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9章 食人花
    &bsp;那人很高,差不多赶上了司行霈,居高临下看着司琼枝。

    司琼枝眼疾手快,突然飞起一脚,踢中了那人的胯下。

    汉子没有想到能中招,几乎疼出了眼泪,手里的枪哐当落地了。

    司琼枝立马捡了起来。伊

    莎贝尔对这一变故惊呆了,上前就想要抓住司琼枝。

    司琼枝回手,一巴掌重重扇在她脸上,把伊莎贝尔差点打懵了,然后挟持住了她,枪口对准了她的后脑。家

    属休息区的人陆续出来,个个都是身形彪悍,全部带了枪。

    “别动!”司琼枝的冷汗浸湿了后背,她一只手捏稳了枪,另一只胳膊死死勒住了伊莎贝尔的脖子。伊

    莎贝尔先是被她打懵了,然后又被她勒得喘不上气。这位公主跟司琼枝差不多的身高和体重,却远远没有司琼枝能站一台手术五六个小时的体力。

    司琼枝是医生,这双手又稳又重,伊莎贝尔直翻白眼,声音微弱:“放开我,你放开我”走

    廊上形成了对峙。

    司琼枝发现得及时,又有伊莎贝尔捣乱,她还没有深入狼窝,她瞧见远处的住院部和休息区,时不时冒出人来,可后面却只有医院尖叫的护士。

    于是司琼枝挟持了伊莎贝尔后退,把自己靠在了墙角,让后背处于安全死角。

    “小姐,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是保护公主的,不是坏人。”对面有个汉子走过来,试图和司琼枝讲道理,“你先松开我们公主。”司

    琼枝不理会。伊

    莎贝尔去挖她的胳膊,已经在她手臂上挖出血痕累累,徒劳挣扎:“你放开!”司

    琼枝额头布满了汗,不知是疼的还是累的。

    她忍无可忍,对着地板放了一枪:“后退!”子

    弹击中了地面,然后反弹到了天花板,最后却把旁边医生办公室的窗户打碎了。杀

    手们大惊。

    这个走廊修建得很豪华,地面是大理石的,结实不容易打穿,子弹容易反弹,那么只要开枪,所有人都不安全,可能最后子弹会击中自己。“

    小姐,您放松!”汉子一身冷汗后退了两步。他

    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人也跟着退了两步。他

    改变了策略,不再哄骗司琼枝,而是道:“小姐,你这样是毫无意义的,你知道今天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全部都在这里,还有数十名住院病人,以及弗尔斯小姐。我给你三分钟,你如果不放开公主,我就杀一个护士。”

    说罢,他再次一挥手。一

    名杀手进了住院部,抓住花容失色、瑟瑟发抖的护士。

    枪口对准了护士,护士吓得大哭大叫:“司医生,救命啊司医生,我什么也没做,我不想死啊。”汉

    子故意笑了下:“原来小姐是医生啊?挺好的,医生都要救死扶伤,小姐愿意看着她死吗?”

    司琼枝眼神格外的镇定。可

    能是身处险境,把她一生全部的聪明才智都激发了。她想起她大嫂说,遇到了问题先冷静,把全部精力放在问题上,什么后怕先丢开。怕

    死的人,往往是死得最快的人。

    此刻,她没想过恐惧,她只想到这些人要做什么,也想到她手里的公主。“

    可以,你开一枪,我就在你们公主身上开一枪。”司琼枝毫无人性的说,“你威胁不了我,这家医院我是董事,只要我活下来,怎么编造护士医生甚至病人的死因,都可以。来吧,你先开始。”

    小护士听了她的话,整个人吓得双目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汉

    子狠狠咬了下牙:“董事?怪不得如此厉害。”司

    琼枝笑而不答。“

    你想要什么?”汉子让手下人把晕死的护士推回去,他又往前一步,想要找个角度,出其不意击毙司琼枝。

    然而他也知道,在这个走廊上开枪,很危险,可能子弹打穿司琼枝,也会反弹到公主身上。

    如果公主死了,他们这些人活着也没了价值。公

    主是他们的主子。

    “蠢货,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谁?”司琼枝冷冷道,“你如果知道,就不会问我要什么了。”

    汉子一惊。

    伊莎贝尔拼了命,大声道:“她就是司家的人,司行霈的那个司家。”汉

    子神色骤变。司

    琼枝这个时候就明白,他们是借助保护公主,偷偷藏在这里,目标不是肿瘤科室这些人,而是司行霈和顾轻舟。

    伊莎贝尔还想要说什么,司琼枝快速出手,狠狠在她额头敲了一枪柄,一下子就把她的额头砸出了血。

    她疼得头晕眼花。

    她记忆中的司琼枝,是个矜娇傲气的大小姐,是个漂亮的花瓶,借助家庭的权势在医院做了医生。不

    成想,她居然是一朵食人花。“

    公主,出师不利吧?”司琼枝轻轻在她耳边说,“你再挣扎,我就先勒死你。”

    伊莎贝尔见她什么都做得出来,只得停止了,心里又急又怒,不停给对面的汉子使眼色。汉

    子只得先退了出去。

    走廊上数十人,拿着枪和司琼枝对峙。

    伊莎贝尔想要等司琼枝体力不支的时候甩开她,不成想她自己的双腿先站软了,而司琼枝的胳膊,没有丝毫的松懈。

    她一直觉得司琼枝是个花瓶,毫无用处,却不知医生的艰苦。

    司琼枝经过几年从医的磨砺,已经是一把利剑了。裴

    诚在办公室里睡了一觉。他

    洗了澡之后,躺到了沙发上,他对自己说休息五分钟就去找琼枝,也要去妇产科看看。

    可今天一台手术做了六个多小时,加上昨天没休息好,他的体力太过于透支,不知不觉就睡了很久。

    他惊醒时一看手表,已经睡了半个小时。“

    琼枝说去看看弗尔斯小姐,还没有回来吗?”裴诚坐了起来。

    他重新洗了一把脸,打算去找司琼枝。然

    而等他开办公室的门时,却发现门无论如何也拉不开了。他

    这个办公室的门,外面是有个锁扣的,可以从外面挂上大锁,门上也有暗锁。

    裴诚见状,就知道大事不好。

    他用力再拽了几下,门纹丝不动,反而把里面的把手给拽了下来。

    裴诚大惊失色,不知司琼枝现在是什么处境。&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