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1章 身后的家人
    顾绍一晚上心绪难宁。

    他昨天才去了医院,知道顾轻舟是这几天要生了。

    “会不会是今晚”他想。

    他很想陪在她身边不是替代她的丈夫,而是作为她的亲属,陪伴左右。在她和她丈夫看到孩子欣喜时,他安静看她一眼。

    然而,他又不是很确定。

    吃晚饭开始,他的心情就很浮躁,也觉得十月的天气格外炎热。

    他大哥还问他“阿绍,你怎么了学校里有什么事吗”

    顾绍回神,忙说没有。

    “是担心轻舟吗”阮大太太很懂儿子的心思,问道。

    其他人还不知顾轻舟已经住到了医院,都问顾绍,顾轻舟是怎么了。

    “可能这两天就要生了。”阮大太太帮顾绍解释。

    众人会意。

    “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走一遭。你如果不放心,就去看看吧。”阮大太太说。

    顾绍摇摇头“未必就是今晚生,去了也看不到。”

    阮家其他人对此事不感兴趣,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顾绍却愣愣的。

    一顿饭尚未吃完,门口突然传来了声音,好像是佣人疾呼。

    众人一静。

    餐厅静下来时,外头的声音更响了,有个女佣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老爷太太,不得了,不得了,外头来了好多人,手里就带着刀,直接往咱们家里砍。”

    阮家所有人都震惊了。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个头破血流的男佣人跑了进来。

    “快快,关门”阮家有个人大喊。

    “可外头还有佣人呢”有位少奶奶说。

    “咱们这里有孩子啊”之前说话的那位少爷立马道。

    这句话,好像给了众人借口和理由。

    大家立马开始关餐厅的窗和门。

    餐厅只有一扇大玻璃窗,和一扇大门。

    全部关上之后,他们通过玻璃窗可以看见大门口涌入了不少的人。

    足足进来二三十人,个个手里提着刀,有一名跑进来的佣人,被一刀砍伤了肩膀,倒地血流不止。

    然而,还有人不停的涌入。

    阮家餐厅里的女人和孩子们吓得哭了,瑟瑟抱成了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阮家的大老爷面色铁青,唇微微发颤,“他们是什么人快给总督府和护卫司署打电话,让警察来”

    佣人们纷纷往后躲,躲进了内院。

    那些人则看到了餐厅的灯火通明,就围了过来。

    他们手里的武器,全部是刀和棍,没有枪。

    他们有的人围着餐厅,有的人往内院去,打算去后头搜刮。

    “这么多人”阮佳寒也汗毛林立,“他们是土匪吗这样是要抢劫吗这可是法治之地。”

    只有顾绍很冷静。

    他看了眼外面的人,多半是马来人的容貌。

    马来人皮肤稍微黑一点,南洋充足的阳光,形成了他们特定的面貌。

    “我知道了”顾绍大声道,“轻舟对我说,有二十多年前的工厂爆炸案的遗孤,他们在组织人报仇。他们和马来皇室也有牵连,这就是”

    说到这里,顾绍说不下去了。

    他看了眼餐厅,整个餐厅没什么武器,顾绍只得用力把一把椅子拆了。

    这椅子是西洋货,靠背和椅腿都是铁棍焊成的。

    阮家其他人就看到顾绍一用力,就把那焊成的椅腿拆了下来。

    他们震惊看着这个学者模样的顾绍,对他突然之间的力大无穷有点难以置信。

    “我出去看看,你们别动,关好了大门”顾绍道。

    大门一时间推不开,但窗户上的玻璃很容易碎。

    幸好只有一扇窗户。

    顾绍跳出窗户,又紧紧关上,转身大声道“全部住手,我是邵家的朋友,你们是马来皇室的人吗”

    领头的人站在人群后面,淡淡看着顾绍,并不答话。

    顾绍此刻才知道,原来邵家的面子,毫无意义。

    “自不量力的小崽子,赶紧让开”有人手里的长刀仍在滴血。

    是阮家佣人的血。

    顾绍的眼睛顿时就红了,他狠狠咬住了牙关。

    那人靠近时,他手中的铁棍挥出,正中那人的颈侧,一下子就把他敲晕在地。

    顾绍麻利捡起了他的长刀。

    餐厅里的所有人都吓坏了,顾缨吓哭了“阿哥,阿哥你快进来,快进来啊”

    顾绍没有动,他仍是站在窗口,防止那些人砸破窗户冲进去,伤害他的家人。

    歹徒们见状,停止了撞门,全部围着顾绍。

    阮大太太的心都揪了起来,她恨不能亲自去把顾绍拉回来。

    却见顾绍一手铁棍,一手长刀,两不耽误的挥舞长刀刺入了一人胸腹,又快速拔出,铁棍将另一人的脑袋击碎了,连铁棍都变形了。

    脑浆和血溅了顾绍满头满脸。

    这些歹徒全部是马来皇室和白远业豢养的私兵,他们说到底就是那些走投无路的马来人,并没有什么过硬的军人素质。

    见顾绍像个索命的恶煞,武艺高强,手起刀落,他们毫无胜算,故而先跑了七八个人。

    眼前剩下的十来人,个个身强体壮,并不害怕顾绍,互相使了个眼色,一起冲了上来。

    顾绍的铁棍先横扫了一片,然后长刀利落,一挥一送,两颗人头落地了。

    阮家餐厅里发出女眷的尖叫声。

    害怕的女人们,全部捂住了孩子们的眼睛,抱头蹲了下去,不敢再看。

    顾绍再次出手时,手里的刀卡在一个匪徒的肋骨上,他的铁棍也弯曲得不像样子了。

    他仓促后退,刀已经脱手,只剩下一根铁棍。

    而面前的匪徒,从十几人变成了三个人。

    他们和顾绍一样,浑身是血,却不害怕,眼底流露了凶光,非要宰了顾绍不可,来弥补他们今天的损失。

    而他们手里的刀,很明显更锋利。

    顾绍一身血,一身汗。

    “阿绍,快退回来”突然,窗户被打开了,阮大太太带着哭腔的声音又尖又厉。

    生死关头,只有母亲敢为了儿子不顾一切。

    顾绍听了这句话,感受到了身后敞开窗户飘出来的饭香,心头一热。突然之间,他觉得他有家了。

    他在阮家生活,一直都是置身事外,他把感情寄托在顾轻舟身上,从不把这些人当成亲属。

    他只是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而已。

    就连阮大太太,他也很难对她产生真正的亲情。

    直到这一刻,他知道他的母亲站在他身后。

    哪怕只有一根铁棍,他也毫无畏惧。

    “我不能死,我还没有看到舟舟的孩子,我还想给他取个名字,比司老太爷的名字更好。”

    一时间,顾绍手里的铁棍捏得咯咯作响,他大声道“关好窗户,快点”

    餐厅里全是家人,妇人、小孩子一大堆,万一有歹徒冲进来,后果不堪设想。阮佳寒上前,拦住了他母亲。

    然后,他拿了顾绍拆下来的椅子靠背,跳出了窗外,反身关上了窗户。他也是男人,他要站在他兄弟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