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1章 心中想要的
    霍钺的车子刚刚离开,就有几个人也从后门追了出来。何

    微回头看了眼,发现那几个人身手灵活,顿时出了身冷汗,看向了霍钺。霍

    钺道:“别害怕,几个小毛贼而已,锡九会处理的。”

    说到底,还是有点扫兴。

    他一生结仇太多了,仇人全都不是善茬,今天不知是从哪里走漏了风声,就被人知晓了他的行踪。这

    家歌舞厅是霍钺老下属的,他不想在此处闹事,弄坏了人家的摇钱树,故而先避开了。“

    您没事吧?”何微担心问,“如果香港不安全,您还是要早点回去。”“

    没关系。”霍钺道。哪

    里都不安全。

    正在此时,身后隐隐有汽车跟了上来,车速很快,好像迫不及待要追上霍钺的车子。霍

    钺对司机道:“往码头那边吧,来个瓮中捉鳖。”

    码头那边有霍钺的人。司

    机道是。故

    而这一路上,司机的车速一会儿快一块儿慢,既不让对方跟丢,又不至于被对方撞上,车技很高超。

    可何微想吐。

    何微早上起来之后,一直担心霍钺看到她陈旧的房子,一整天都在收拾,半口饭也没吃。

    后来到了舞厅,桌上有些点心的,可她实在很紧张,也顾不上吃东西,只喝了一杯酒。

    空腹一杯酒,这情况原本就不能算很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何

    微用手,死死按住了自己的胃,并且咬紧了牙关。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别吐出来,这是霍爷的车子。”

    终于到了码头,车子猛然往旁边一拐,就停了下来。后

    面一共四辆汽车,陆续跟了进来,很快就被包围了。霍

    钺的司机再次发动了汽车,把这辆小汽车跳出了包围圈,停在了不远处的码头上。何

    微猛然推开了车门。她

    吐了个天昏地暗,差点把自己的胃都要吐出来。耳

    边响起了枪声。

    旁边有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问:“还好吧?”何

    微摆摆手,说不出话来,继续吐了。码

    头那边只开了几枪,就停火了,几个跟过来的人全部被霍钺的人包围,全抓了活的。

    霍钺上车,发现车子上没有水,只有一瓶酒,他拿了过来,倒一杯递给何微:“漱漱口。”

    何微只当是水的,然后就被呛得死去活来。

    良久,她才能说话:“我没事,就是晕车。”

    “方才车子开得有点快。”霍钺道。“

    不是的,是他一下子快又一下子慢,这样才折腾人。我从早上到现在,一口饭也没有吃。”何微道。霍

    钺眼眸一紧。

    他道:“你跟我来。”他

    折回了码头,旁边的小铺子里买了几个桔子,递给了何微:“你先填补一点,我叫人给你做饭。”旁

    边有一艘运货的巨轮,上面有餐厅,那是霍钺的船舶之一。

    厨子们很麻利,很快就端了一碗白米粥给何微。温

    热的粥下肚,何微翻腾的胃终于安静了几分,她淡淡舒了口气:“这碗粥真救命。”霍

    钺道:“平常也这样吗,一忙起来就不吃饭?”

    “不,今天是......”何微的声音顿了下,不知如何往下说。

    今天她太过于紧张,把吃饭全部抛到了脑后,只顾着担心霍钺看到她房间的感受,所以极尽所能把房子收拾得漂亮一点。

    “......今天是有事。”她笑道,“担心张小姐还有后招对付我,就吃不下饭,也把这件事给忘了。”

    霍钺道:“要好好吃饭的,你这个年纪还没感觉,等到了我这个岁数,胃伤治也治不好了。”何

    微抬眸看着他:“您这个岁数?我觉得你只比我大几岁啊。”

    “不止,大很多。”霍钺道。他

    的眼神略微黯淡了几分。何

    微就说:“您还是很年轻英俊的,看着跟我姐夫差不多。”

    她说的是姐夫,是指司行霈。霍

    钺就道:“我比他是强一点。”

    何微笑了起来。

    厨子们又陆陆续续端了其他的饭菜上来,何微被一碗米粥吃开了胃,接下来便是大快朵颐,吃了足足三碗米饭。

    霍钺看着她大吃大喝的样子,心情很不错,没有阻止她。只

    是,饭后他叫人熬了一碗山楂汤。

    “喝了吧,喝完去散散步,我送你回家。”霍钺道,“今天让你受惊吓了。”

    何微连忙摆手:“我吃了一顿好的,挺满足的,不受惊。”船

    上下来,拂面的海风很凉,快要到新历年了。

    霍钺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何微肩头。

    他的衣裳很宽大,而且有种暖烘烘的气息,把何微紧紧包裹着,似沉甸甸的。她不知是被烘热了还是怎的,面颊开始滚烫。

    幸好是夜里,码头的风又凉,很快就能把这点燥热吹散。

    她跟霍钺散步,霍钺似乎又有点沉默。

    何微脑子逐渐降温,她心中有点奇怪,不知霍爷这沉默来自哪里。

    她觉得霍钺不讨厌她,然而......

    那他的紧张,总不至于是喜欢她吧?..

    何微这个念头一起,自己先审视了自己,实在找不到理由如此自恋。她离霍钺,好像有个天堑。“

    您什么时候回去?”何微自己找了个话题,“如果是明天就算了。如果是过几天,我想买条围巾给我姆妈,您帮我带回去。”

    “我明天不走,以后可能会常来香港。”霍钺道。何

    微心中莫名一喜。然

    而这点喜悦,又叫人难堪,好像总在偷偷觊觎着什么。她打算要结婚了,男友也要过来,她为何会对另一个人如此的欢喜?再

    说,明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哪怕她不结婚,也走不到他身边的。

    她是个朋友的时候,他愿意和她说说话。若她像以前那样缠上去,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他了。那

    时候,他就是一直躲着她的,她都说了愿意做妾,丝毫没有令他动容。“

    我倒是很想回岳城。”她笑了下,“和香港相比,岳城才是家。”她

    不问他来了香港之后,自己能否长去看他。她

    没打算,而她也觉得,霍爷不高兴听到她这个的话。

    “香港......有岳城没有的。”霍钺道,“活了大半辈子,人才能明白自己要什么。”这

    句感叹没头没尾,何微没听懂。

    霍钺也没指望和她细谈,故而他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霍爷,您让人送我就行了。”何微忙道。

    霍钺停顿了一瞬,然后笑道:“我没打算亲自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