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身世(二)
    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挑起两派纷争相互残杀,好坐收渔人之利。

    来人正是这种人!

    石归祖明白来人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原因后,激起心中的正义,道:“我不会让你的阴谋诡计得逞!”说着,暗自运动元神,捻仙诀,右手一伸,发出一道白色的元气,瞬间变成一把刀形,如一把离弦的利箭一样击向来人的咽喉。

    元气形成的刀形速度快,来人的速度更快,在刀形离来人咽喉一寸距离之时,来人身子一动,用一种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跃出三丈远,躲开刀形。

    刀形击在地上,狼烟滚滚,大地深陷一个一丈长一丈宽的坑。

    只是一个中级元神期的修士,不可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石归祖暗道,开始怀疑来人是不是在故意隐藏实力。

    石归祖愣神的功夫,来人掐诀,浑身发出一股无形元气,带着缕缕青光,变成一个有磨盘般大小的半圆,飞到半空,从上而下向石归祖罩来。

    石归祖顿感空气倒流,不断向自己挤压过来,难受的要死,忙催动元神发出一道元气护住全身,向下罩来的半圆速度聚减,石归祖难受的感觉逐渐消失。

    来人见半圆受阻,注入的法力增加,半圆又以刚才的速度向石归祖罩来。

    刚才的难受感又再次来临,而且不断加强,石归祖只感全身就快爆炸一般,同时,明白半圆罩住自己之时,也是自己元神消失,肉身毁灭之时。

    在这生死关头,石归祖来不及多想,用尽全身之力催动元神发出元气护住自己全身,希望能够阻挡半圆下落。

    石归祖的希望落空了!

    虽然,石归祖用尽全身之力催动元神发出元气护住全身。但并没有阻挡住半圆下落的情况,半圆下落的速度反而比以前更快。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不,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绝对不能死去!”石归祖的脑海中突然浮出这种坚定的念头。

    坚定的意志往往可以改变许多事情,甚至是危险!

    坚定的念头在石归祖的脑海中浮现后,石归祖腹部的元神似乎受到感染,瞬间多了种无形的力量,发出护住石归祖全身的元气,变的强大起来。

    下落的半圆撞击在元气上,发出一道黑光,夹杂着一声巨响。随后,半圆与元气就像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相互卸开对方的力道,消失在空气中。

    石归祖想不到自己坚定的意志居然在自己生死关头发出强大的力量,击退半圆,救了自己。同时,忘却了敌人就在对面,站在原地发呆。

    来人似乎也没有想到石归祖可以击退半圆,一怔。随后,面露欣慰,微微一笑。

    石归祖望着来人欣慰的一笑,感觉来人不但没有一点恶意,而且还像一个人,惊道:“你到底是谁?”

    “臭小子,连我也不认识了吗?”来人使出“变身术”,捻仙诀,摇身变回真身,一位身穿黑衣,白头发,白胡须,白眉毛,精气十足的老人出现在石归祖面前,面显欣慰的望着石归祖。

    “变身术”是修仙者利用自己的元神加上意念,使自己的面貌、身材变成另一人的模样。但不是每一位修仙者都可以使用“变身术”。因为,使用“变身术”的修士元神根基一定要深厚,不然绝对无法使用“变身术”,像石归祖这样中级元神期的修士,元神根基不深厚,是根本无法使用“变身术”。也有修为不高,元神根基不深,专门修炼“变身术”的修士。但要花很大人力、物力、时间才能练成。

    “是你师父?”石归祖有些吃惊的道。

    来人正是石归祖的师父唐明强。

    唐明强微笑道:“怎么,不能是我吗?”

    石归祖忙跪在地上,负荆请罪道:“弟子该死,刚才不知道是师父,多有冒犯,望师父恕罪!”

    “我怎么会怪你呢?”唐明强接着道:“刚才你的表现,为师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你呢?”

    刚才,师父使用“变身术”变成恶人要杀自己。现在,又不怪罪自己冒犯,对这一切石归祖一头雾水,道:“师父这是为何?”

    唐明强想起刚才自己变成恶人的模样,感觉好笑,“哈哈”笑了起来,望了眼石归祖解释道:“傻小子,师父刚才试探你的修为呢?”接着又道:“西牛洲的修士能抵挡师父刚才一击的人,已经不多,你就是其中一个。不错,没有令为师失望!”

    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后,石归祖如释重负,又听师父称赞自己,心中高兴。但在师父面前,不敢放肆,忙道:“师父过奖了!”

    唐明强深情的望了眼石归祖,道:“归祖,你起来吧!”

    “是,师父!”石归祖站了起来。

    “你知道师父为什么用“变身术”变成恶人的模样,试探你的修为吗?”唐明强问道。

    “师父定是担心弟子偷懒耍滑,不好好练仙法!”石归祖道。

    唐明强并没有道破刚才试探石归祖的原因,而是又问道:“知道你为什么叫归祖吗?”

    石归祖知道自己从小被师父抱回玉唐门养育,教自己仙法,教自己为人处世的道理。但至于自己是谁的孩子,师父从不提起。石归祖有几次忍不住问起自己的身世,可每次师父都黑着脸说等你长大了师父自然会告诉你。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年年过去,到现在为止石归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孩子。

    现在,师父突然问自己为什么叫归祖。石归祖隐隐约约感觉师父要告诉自己的身世,显得激动,忙道:“请师父明示!”

    石归祖的变化,唐明强看的明明白白,同时理解石归祖的心情,毕竟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过去。于是,道:“你姓石,归祖两个字是为师替你提的,为的是让你不忘祖宗!”接着又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为师今天就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你!”

    石归祖太想知道自己是谁了,甚至做梦都在想自己是谁?现在,师父主动告诉自己的身世,石归祖心中五味俱全,双眼含着泪花,“扑通”跪在唐明强面前,道:“请师父告诉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