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1章 不讲理的男人
    颜恺很喜欢往玉藻身边凑,因为玉藻掌心有烫伤。

    这让他觉得很了不起。司

    行霈就对颜子清说:“你这儿子注定是吃你们家那碗饭的,将来长大了打架能不要命。”

    颜子清道:“你夸我儿子还是骂我儿子?”“

    夸。”颜

    子清:“......”一

    点也没听出来。不

    过,孩子们的确是还没有懂事,玉藻跟颜恺分别被家里人教育过,然后还是一块儿玩得毫无芥蒂。

    十月底,顾缨的婚礼如期举行。

    她是顾轻舟的妹妹,陈家对她恭敬有加,这婚结的两家都满意。

    顾缨大婚当天,玉藻和颜恺分别是花童,两个人关系仍是很好。因

    为阮兰芷的胡闹,阮家除了老太太,都感觉过意不去,顾缨结婚的时候他们全来了,还送了重礼。徐

    歧贞也送了重礼,这是她给顾缨的,不是看着顾绍。

    然后,在休息室的时候,徐歧贞看到了阮大太太和阮家的大少奶奶,正在给顾轻舟赔罪,说阮兰芷很过分。

    阮大太太甚至不避开人,直接说:“她已经冒充了这么久的阮小姐,也该知道分寸!”

    顾轻舟反而安慰阮大太太。后

    来,有客人和阮大太太说话,她就先出去了,休息室只剩下徐歧贞、顾轻舟和阮家的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对顾轻舟和徐歧贞道:“因为顾缨的事,妈和爹爹吵了一架。”

    阮兰芷在阮家还在耀武扬威,除了祖母偏袒她,就是她父亲很疼爱她。

    她是阮家唯一的女孩子,哥哥们内心深处也是疼她的。唯

    一对她有意见的,就是阮大太太。

    阮大太太拗不过婆婆,已经受了很多委屈,顾绍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徐歧贞听到了这些,有点难过。

    她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绍站在柱子后面抽烟。

    瞧见了徐歧贞,他立马把烟踩灭了,然后才后知后觉想起他们俩已经不在一起了。

    他以前偷偷抽烟,没少被徐歧贞骂,因为徐歧贞闻不得烟味,而且觉得抽烟对身体不好。

    她见状就笑了笑:“没事,我现在能接受。子清和我公公都抽烟,闻久了发现也没那么糟糕。”顾

    绍没有再点一根。他

    冲她微笑,是那样温柔。

    “我听你妈说起了家里事,很烦吗?”徐歧贞问他。

    顾绍道:“我早就不跟他们住在一起了,以前是因为缨缨,我常要去看看。我妈对缨缨是真好,缨缨懂得感恩,有时候受了点委屈也没敢搬走。后

    来兰芷那么一闹,闹清楚了,缨缨也搬了,这样挺好的。对了,我打算把我妈接过来住。”

    徐歧贞有点诧异。“

    为什么?”她还是问了。“

    其实,阮家所有人都没在乎过她的感受。她是恨兰芷的,只是她不能说。母亲才知道失去孩子的感受,兰芷的存在就是在 一次次欺骗她。我

    们家除了祖母和兰芷,全是男人,谁也没换到我妈的立场去想过。特别是这次兰芷赶走顾缨,我爹还跟她吵架,说她过分。”顾绍道。

    徐歧贞这下子就明白了。

    她道:“那你的公寓够住吗?”“

    够的,公寓比较大,有四个房间,我还有个佣人负责打扫和做饭,能照顾她。”顾绍道。徐

    歧贞点点头。他

    们俩说话的时候,是站在柱子后面的,颜子清找了她半晌,非常焦急时看到了这一幕,一下子就沉了脸。这

    天回家,颜子清路上不说话了。徐

    歧贞问他怎么了,他支吾着说没事,情绪非常的糟糕。回

    家之后,颜子清直接回到了他的主卧。

    他最近半个月都是住在小西楼。

    这小半年,他和徐歧贞的情况都在改善,徐歧贞的失眠问题也得到了缓解。他

    一周会在小西楼住三天到四天,最近半个月就几乎是天天住在这里。直

    到今天。徐

    歧贞想,他是不是因为看到她和顾绍说话,所以才生气?

