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5章 新衣、新路
    徐歧贞半蹲下身子,正在给她的继女颜棋擦脸。小

    孩子吃得一脸脏兮兮的。

    客人们都告辞了,就连颜恺也跟着玉藻跑了,餐厅里只剩下伙计和徐歧贞、颜棋。伙

    计们的小声议论,传入了她的耳朵:“是那位山本小姐吧?”

    他们放低了声音。徐

    歧贞不明所以,她站起身,瞧见山本静正要过马路,而颜子清拉住了她的胳膊。山

    本静走得急,颜子清这么一拉,就把她整个人带入了怀里。伙

    计们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找借口走开,整个餐厅里静得落针可闻。

    徐歧贞瞧见颜子清直接拉开了旁边的车门,把山本静塞了进去。

    然后,他重重关上了。汽

    车没有动,他自己则转身回到了餐厅。他

    抱起了颜棋,问徐歧贞:“忙好了吗?忙好了咱们回家。”

    徐歧贞道:“嗯,已经忙好了。”

    他们出来的时候,山本静的车子仍是没有开,她透过玻璃看着他们,目光说不出的阴沉。..

    徐歧贞没有斜视,跟在颜子清身后上了自家汽车。

    颜棋和徐歧贞坐在后座,小孩子一直依偎着徐歧贞,她低声问:“妈咪,爹哋为什么生气?”她

    声音很轻,颜子清还是听到了。他

    脸色略微缓和了些。然

    后,他听到徐歧贞柔声细语对颜棋道:“大人有时候心情不好,就会生气,比如小孩子会哭一样。”

    “妈咪,我不哭。”颜棋道。

    徐歧贞道:“你最乖了。”颜

    棋就很开心把头往她怀里埋,然后慢慢进入了睡眠。孩

    子睡熟了,整个扑在徐歧贞身上,颜子清从后视镜看了眼:“你热吗?”

    天气已经到了六月,新加坡的暑季开始了。哪怕开着车窗,吹进来的风也是湿热的。

    颜棋六岁了,不算是小孩子,可她总是像个幼崽一样粘着徐歧贞。“

    还好。”徐歧贞道,“我反正是出了身汗,回去洗澡就是了。”

    她顿了下,又问颜子清:“你没有跟山本小姐说清楚?”“

    我说过了,但是没办法。”颜子清道,“她很固执,也很自负。她不会听我的。她说,她想要回颜恺。”“

    还有呢?”徐歧贞问。

    “还有什么?”“

    你最近几天都没办法和我靠得太近,你心里是有事的。除了颜恺,她还想要什么?”徐歧贞微微侧头。颜

    子清又从后视镜看了眼她。他

    清了清嗓子,声音不高:“我不会背叛我们的婚姻。”徐

    歧贞很慎重想了想这个问题。回

    到颜家,颜子清把颜棋抱走了,徐歧贞西楼洗澡。

    洗澡的时候,她想了很多事。

    晚饭她和颜子清单独吃,她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颜子清。

    “.......你已经救了我,我找到了自己的路。假如你还有机会得到甜蜜的爱情、幸福的婚姻,我不想成为拦路石。”徐歧贞道。

    颜子清看了眼她。

    他沉默着,没说话。“

    你的心情,我虽然说不出来,但是我都明白,就连你的眼神我都懂。你所承受的痛苦,我都经历过。”徐歧贞又道。默

    然良久的颜子清,轻轻叹了口气。

    “岐贞,咱们不应该谈论这些。我最没资格在你面前诉苦。”颜子清道,“我今晚想留在你这里。”

    徐歧贞点点头。颜

    子清这次没有关灯,因为黑暗的房间、女人的气息会让他精神错乱,他总好像回到了十年前。徐

    歧贞没有异议。整

    个过程中,她一直看着颜子清的眼睛,她觉得他虽然很努力,还是有点失控般的报复,他弄疼了她。

    结束之后,徐歧贞对他道:“要不你再考虑考虑?”他

    做了尝试,失败了。

    他和徐歧贞的婚姻,没有感情基础,徐歧贞想要稳定的家庭,却不想牺牲颜子清的未来。颜

    子清给她当拐杖,搀扶她走过了最难的阶段,她已恢复如常了,不再需要死死拽住他。

    哪怕离婚了,她也是徐女士,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能做主的徐小姐。“

    你如果不放心我,以后多照顾我一点。新加坡你颜三爷说句话,我日子会好过很多。”徐歧贞笑道。颜

    子清慢慢坐起来,倒了杯水喝。

    他没有笑,片刻之后才说:“岐贞,别开玩笑。”

    顿了下,他一口把凉水喝尽:“我会考虑半个月,从今天开始算起。半个月之后我给你答复,不管我做了什么决定,都不再反复。”徐

    歧贞点点头。她

    在心里,希望颜子清可以和她离婚,要不然她会越来越依赖他,失去自主的能力。将来他若离开,她会像失去顾绍那样痛苦。所

    以,在她羽翼恢复却又没退化的时候,她希望可以离开。颜

    子清出去一趟,就把陈家的铺子买了过来,这点徐歧贞是很感动的。曾

    经有多少人想买那铺子,陈家都不会松口,然颜子清不过是一句话,陈家就要双手奉上。新

    加坡这弹丸之地,颜家说话是有分量的,这点她父母不懂。可

    能是徐家还没真正遭遇过困境,她父母才固守书香世家的那点傲气,徐歧贞觉得很可笑了。她

    也想起上次颜子清的那件衬衫,他脱下来之后就放在徐歧贞这里了。徐

    歧贞的女佣洗了,洗不掉咖啡渍。她

    打算扔了的,却在扔之前把尺寸记住了。她

    上街去了,给颜子清买了件一模一样的。她

    仍记得那天他坐在咖啡馆,穿着白衬衫的样子,很好看,和平时的他有很大的不同。

    徐歧贞平时仍照料自己的餐厅。她

    招了四名学徒,帮她切菜、配菜,也会顺便教他们。

    她的菜定价很高,一顿饭消费不菲,每天做中餐和晚餐,但只接受预约,每天接待三十桌客人。饶

    是这么贵,预约还是排到了半个月后,且回头客很多。

    徐歧贞不算特别忙碌,做完三十桌生意,还能抽空画画。半

    个月很快过去了,她的京苏小菜也成了新加坡的新贵,很是流行。

    同时,颜子清答应考虑的时间也到了。他

    慎重告诉徐歧贞:“我不会回头。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提出离婚,我会绝对忠诚于我的婚姻。但只要你提出,我也绝不会为难你。”徐

    歧贞不着痕迹松了口气。她

    笑道:“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对你我也很满意,我希望不要改变。”

    然后,她拿出了白衬衫,“以后穿新衣、走新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