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0章 远虑
    再见到霍钺,顾轻舟很惊喜。

    她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她的朋友们了。之前是因为新加坡局势诡异,她无瑕分心,后来又是因为要照顾两个儿子,再后来就是怀孕。她

    和霍拢静、颜洛水念书的时光,恍如昨夕;和程渝、叶妩相伴的日子,也近在眼前。可

    仔细算算,已经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

    “你来新加坡,是专门过来看轻舟的,还是有什么其他事?”司行霈又问霍钺。

    霍钺道:“不是你自己发的电报?”

    司行霈的孩子出生之后,他给很多亲戚朋友都发了电报。“

    告诉你们一声,没让你来。”司行霈斜睨他,“你老实说,有什么事?”霍

    钺道:“真是很无赖的性格,你胡乱猜测那随便你,别往我头上扣。我就是来看轻舟和孩子的。”顾

    轻舟抿唇笑。

    她想霍钺肯定是因为霍拢静的事而来,却不想当顾轻舟的面说,让她难受。她

    还在坐月子,不能承受太多的烦心事。

    果然,离开了病房,司行霈请霍钺吃晚饭,霍钺才说了来意。他

    不是来新加坡的,而是先过来看看顾轻舟,然后转去香港。“

    ......我好几次看到阿静的眼睛,那是一种绝望到了极致的眼神,她有自杀的想法,我知道。

    我问了很多的人,这个到底是心里缘故,还是身体上的。大家的说法都不一样。

    后来,我去北平办事,程渝和卓帅请我吃饭,她说起她当初嫁到香港时,认识一些人,他们的催眠和心理治疗研究成果惊人,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程

    渝说,阿静这么多年都无法好转,肯定是成了顽疾,普通的安慰和改变都无法治愈她,最好是寻求专业的帮助。

    她给了我一个人的地址,让我去香港看看,如果觉得可以,再带阿静过去。”霍钺道。已

    经三年多了,霍拢静的情况没有丝毫好转。颜

    一源无论如何的努力,都没办法让她恢复如初。

    霍钺也尽力了。

    到了现在,他终于认命,要把霍拢静当成病人来看待了。

    他上次去北平,办完事情特意去找了程渝。

    他记得程渝当年就是用了催眠术,治好了卓孝云的。程

    渝说她的催眠术是皮毛,让他去找她的老师和师兄,以及朋友,他们比她更厉害。“

    这么多年了,她一点也没有好转吗?”司行霈诧异。霍

    钺摇摇头。

    “因为她跟过那个江临,所以心里过意不去?”司行霈又问。

    霍钺就蹙了蹙眉。

    他觉得不是这个原因。“

    我始终觉得,她的心结之所以解不开,不是因为她跟过江临,而是因为她对他有过感情。”霍钺道。

    司行霈诧异。霍

    钺叹了口气:“这是最麻烦的。她知道那不应该,但感情又确实存在,她痛苦不堪。所

    有的说辞,灌不进她的心。颜一源越是靠近,她越是会更难过,越是会记得自己的背叛,虽然那不是她的本意。”司

    行霈眉头微拧:“那就让颜一源离她远点,等她好了再说。”霍

    钺无奈看了眼司行霈:“你说话真是轻飘飘的啊!颜一源是个被家里宠坏了没吃过苦的孩子,他为了阿静,走了那么多的路,你知道这是怎样深的感情?如

    今找到了阿静,阿静又记得他了,你说让他放弃,你怎么说得出口?反正我是没办法这样劝他。”

    “谁说放弃?”司行霈道,“当初轻舟生气的时候,我不是去了云南大半年吗?这样的距离,反而能让你妹妹透一口气。”霍

    钺一愣。

    司行霈又道:“你如果不方便说,我让轻舟给颜一源发电报,让他来新加坡,由轻舟告诉他。

    轻舟的话,他还是很听的,他比较信任轻舟。正好他到新加坡,你妹妹或者去香港或者留在岳城,彼此分开一点时间。”

    霍钺把这话听了进去。他

    道:“你用轻舟的名义发吧,先把他弄过来。正好轻舟住院,算是大事,他应该会来的。”司

    行霈就叫了副官,简单把电报的内容说了。“

    你发完电报,今晚就安排飞机回去,把他接过来。”司行霈道。副

    官道是。等

    电报到了,飞机大概也就到了。要不然,贸贸然先派飞机过去,颜一源未必就肯来。副

    官离开之后,司行霈又问起霍钺的打算。

    “新加坡还是很有机会的,你总不能一辈子在岳城吧?你已经赚得够多的,来新加坡开个橡胶园,没事跟我一起钓钓鱼、骑骑马,不是挺好?”司行霈道。

    霍钺笑道:“我早就想要退了。如果真退了,肯定不会留在岳城的,我想过了,香港不错。”“

    香港为什么不错?”司行霈不悦,“比新加坡好?”“

    新加坡是个中转站,工业和运输发展得很好,但我不是做工业的料,我身边没有会管理橡胶园的人。

    我擅长的是赌场、歌舞厅。香港的娱乐很发达,各种高端赌场、舞厅甚至还有电影院,都很完善。

    我去香港发展,才不算是坐吃山空。再说咱们有飞机,你哪天想让我来钓鱼,早上发个电报,我下午就能到。

    如果再过十年,也许新加坡就能直接跟香港通电话。到时候,你一个电话打过去,我就能来了,岂不是更快?”霍钺笑道。

    司行霈被他说服:“看来你不仅仅是早有计划,还调查过。”“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霍钺端起酒,饮了一口。司

    行霈想起自己已经有四个孩子了,霍钺比他大三岁,还是孑然一身,不免有点担心他将来老了孤身一人,除了钱什么也没有。

    “最近没有娶姨太太?”司行霈问。

    霍钺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姨太太。”司

    行霈又道:“那不打算结婚吗?”

    霍钺更是骇然:“我三十多了,还结什么婚?你知道古时候,四十岁死了都可以算寿终正寝吗?”司

    行霈大怒:“老子也三十多了,你这是诅咒谁?”霍

    钺哈哈大笑。

    当天晚上,他住到了司家的客房。翌

    日,他见到了玉藻,也看到了顾轻舟的两个儿子,再次去了医院。

    和顾轻舟告辞之后,霍钺乘坐自己的飞机,直接去了香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