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1章 急切
    ,精彩小说免费!

    霍钺来接何微下班,仍是那身朴素的装扮和一辆很普通的小汽车。

    同事们看到了,并没有太过于诧异。像何微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有人追求是平常事。

    如果对方是个富豪,那反而有点嚼头。一个普通人,实在不值得说什么,就连打趣一句都显得平淡无味。

    “晚上想吃什么?”霍钺问何微。

    何微道:“外面的东西都吃腻了,不如吃点岳城家乡菜吧?我来下厨。”

    “你会做什么菜?”霍钺问。

    “什么都会。”

    霍钺就笑了起来,觉得这丫头吹牛也没边,故意道:“酒闷全鱼会吗?”

    “会啊。这道菜火候要轻,所以要用很容易熟的花鲢鱼,其他鱼都不行,酒用上等的花雕。”何微道。

    霍钺一听,见她还真清楚门道,就说:“那好,那就试试做酒闷全鱼。你会不会太累?”

    她是上了一整天的班。

    “如果让我回家洗衣扫地,我肯定会很累,因为不爱做。但我喜欢做饭,菜香一起,我的心情就会很好。当然也是偶然,天天做也吃不消。”何微笑道。

    人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就能找到满足感。

    这样的满足感可以增加幸福度,也能增加自信。

    有时候工作快要把人的愉悦消磨干净,做一点自己爱吃又擅长的菜,可以缓解精神。

    这些,何微没有告诉霍钺,怕他问起她工作的事。

    根特先生和张洙已经是图穷匕见,何微心里压力特别的大。

    万一真的要丢了工作,求求霍爷疏通,倒也是能留下来,可那样多丢脸?

    霍爷总说,她是新时代的女性,她身上有种韧性和魄力。一个人的魅力,源于她能掌控自己的生活。

    工作求男友帮忙才能留下,那何谈魅力?

    何微不想霍爷看不起她。

    他们去了菜市场,何微不仅买了花鲢鱼,还买了四斤五花肉和一些蔬菜。

    “咱们能吃掉这么多肉吗?”霍钺问。

    何微道:“我打算做红烧狮子头,到时候给邻居们一家送点,也就没多少了。”

    霍钺就不再打岔。

    何微买好了鱼、肉还有各种蔬菜,回家就忙开了。

    一开始她心情是不太好,可鱼下锅,她在砧板上一下下多肉末,似乎把她所有的郁结都发泄了。

    到了最后,她一边等着酒闷全鱼收汤,一边哼了小曲团狮子头。

    霍钺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抬眸就能看到她。她的身影那般单薄,可做事很灵活,开合张弛有力。

    他觉得生活从未如此安静过,静得心中能沁出丝丝缕缕的甜蜜来。

    何微做菜很快,片刻功夫就做好了酒闷全鱼、糖醋鱼排和红烧狮子头,以及两个清炒的素菜。

    她对霍钺道:“没有买到最好的花雕,全鱼有点凑合,下次我再给您做。您先尝尝。”

    她自己拿了碗,给邻居每家都送四个大的狮子头。

    她还把半碟子鱼排和两个大狮子头装了碗,送给邻居的老先生。

    老先生的腿已经好了七八成。

    他腿伤期间,一直都是邻居和何微在照顾他,故而恢复都很快,他也换了作息,甚至不再喝酒了。

    他会在何微下班回来时,在她的帮衬下,和湘地那户人家聊聊天,了解他们的生活;也会跟犹太人家说几句家常话,听听犹太男人对亚洲局势的见解。

    这些都很有意思。

    曾经他失去了妻子和狗,觉得人生一片灰暗,如今他的天终于乌云散尽了。

    “您尝尝我做的鱼排。”何微道,“以前我的同学都说很好吃。”

    老先生道谢。

    他随口问何微:“今天上班有什么趣事吗?”

    何微叹了口气:“还没有呢。”

    “那为什么叹气?”老先生察觉到了,关心问。

    何微只是摇摇头。

    她送完了菜回来,看到霍钺还在等着她。

    她想起老先生的话,觉得自己的不开心是藏不住的,霍钺肯定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惹得她不悦才没有问。

    何微就如实对他道:“今天我心情不太好。”

    霍钺道:“分行的人为难了你?”

    何微就把张洙的话,以及根特先生的提议告诉了霍钺,顺便也说了下自己那天报复张洙的举动。

    她隐去了根特先生对她的骚扰。

    “......我先吓唬吓唬他们,实在不行的话,您就出面帮帮我。”何微说。

    霍钺的表情格外温柔。

    何微既不会依靠他,却也不会非要拒绝他的帮助。她进退有度,对自己的生活格外自信。

    霍钺一想到她如此优秀,又想到他自己只是个走在黑夜里的人,心中不免落寞。

    “虚张声势用的很好,兵法里也爱这么用,空城计不就是吗?”霍钺道。

    何微笑道:“还真是。我现今就是在唱空城计。”

    “但你的城不是空的,你还有我。”霍钺道。

    说罢,他伸手握住了何微的手。

    何微被他温暖的手掌包裹着,一阵阵的暖意从心头涌向四肢百骸。

    她给霍钺夹菜。

    霍钺说她做的酒闷全鱼比那些大师傅做的都好吃,而且她用了普通的黄酒,更是赛过极品的花雕。

    何微知道他是恭维她,讨她开心。

    这招很凑效,何微是很开心的。

    霍钺没有在这边逗留太久,吃了饭就回去了。

    他回到自己孤零零的大花园洋房,心里空落落的,就连那灯火,也没有何微小房间的温暖。

    “这里缺个女主人。”他想。

    锡九从外面进来,拿了一个大的箱子给他,对他道:“老爷,您定制的首饰都做好了。”

    霍钺走过来,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有七八个小盒子,他只是捡了最小的一个。

    打开一看,却只是一副钻石耳钉。

    他微微蹙眉,锡九就从自己口袋里,掏出另一个绒布小匣子:“老爷您别急,钻戒在我身上。太贵重了,我贴身保管。”

    霍钺:“.......”

    锡九涮了一顿自家龙头,在旁边忍俊不禁。

    霍钺道:“你说得轻巧,哪里懂老光棍的急切?”

    锡九自己也是光棍。他跟霍钺不同,他是真没想过要结婚的,也不太在意。“既然这么急,早点结婚。”锡九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