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0章 换个人坑行不行?
    玉藻的公寓在法租界的霞光路5号,第三楼。

    她从自己公寓的后阳台,可以看到他们学校的操场。

    学校和医院是紧挨着的,她念的不是综合大学,而是西医学堂。

    她从小背诵中医书籍,对此很感兴趣,但她姑姑说得对,医学的发展需得全面。当一个人对西医一窍不通,如何说服那些取缔中医的人,中医和西医同样有用?很

    多人背负过中西医全才的想法,最后都放弃了,因为学起来很难,没有好的师父,而且也没那个时间。玉

    藻却不同,她是从小跟着她母亲学中医的,几乎没耽误什么。她

    的公寓很大,足有两百来平,两厅五室,装修得很奢华。“

    我明天一大清早就要去学校报道,你们就都不要去,被老师看到不像话。”玉藻道。

    宋游拿了一把勃朗宁给她:“放在手袋里,一旦有事,开枪的时候要稳。”“

    我知道。”玉藻不耐烦,“我枪法很好的。”“

    你连鸟窝都打不下来,还敢说自己枪法很好?”宋游毫不留情的戳穿她。

    玉藻八岁就跟着她阿爸和祖父学枪。

    后来,连她那个十一岁的小弟弟司宁安的枪法都比她准。玉

    藻很无奈,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

    闭嘴!”她恼羞成怒,“我不要会开枪,我长得好看就行了。”副

    官和女佣:“......”第

    二天,她去了学校,交了材料之后,办了一系列的手续,过程很顺利。

    司行霈为了让女儿来读书,给学校捐了两间实验室,学校的领导听说是司玉藻来报道了,亲自迎接这位小财神爷,一路开了方便。

    明明要办一整天的入学手续,玉藻一个小时之内就办好了。校

    长还对玉藻道:“今天是周四,明天上课的话,就到了周末。不如你先安顿好,索性下周一再上课,如何?”

    玉藻道谢,接受了学校的好意。她

    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丢开副官和女佣,自己带着一把手枪,去了当年火灾的地方。

    那里原本是一处花园洋房,十一年过去,寸土寸金的上海不容荒废那样的废墟,已经重新盖了楼。整

    条街都不一样了。成

    片的高楼把废墟挤掉了,玉藻走到街上,找不到半分当年熟悉的痕迹。

    她还去问了人:“以前这里是有个罗公馆的,如今怎么成了公寓楼?”

    做生意的店家是才来的,根本不知道什么罗公馆:“一直都是楼,小姐您记错地方了吧?”

    玉藻没有记错,她梦里无数次的描摹,就连街尾那颗大桂花树,也只是长高变粗了,并没有消失。当

    年那场大火,在她掌心留下严重烫伤的罗公馆,就是在这里。

    有个老人过来买布头,听到了玉藻的话,搭腔道:“小姐,那得有十几年了,当初是有个罗公馆的,听说被一个权贵人家的小姐给烧了,全家都烧死了。那

    权贵是洋人,有钱有势,且纵火犯年纪小,不了了之,也是很可怜。罗家一家老小和佣人,三十多条人命呢。”玉

    藻的后背笔挺,额头隐隐冒汗,就好像落入水中,水灌进了耳朵里,声音全部被阻,隐隐约约隔了一层。她

    连连后退。店

    家和老太太都问她:“小姐,你没事吧?”老

    太太甚至笑道:“年轻人不中用,这有什么可怕的?已经十几年前的事了,罗家的人投胎都快赶上你这么大了......”玉

    藻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她

    往回走,意识逐渐模糊,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她好像还撞到了汽车。

    有人在她耳边咆哮:“你换个人坑行不行?你才来两天,坑了我两回了,司大小姐!”玉

    藻觉得这个声音莫名的熟悉,而且让她有安全感,她死死抓住了那人的手臂,任由自己晕倒了。张

    辛眉目瞪口呆。他

    如今在交通局上海分局任部长,他家和交通局之间,正好需要经过这条路。他

    下班回家,打算换身衣裳晚上出去鬼混,不成想一个醉鬼跌跌撞撞冲向了他的汽车。他

    没打算停。

    敢碰瓷他张九爷,他就打算直接碾过去,快要靠近时,看到了熟悉的面孔。他

    急忙刹车。

    居然是司玉藻。她

    身上没什么酒味,但像醉醺醺的样子,脸色惨白,额头冒汗。张

    辛眉只得把她送到了医院。医

    生说要给她做检查,暂时要住在医院里。玉

    藻醒过来时,看到张辛眉百无聊赖坐在她的床边,和小护士有一搭没一搭撩骚,撩得那小护士面红耳赤。她

    看了他一眼。

    小护士也发现,玉藻打点滴的瓶快要空了,于是借着换水的功夫,给张辛眉抛了个媚眼就出去了。

    司玉藻浑身乏力,还是对张辛眉表示了佩服:“连护士小姐您都能勾搭上,真不愧是大上海的张九爷。”张

    辛眉道:“少扯淡。你是故意等在我回家的路上坑我吗?”“

    不是。”“

    我也觉得不是,你哪有那本事?那你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辛眉道,“医生说你没有喝酒。”玉

    藻眼珠子一转,开始胡扯了。

    “我是路过,准备去买点糖果吃,没想到有个人一路上跟着我,许是被我的美貌迷昏了头。我

    有点害怕,想要躲开他,跑得急了才发晕,撞到了你的汽车。”玉藻叹气,“太国色天香也很麻烦,我们这种绝色美人儿,很辛苦的。”

    张辛眉无力看着她。

    司家人臭不要脸的毛病,是刻在血脉里的,一代代往下传,谁也逃不掉。只

    是这位大小姐太过于变本加厉,实在自恋得令人发指。“

    你并没有多美。”张辛眉翻个白眼。

    玉藻很体谅他:“你瞎,我不怪你,毕竟你们中老人年眼神都不太好!”

    张辛眉眼角抽了抽,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丫头!

    “叔叔不跟你一般计较!”张辛眉站起身,“叔叔先走了,晚上还要陪美人吃饭......”

    他走到了门口,转身用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司玉藻,“是真正的美人,不是自夸的那种。”玉

    藻急了:“那我怎么办?你给我的副官打个电话啊,我不记得我公寓的电话号码了。”张

    辛眉头也不回:“你这么美,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回见吧......不对,最好不要再见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