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3章 后知后觉
    ,精彩小说免费!

    何微上楼之后,霍钺一个人在车子里坐了很久,并且抽了三根烟。

    他下车,看了眼楼上,何微的房间还亮了灯。

    他在考虑要不要上去的时候,灯已经关了。

    霍钺转身离开了。

    何微其实没有看到他的汽车,她也没想到他会在楼下呆那么久。她回屋之后,就去洗澡了。

    她太累了,全身酸痛,时间又晚,洗了澡之后她就直接关灯睡了,想着明天还要早起,上班之前要去医院看看那位老先生,给他带早饭。

    第二天,她果然早早起床,然后就在医院门口遇到了霍钺的人。

    是上次那个年轻人。

    他跟何微说:“霍爷昨晚就给那位老先生转院了。”

    他送何微过去。

    何微去的时候,霍钺也在,正在和老先生交谈。

    老先生听说背叛了何微的那个小子就在原先医院,果断同意转院,并且恨不能把伤口的缝合拆了,不想要那小子治疗。

    “霍爷早,您吃饭了吗?”何微用中文问。

    霍钺道:“吃过了。”

    何微就拿出面包给老先生,笑道:“这是我给您带的,你随便吃一点,不知道医院有没有早餐。”

    老先生接了过来。

    霍钺要跟医院交涉几句,就先出去了。

    老先生对何微道:“这位男士,应该不是教授吧?他虽然儒雅,可说话办事很少拖沓,不太像很有耐心的样子。”

    何微笑笑,不解释。

    老先生又说:“你进来的时候,他身子僵了约莫三秒,这是紧张。男人对心上人,才会有如此紧张。”

    何微骇然。

    “不错,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就应该配如此优秀的男人。”老先生又说。

    何微的笑容里添了苦涩:“您别拿这个开玩笑,我承受不起这个。”

    老先生看着她:“你不相信我的话?”

    “我不敢相信。”何微道,“他并不是我普通意义上的朋友,我若是相信了,我大概会很讨他的嫌。”

    老先生觉得这姑娘受过伤,而且是被那位男士伤的。

    既然他伤害了人家女孩子,那么就让他多吃点苦,这是他的报应。老先生果然笑笑,顺着何微的话说:“我只是说笑,想要找点爱情的题材写诗。”

    何微无奈摇摇头。

    霍钺走了进来,对何微道:“走吧,我送你去上班,你快要迟到了。”

    老先生就对何微道:“我这是外伤,没有感染,今天就可以出院,你下班直接回家,不要再来医院。”

    何微就道:“那您要听医生的医嘱,别担心医药费,我还有点存款。”

    老先生笑容很灿烂:“你有一颗好心,好人是有好报的。”

    何微道:“应该的,因为您给我写过诗啊。”

    霍钺回来之后,正好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掌。

    掌心布满了老茧,也沾染了罪孽,不知道这样一双手,能不能写出诗歌来。

    然而,好像真的要走这么一遭不可。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霍钺送何微上班,路上就说起昨晚他的话,他跟何微解释说他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关心她而已。

    “我知道的,我没有生气。昨天我可能是太累了,又那么晚,说话不太中听,我给您道歉。”何微道。

    霍钺道:“你不必跟我太客气。若非要道歉,那也是我。我那些话,说得太过于唐突了。”

    “既是误会,我不说了,您也别说了。”何微笑道,“拜托您一件事行吗?”

    “你说。”

    “回头帮我送老先生回到他的房子里。他一个人真的很可怜,我又搬不动他。您身边的人身强力壮,可以把他抱上楼。”何微道。

    “那你要如何谢我?”

    何微道:“我不知道,您想要我如何感谢?”

    “周末一起去骑马吧,我答应了老秦的那两个姑娘。老秦的姑娘都像他,我一个人耐不住她们,你得帮帮我。”霍钺道。

    何微很痛快道:“行。”

    果然,这天上午,霍钺再次去了医院,问过了医生。

    医生说这老头就是外伤,没什么大事,可以出院回家静养。

    霍钺派人把他送了回去。

    何微下班之后,买了一只鸡,准备做点鸡汤给老先生补补身体。

    老先生很感动:“我要是有你这样的闺女就好了。要不然,我做你的教父如何?”

    “我有父亲的。”何微笑道,“再说了,我们中国人没有认教父的习惯,只有义父。但是我父亲对我付出了太多,我不想有义父,去分走我对父亲的崇敬和爱戴。”

    老先生点头:“你是个孝顺的好姑娘,有自己的思想。将来,你也许可以做出大事业。”

    “但愿。”何微笑道,“我不想做特别大的事业,如果能做到分行长,我就很满足了。这样,没人可以欺负到我头上。

    不过,莱顿尔银行还没有女人做分行长,我想要特别优秀才有机会。您也在银行做过事,可以多教教我。”

    老先生则道:“不用教,你已经是很合格的分行长了。根特都五十多了,也该退休。”

    “五十多正当年呢,根特先生看着很健朗,估计是难退下去。”何微叹了口气。

    她每次提到根特先生,都特别憎恶,只是她很努力把这种情绪藏好了,老先生也没看出来。

    老先生不再说什么,想等自己养好了腿再说。

    何微还拜托另外两家邻居,在她上班的时候照顾下这位老先生。

    一转眼就到了周末。

    何微早上去了菜市场,买好了排骨给湘地女人,让她中午做一顿红烧排骨,送给老英国人吃。

    等她忙碌好了,霍钺的汽车就到了楼下。

    何微拿出了自己的骑马装。

    她这套骑马装是粉红色镶嵌白边的,是当时的最新款,她和乔治一块儿去买的。她看了快两个月,才拿到了一笔奖学金,然后乔治也拿到了。

    乔治说要给她买,她不同意,后来乔治就出了主意,他们一人买一套,各自出一半的钱。

    何微这套里,有一半是乔治的,乔治那套有一半是何微的。

    这算是她最贵的衣裳了。

    直到这一刻,何微才后知后觉有了失恋的那种痛苦感。她想,愤怒期终于过去了,她也会看到东西的时候,想起乔治的笑脸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