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7章 我在这里,我爱你
    徐歧贞狼狈咳嗽,才把一口气缓过来。

    她哭笑不得“你想要谋杀我吗”

    颜子清只是歉意笑了笑,伸手替她拍拍后背,帮她顺气。

    他待徐歧贞气息稳定了,就继续道“我说的是实话。我遇到你的时候二十九岁,是个成熟又庸俗的近中年男人,想不到风花雪月。

    看到你就见色起意,其实想一想,跟十五六岁时候的一见钟情有什么不同岐贞,所以说我没有骗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你。”

    徐歧贞愣了下。

    她不解看着颜子清“你说什么呢”

    颜子清则是略有所思,握住了她的手“我第一眼就看上了你,后来在饭店你抱住我的时候,我也是半推半就,果然梦想成真了。

    再后来,我去跟你说结婚的时候,我有点紧张,你可能没看出来。我为什么会紧张大概是我对婚姻的期待,并不是那么简单。”

    徐歧贞再次一愣。

    她看向了他,心湖突然乱了下,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她总感觉颜子清像是在诉说钟情。

    “后来山本静就回来了。这中间的情绪,真不是言语能说明白的,我当时的确有点混乱,但是我从未想过和你离婚,跟她复合。

    不是因为自尊,也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你。我那时候想得最多的是我舍不得你,你还没有完全走出阴影,我若是离开了你,你怎么办

    我不是个有良心的人,对人也没太多怜悯。我独独放不下你,绝不是可怜你。你那次被困在餐厅,给顾绍打电话,我非常的生气,我是吃醋了才跑到香港去。

    后来你去找我了。我接到我父亲的电报时,整个人都雀跃了,像个毛头小子接到女朋友的信一样,我一口气跑了四公里才找到我的汽车,急忙去接你。”颜子清继续道。

    徐歧贞想要缩回手,因为颜子清的掌心烫人,她的心跳有点过速,让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突然想起颜子清对她说过,当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时,就会变得疑神疑鬼、性格古怪。

    她回想了下,颜子清平时都非常敏锐,也很体谅她,独独遇到了顾绍的事,他就会变得很奇怪。

    原来

    她也记得那天去香港,他抱住她时浑身的汗和热烘烘的气息,好像是跑了很多的路。

    果然如此吗

    “山本静在你面前抱住我的时候,你还记得吗我当时第一个念头,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可是你转过身去了。

    我非常失望,也很倔强希望你能有所表示,哪怕生气吃醋也好。于是我等着,等你行动。

    但是你没有,整整两分钟,她抱着我,我一直再看你。后来我很失望很生气,是气你,只得推开了她。那时候我就知道,过去的真的过去了,而我爱上了我的妻子。”颜子清道。

    徐歧贞看着他。

    她的表情和眼神都静止了,一动不动看着他。

    “所以你也知道,我为什么发脾气,为什么要翻你的抽屉,也为什么想要和顾绍打架。”他继续道,“岐贞,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经历了很久我才理清楚自己的头绪,但是我不撒谎。

    我爱你,从一开始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山本静的出现,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我没有说过,因为怕你觉得有负担,也怕你觉得不自由。这个世上,不是没人爱你。我在这里,我爱你”

    徐歧贞猛然站起身。

    她狼狈转过身去。

    颜子清追上了她,就看到她泪流满面。

    她想要推开他,却又怕伤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很恼火说“真是不知所谓的人,不知所谓的话”

    颜子清用力抱住了她“是真心话”

    徐歧贞打了他几下“你骗我,你想骗我给你生孩子”

    颜子清啼笑皆非“颜太太,你肚子里已经怀上了,我不骗你你也得生,我费这个劲干嘛”

    徐歧贞又是一愣。

    她仍是不敢相信。

    最后饭没有吃,颜子清把她送回家了。

    她不让颜子清进房门,自己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

    她仔细理了理思路,发现自从山本静出现,颜子清没有什么对不住她的地方。他有过迷茫,也有过犹豫,可他最后仍是留在了她的婚姻里。

    就这一点而言,他说他爱她,徐歧贞觉得是真的。

    再回想其他的点点滴滴,徐歧贞发现他最初是对她图谋不轨的,后来她做了颜恺和颜棋的老师,他才认真对待她。

    她想了一个晚上,明白了颜子清的表白不是谎言,不是计谋。

    他只是不知受了什么启发,决定把内心的秘密告诉她而已。

    第二天早上,徐歧贞打开了房门,看到睡在门外沙发上的颜子清。

    她清了清嗓子“谢谢你。你的爱慕我收到了,我接受了,并且打算回报你。我会努力的。努力做好颜家的太太,做好孩子的母亲,做好你的妻子,也努力做好一个爱人。”

    颜子清忍不住弯了眼角,上前拥抱了她。

    “岐贞,你真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颜子清笑道。

    徐歧贞也跟他说了些其他事。

    他们俩都同意,不翻旧账。

    “过去很重要,将来也很重要。”徐歧贞道,“我可以把我的将来交给你。”

    这就算是她委婉的“我也爱你”,这是她的回应。

    他们俩走过一些弯路,但最终殊途同归了。

    颜子清跟顾轻舟和司行霈说过这件事。

    他说“一个人最可怕的,是停滞不前。过去不管多么深刻,只要往前走,就能把它丢在身后。

    遇到岐贞之前,我从未奢望过自己能走出山本静的阴影。我和她的感情,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可岐贞让他成了我心底的影子。

    影子只有轮廓,没有面目和颜色,仅仅存在而已。你们知道还有谁不肯往前走吗”

    顾轻舟没言语。

    司行霈看了眼她。

    他们都在往前,只有一个人留在了原地,那就是顾绍。

    他固执的不肯往前挪半步,他的世界和爱情,永远定格在他十七岁那年。

    “你说,将来阿哥会往前走吗,就像三哥和岐贞那样”顾轻舟问司行霈。

    司行霈道“会的。”然而顾绍最终都没有往前走,他的执拗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