    她又想起,颜子清曾经跟她说过,他爱上了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变得疑神疑鬼、情绪莫测。

    上次他跑到了香港去,半个月不理她;这次又一声不吭回了自己的主卧。

    他难道......可

    想起在香港的种种,他明明还是对山本静有感情的......

    徐歧贞有点糊涂了。

    接下来,就证实了她的猜测——颜子清不理她了。..

    整整十一月,颜子清每天都回家,但时间总是跟其他人不同,他昼伏夜出,从不和徐歧贞碰面。徐

    歧贞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这

    些事,对她的困扰有点大,因为她又开始失眠。她

    连夜做了不少的酱。当

    她做到桂花酱的时候,她又想起了顾绍,更想起了阮大太太。

    徐歧贞听说她已经从阮家搬走了。

    她把桂花酱装好了罐子,带着它去了顾绍那边。阮

    大太太很高兴。

    “我真喜欢你这个酱。我宵夜爱吃酒酿圆子,没有这个桂花酱,要失色一大半。”阮大太太笑道。徐

    歧贞也笑了:“举手之劳。您喜欢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给您送过来。”

    然后她又问阮大太太,“你住得还好吗?”“

    挺好的,我跟着我儿子,很享福,一点烦心事也没有。”阮大太太说。

    徐歧贞笑着寒暄了几句,就告辞了。她

    回去的时候,难得在自家大门口遇到了颜子清。她

    喊了他:“子清?”颜

    子清却不理她,他明明听到了,头也不回往里走。徐

    歧贞的心沉了沉。

    真的有这么介意吗?他

    和山本静见面,她也没这么生气。

    她叹了口气,继续回了她的小西楼。

    没过两天,徐歧贞就听说,阮大太太打算和阮老爷离婚。

    这个消息令人吃惊,不少人在议论。

    徐歧贞急忙去了趟顾绍那边。

    刚到顾绍的公寓时,她发现公寓门是开着的,客厅里坐了很多人。

    而阮兰芷,正跪在阮大太太面前,声泪涕下:“妈,我错了,我以后不任性了,求求您了。您再怎么生气,也别跟爹爹闹这么大的脾气,您让爹爹和祖母怎么见人?”阮

    老爷的脸更加黑了。徐

    歧贞听到这里,略微蹙眉。顾

    绍也是眉头紧锁。阮

    兰芷继续道:“妈,您住在哥哥这里,叫家里人怎么想哥哥,还以为是他撺掇了父母离婚!您这样做,哥哥怎么办?您也替哥哥想一想。”满

    客厅的人,表情都有点奇怪。

    阮老爷很生气,他越想越觉得太太过分;阮太太的其他儿子们,也觉得这次母亲不讲理了,让他们和家族都被人指指点点。就

    连顾绍,这次也显得不那么懂事。他

    们好像全部在怪阮大太太没有忍气吞声,怪顾绍不劝说大太太。阮

    大太太的脸色已经苍白,差点就要昏死过去。

    阮兰芷则是越发楚楚可怜。

    顾绍微微攥住了拳头。徐

    歧贞觉得,她应该置身事外,不能插手别人的家务事,她甚至应该赶紧离开。

    可她看到顾绍那样委屈,阮大太太那样卑微,她怒了。阮

    兰芷分明就是在把阮大太太逼上绝路。曾

    经也被人逼上过绝路的徐歧贞,最能体会阮大太太此刻的心痛和绝望。徐

    歧贞不管不顾,走进去大声道:“兰芷,你不要太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