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0章 狗进来了
    裴诚拿着拽下来的门把手,心中很澄澈伊莎贝尔要对琼枝下手了。

    他用力把门把手摔在地上,推开了窗户。

    裴诚有点恐高,这事他从未告诉过旁人。

    他的职业是医生,平素也不需要爬高,故而没什么影响。此刻他往下一看,差点吐出来。

    他的心狠狠直跳,无法自控的出汗恐高导致他心律失常,胃里翻滚,眼前发花。

    然而司琼枝身处险境,他不能躲在办公室里。

    裴诚死死咬住了牙,把自己的几件大褂全部找了出来,快速撕开做成了简易的绳子。

    绳子一头系在办公桌的桌腿上,另一头握在手里,裴诚爬上了窗台。

    他尽可能不去看下面,贴着墙壁,死死抓住衣裳的布料绳,慢慢往下滑,终于勾到了三楼的窗台顶端。

    他的眼神一刻也不敢乱移,人顺着窗台的旁边勾了下去。

    三楼的办公室窗口没有关紧,裴诚小心翼翼勾开了窗户,爬了进去。

    进去的瞬间,他所有的克制好像都消失了,整个人出现了生理性的颤栗,他大口大口吐了起来。

    顾不上清理秽物,裴诚吐完,大脑更加清洗了点,他急忙去开门。

    幸好,门是暗锁,从外面开需要钥匙,从里面开很容易。

    裴诚疯了一样往住院部跑。

    快靠近住院部时,他看到幢幢人影,很多彪形大汉,手里拿着枪,对准了一个方向。

    从他的角度,看不见那个方向,那个方向好像是个死角。

    “琼枝”他知道琼枝在那里。

    裴诚数了数走廊上的人数,约莫七八人,而住院部的窗口还有人走动,可能在屋子里的人更多。

    他赤手空拳,冲上去只是靶子。

    裴诚的舌尖被他咬出了血,他从未体会过这样的紧张和无能为力。

    他一转身,往妇产科那边跑去,他想司行霈手里肯定有枪。

    他需要一把枪,否则他救不了司琼枝。

    时间很紧,他不能耽误,故而跑得脚下生风,像一阵风刮到了妇产科的病房。

    妇产科的楼下,有两名副官正在扛枪巡视,医生和护士们全部躲了起来,整个楼道鸦雀无声。

    副官认识裴诚。

    “裴医生,您从哪里过来的”副官问,“这里不安全,你快进来。”

    裴诚的眼镜被汗水和自己跑出来的热气蒸腾了,他拿在手里胡乱的擦了下“司师座呢”

    “在病房里。”副官道。

    裴诚冲了上去。

    他体能还不错,平常也有运动,一股脑儿就到了病房外。

    顾轻舟的羊水刚破,阵痛的时间间隔也长,暂时还不会生。

    司行霈守在她床边。

    “司师座,您借我一把枪。”裴诚冲进来,直接道。

    司行霈看了眼他“你会开枪吗”

    裴诚很着急“琼枝那边有二三十人,全部拿了枪,她已经和他们对峙了很久至少一个多小时。”

    司行霈淡淡道“我知道。”

    裴诚更急“我要去救她。”

    司行霈又问“你会开枪吗”

    裴诚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术业有专攻,他是专门救命的,不是杀人的。他生于繁华安定的南京,又一直在国外读书,身边不曾出现过暗杀,故而他也不需要枪支防身。

    司琼枝是会开枪的,她的副官专门教过她,因为她会遇到暗杀,但裴诚不会。

    他都没摸过枪。

    他一顿,答不上来。

    司行霈道“方才我就知道了,那边的楼被人占了。不过,他们那么多人,能活活把琼枝踩死,但他们一直按兵不动,你知道原因吗”

    裴诚让自己沸腾的脑浆静下来。

    “琼枝手里挟持了人质,是那个公主吗”裴诚问。

    司行霈点点头“不错。”

    裴诚见他气定神闲,再次问“你不去救她吗他们那么多人”

    “你没下过棋”司行霈的目光一直很平静,“将军了之后,再多的士卒有什么用”

    司琼枝挟持了公主,就等于是将了那些人的军。

    整个棋盘已经输了,士卒再多又不敢冲。

    裴诚蹙眉看着司行霈。

    顾轻舟躺在病床上,刚过去一阵疼痛,让她的精神稍微缓和了些。

    她对裴诚道“我们在等”

    “等什么”

    “等所有人都落入大网。你放心,我们都在这里,琼枝不会有事的。”顾轻舟道,“有两名副官已经翻进了她身后的办公室里,只要一生变故,先能护住她。”

    裴诚的拳头握得死死的。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裴诚疾步走到了窗边,掀起窗帘一看,有很多人涌入了医院。

    在妇产科门口待命的副官们,立马退了回来,并且关上了大门。

    裴诚整个人都要疯了“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围困这里”

    司行霈这个时候才站起身。

    他掏出一把手枪,递给了裴诚“小心,这里是保险,开枪的时候要记得开。你守在病床外,谁过来就开枪,我去琼枝那边。”

    “我”

    “你没有用,那边的人都带枪,反而是进来的这些人,手里的武器乱七八糟,没有枪支。”司行霈道。

    裴诚又看了眼。

    黑压压的影子,已经涌入了医院,正在试图撞门。

    他们自动分成了两拨,一部分来了妇产科,一部分绕道去了后面的肿瘤科。

    “他们是什么人”裴诚的声音不稳了。

    司行霈道“马来皇室豢养的走狗,他们是来找他们公主的。你拿着枪,乱开就行,哪怕有人能冲上来,他手里没有枪,也会被震慑。”

    马来皇室的人很穷酸的,能配备几百人的枪支就不错了,剩下的这些没有枪,在司行霈眼里跟蝼蚁一样。

    说罢,他走到了顾轻舟床边,俯身道“你行不行”

    “行的。”顾轻舟道,“快去吧。”

    裴诚拿着沉甸甸的枪,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他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一边是撞门的声音,一边是司琼枝的处境,让他如热锅上的蚂蚁。

    好半晌,他才诧异问顾轻舟“你们家的副官呢,海军呢”

    为什么这边不见司家的人

    顾轻舟正好被阵痛席卷了下,她咬唇忍住,喘气回答他“我们的人如果都来了医院,狗怎么敢来所以先开门引诱狗进来,再打狗。你放心,援兵马上就到。”裴诚觉得,现在的处境,无论如何也不能叫人“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