修士。虽然,比碎石九级的武者高出许多。但,自己与四位护院都是八、九级的武者。所谓,人多力量大。自己与四位护院一起出手,不一定就输与花脸和尚。

    石兴心中暗自盘算了一下,信心增加了许多,道:“我石兴头可断,血可流,但绝不向盗寇低头!”

    “那就是不交了?”白面公子含着一丝怒意道。

    “对。”石兴道。

    “那还等什么?”白面公子望了眼花脸和尚用命令的口吻道。

    “是!”花脸和尚上前一步,手中的摇铃法器打向石兴。

    石兴虽早有防备,但还是觉得摇铃法器带着一阵阴风向自己袭来,心中一惊,忙向后跃出一丈远。虽然,躲开摇铃法器。但,右侧衣服还是被阴风划破一道口子。

    石兴望了眼衣服上的口子,暗自庆幸自己闪的快,不然可能伤及性命。

    管家望着四位护院,吩咐道:“快保护老爷呀!”

    四位护院见花脸和尚已是低级元神期修士,谁都不愿拿自家的性命开玩笑。再说,自己只是石兴花钱雇来看家护院的,并不是动刀动枪去卖命。所以,四位护院听了管家的话后,相互望望,居然没一人上前相助石兴。

    管家怒道:“你们四位没听见我的话吗?”

    四位护院脸一红,但依然没一人上前相互石兴。

    管家气的咬牙切齿,手指四位护院,道:“你们……”

    白面公子看着眼前的一幕,幸灾乐祸起来,“哈哈”一笑,道:“石兴这就你养的狗呀?真是四条好狗!”

    花脸和尚也讥笑道:“今天才让贫僧大看眼界!”

    四位护院羞红的脸更加红,但任然没一人上前相助石兴,也不敢反驳白面公子的羞辱。

    患难见真情!

    石兴的心冰冷冰冷的,没想到平时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四位护院,在自己生死关头,居然冷如旁人。同时,石兴也明白在这一刻,只有自己几人团结起来才有可能战胜眼前的花脸和尚。所以,强压心中的怒火,望着四位护院,道:“大家不要怕,花脸和尚只是一位低级元神期的修士,只要我们团结起来,一定可以战胜他!”接着又道:“谁愿意相助我,我就赏他一千两银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四位护院听说赏一千两银子,手中的大刀几乎不约而同的砍向花脸和尚。

    白面公子望了眼石兴,道:“不亏为富甲一方的石兴,果然有智谋!”

    “找死!”花脸和尚手中的摇铃法器抛向空中,捻法诀,摇铃法器转动起来,发出四道光芒击在四位护院身上。

    “啪!啪!啪!啪!”

    四声响,四位护院胸前各穿了个窟窿,鲜血直流,双眼圆睁,倒地身亡。

    花脸和尚捻仙诀,收回摇铃法器。

    石兴没想到一位低级元神期修士居然一个回合就打死四位八、九级的武者,惊的一脸苍白。

    白面公子夸道:“做的好!”接着望着石兴,道:“怎么样?这次该交出“长寿丹”了吧?”

    石兴一心想长寿,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长寿丹”。现在,白面公子以武力强夺,石兴怎么舍得交出“长寿丹”呢?但,不交出“长寿丹”,自己又不是花脸和尚的对手,会有性命危险。所以,陷入两难之地,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白面公子。

    闺房内。

    外面的打斗声早惊动了石氏,石氏望着怀中睡觉的男婴,显得六神无主。旁边三岁的男童,内心深处似乎感到一阵恐惧,望着石氏,稚嫩的道:“娘,我怕!”

    石氏虽然内心也很恐惧,但她知道在孩子面前绝对不能有半点恐惧的表情,不然会吓到孩子的。所以,石氏望了眼三岁男童,勉强微微一笑,道:“别怕,有娘在!”

    三岁男童听了石氏的话,内心深处平静了许多,“嗯”了一声。

    石氏在屋内来回的踱步,感觉今天石家凶多吉少,望了眼怀中睡觉的男婴,又望了眼左侧的衣柜,石氏来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把男婴放在衣柜中,深情的望了眼男婴,才把衣柜关好。

    随后,石氏来到三岁男童面前,道:“孩子,现在石家有难,为了你的安全,娘把你藏起来行吗?”说着,抱起三岁男童,欲把男童藏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