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7章 愤怒的山本静
    &bsp;徐歧贞的餐厅每天预定名额都是满的,当然也不是那么夸张,不再是预定到一个月之后了。

    但一周的预定量还是有的。这

    天早上的拥抱之后,徐歧贞决定自己要多花时间来陪伴孩子们、照顾家庭。

    “这样吧,每天中午和晚上各接十五桌预定。”徐歧贞对餐厅的伙计们说。伙

    计们惊呆了。这

    么赚钱的事,东家说不做就不做吗?

    不过,他们东家娘家财力丰厚,婆家更是,好像也轮不到她靠做菜赚钱。“

    一下子裁减了一半,会不会引发不满?”掌柜的问。这

    名掌柜是徐家的,她开了餐厅之后,她姐姐特意让给她的。他

    会管账,也会待客,前面的事交给他做,可以井井有条,徐歧贞只需要保障菜好吃就行。

    “物以稀为贵。”徐歧贞道。掌

    柜的就不再多嘴了。这

    家餐厅一开始就不是普通小饭馆,越是拿乔,越是会有人趋之若鹜。“

    物以稀为贵”、“得不到才是好的”,人类再如何发展,大概也克服不了骨子里的这些天性。果

    然如徐歧贞所言,当他们裁减了餐厅预定数目时,他们的电话更加热络,更多的人跑过来定位置。

    甚至还有人专门从马六甲来的。

    徐歧贞做菜很用心,其他事她就不怎么管了。一

    转眼就到了周末。徐

    歧贞早早起床,做好了早餐——小笼汤包、馅饼和米粥,还有两碟她自己做的小菜,酸甜可口。

    颜老也连连夸赞。

    “妈咪,我要是赢了,咱们去马六甲摸燕窝好吗?”颜恺问。

    马六甲有些野生的燕窝在悬崖峭壁上,很难拿到,但是刺激好玩,有专门的采燕窝人,以此为生。

    颜子清跟颜恺说过一次,颜恺好奇极了,很想去尝试下。

    徐歧贞道:“好。”

    颜子清正在吃包子,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徐歧贞就答应了。他

    轻轻踢了下徐歧贞的脚,想让徐歧贞不动声色改个口,或者加个条件。不

    成想,徐歧贞眼睛略微发亮,居然是真想去。“

    要每一场都赢,不能是通过淘汰赛起来的。”颜子清终于把包子吃完了,替徐歧贞开口。

    悬崖上很危险是其一,有点吓人是其二。徐

    歧贞估计没见过,才这么兴致勃勃。她要是看到了,非吓哭不可。

    “嗯。”颜恺认真点了头。颜

    子清还想要说什么,徐歧贞就打断了他,转移话题问:“要打一个月,是不是?每周都有淘汰赛,然后最后一周排出总冠军?”

    “是的。”颜恺道。徐

    歧贞说:“那我每一周都要去看。”

    待孩子们吃好了先出去,徐歧贞落后颜子清几步,对他道:“恺恺很自信,这是好事,你莫要说丧气话。孩子对父母的需要,是爱。

    他知道你总站在他身后,总是爱护他,哪怕他经历了挫折也能更快好起来。他有自信没事,一旦他输了,他会自己校正自己的心态,你信任他就行了。”颜

    子清捏了下徐歧贞的手,心想:“唉,慈母多败儿。”然

    而转念一想,徐歧贞的话其实很有道理。

    他再转念一想,原来徐歧贞是个慈母呢。

    这样的认知,让他的眉梢微扬,有了个淡淡弧度。上

    午的骄阳炽热,徐歧贞打了伞,又戴了一顶淑女帽。等开始的时候,她的伞几乎都撑在颜棋头上。比

    赛开始到结束,一共五十分钟。

    颜老发现,这五十分钟里,徐歧贞的伞从未离开过颜棋的头顶,她看得投入,仍是不忘照顾颜棋。

    在徐歧贞心中,这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学生,她有的不是母亲的责任,而是老师的。

    这姑娘心地善良,而且对老三的两个孩子是真的很好,绝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孩

    子最敏感,若是徐歧贞背后对他们不好,他们绝不会如此依赖她、亲近她。颜

    老对徐歧贞很满意。

    一场比赛结束,颜恺以绝对的优势赢了对手,不停挥舞着球拍,看向了徐歧贞和颜子清。徐

    歧贞站起身,摇摇冲孩子鼓掌,旁边的人都看向了她。颜

    子清微笑。就

    在此时,有个窈窕身影出现在了颜子清的视线里。

    是山本静。她

    今天换了双高跟鞋,更衬托她身姿婀娜。她容颜如玉,很容易吸引目光,不少人看了过去。颜

    子清看着她拿了一瓶水和一条巾帕,走向了颜恺。

    他整个人愣住,然后撑起栏杆,颜子清从高高看台上直接跳了下去。

    家长、老师和学生们看到这一幕,全部呆了下,然后就爆发出声音,大多是在惊叹他身手了得。颜

    子清疾奔向了颜恺,还是晚了。颜

    恺正不解,接过了山本静手里的水,歪头看着她。

    徐歧贞站在原地,瞧见颜恺表情诧异,回头看向了她。

    她就对颜老道:“爸,您照顾棋棋,我去看看。”

    说罢,她快步走下了看台。她

    的目光不时撇过去,一边走一边寻索,就看到颜子清已经把颜恺拉到了身后,水和巾帕丢在地上了。

    旁边围了不少人。

    山本静的表情既难堪又有点激动,眼眶就红了。

    “全部滚开!”颜子清大怒,下意识做出了掏枪的动作,虽然他今天没带。

    家长急忙揽了自己的孩子,远远退开了。

    徐歧贞上气不接下气跑到跟前时,正好听到山本静说:“我没有撒谎,恺恺,我是你的母亲,你是我生的,名字也是我取的。”

    山本静没有哭,仍是那么美,说话的时候眉头微拧,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徐歧贞大汗淋漓跑过来,双颊通红,和这样美丽的山本静对上,实在有点狼狈。她

    本只想带走颜恺,让山本静和颜子清吵清楚了再说。

    不成想,山本静却上前,抱住了颜恺:“&bsp;我的儿子!”

    颜子清伸手去拽她。颜

    恺懵了半晌,这才看到了徐歧贞,然后他用力从山本静的怀里钻出来,一把搂住了徐歧贞。他

    把头埋在徐歧贞怀里,害怕之余却也安心:“妈咪!”

    山本静的眼眸顿时阴沉。她

    被颜子清拽住了胳膊,不能动弹,只得眼睁睁看着她的儿子喊另一个陌生女人叫妈。凭

    什么,这是她怀胎九个月生下来的!

    “你们先走。”颜子清对徐歧贞道。山

    本静却厉喝:“谁也不许走。徐歧贞,你如果敢带走我的孩子,我要你全家的命!”

    徐歧贞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