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7章 钓鱼之后撒网
    “相信不相信我”

    当牛怀古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只是思索了三秒钟就点头了。

    “我相信您的,司长官。”牛怀古道,“既然您觉得我无罪,需要我扮演嫌疑犯,我能做到。”

    顾轻舟又笑了“不怕我坑你”

    “您如果想要坑我,手段多的是。”牛怀古道,“我从一开始跟着您做事,就知道您很厉害。

    后来几次案子,也证明有您在的时候,容易很多。我自己处理案子的时候,手头积累了很多,都弄不明白。

    我相信您的。您的智商于我,是人与猩猩。您如果要害我,我哪怕不相信您也无法反抗。”

    顾轻舟被他逗乐。

    司行霈在旁边听了半晌。

    事情办妥了之后,夫妻俩离开总督府,叮嘱总督府的人要仔细查。

    “要拿到铁证,否则我们落个以权压人,以后没办法在华民圈子里混。”司行霈道。

    他带过来的人反应给总督听。

    弗尔斯总督很尊重司行霈,除了司行霈让他大赚了一笔,也是因为他很尽忠职守,让弗尔斯总督面子上有光。

    “放心吧,不会稀里糊涂结案的。”总督回答。

    司行霈带着太太回家。

    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想到了什么,自己笑了起来。

    顾轻舟狐疑打量他“有什么可笑的吗”

    “不是可笑,而是欣慰。牛怀古那些话,挺有意思的。你的确是声名在外。”司行霈道。

    顾轻舟说“这么多年了,做过什么总有痕迹的。其实都归功于王珂。他给了咱们那么多的钱,还帮我写了一本传记。”

    如果不是王珂,顾轻舟也很难扬名天下。

    虽然她也没想过要出名。

    不过,名声也有好处的,在很大程度上能起到震慑作用,除非那个人自不量力。

    稍微有点自觉的人,都会避开顾轻舟,不敢设计陷害她。

    “是啊,得谢谢他。不过,他也要谢谢你,你的经历成就了他大作家的名声。”司行霈笑道。

    两人都是得益者。

    回到了司府,顾轻舟坐下之后要了一杯凉水,司督军就亲自过来了。

    此事他是很关心的。

    “如何”他问顾轻舟和司行霈,“牛怀古是背后的人吗”

    “不是,背后的人应该是白远业。”顾轻舟说,“他把牛怀古推出来,就是为了转移视线。”

    司行霈也说“我已经想到,一旦牛怀古落网,最终的计划就要开始,白远业肯定要先离开新加坡,再运筹帷幄,所以我派人去堵住了他。”

    司督军诧异“堵住了吗”

    司行霈看了看手表“应该是抓到了。”

    司督军微微蹙眉“万一错了呢他可是护卫司署的长官,你们这样做,等于是蔑视了护卫司署的权威,这个机构即将崩塌。它真的崩塌,绝大多数人失去了约束,对咱们没好处。”

    一个白远业,一个牛怀古,算是护卫司署的两根顶梁柱。

    “阿爸您放心吧,我们是合理推测。排除了牛怀古的嫌疑,就只剩下白远业了。他自以为黄雀在后,让司家和护卫司署争斗,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实则做得太明显了。”顾轻舟道。

    司督军不解“你如此肯定”

    “嗯,因为我买通了秘书林小姐,她以前给我做秘书的,我知道她很虚荣很缺钱,也很好收买。

    牛怀古被抓的时候,秘书小姐就在白远业身边,她看到了白远业的表情很得意,而且和牛怀古撕破了脸。

    因为他确定护卫司署不会再存在了,他和牛怀古也不会再有机会共事。他这个翻脸,就等于告示了一切,他在背后操控着。”顾轻舟道。

    司督军听了,沉默了片刻才问“那接下来呢审问他吗”

    “不,接下来是演戏。”司行霈道,“把白远业先关起来,我们都不去见他,等事情差不多成功了,再看看他们藏了多少势力。”

    这次不是钓鱼,而是撒网。

    每个落入网里的鱼,都别想跑掉。

    顾轻舟道“阿爸,我们估计了下,事情爆发不是今天,而是要等我生产的时候,他们想要让司家放松警惕。”

    司督军道“但愿这次能成功。”

    接下来的几天,护卫司署正常工作,牛怀古和白远业却都不在。

    司家派人去了趟护卫司署,想知道他们给个什么解释,护卫司署的人却说白长官不在,需要等待。

    “到底什么时候能给我们一个交代”司家的副官问。

    护卫司署的人说“要等白长官回来。”

    这么一拖,就足足拖了半个多月,顾轻舟终于到了临盆的日子。

    她提前两天住到了医院,司行霈把玉藻和两个孩子交给司督军,自己和司琼枝都在医院陪同顾轻舟。

    “名字真的要叫青庄吗”司琼枝很牙疼,“读音有个字跟你的名字撞啊,而且很难听。”

    顾轻舟笑“这话你敢跟阿爸说吗”

    “我不敢啊,可阿爸已经毁了两个孩子的名字了,不能再毁一个。”司琼枝道。

    顾轻舟就问她“你是有什么好的名字吗”

    司琼枝道“叫怀仁如何”

    “怀仁,读音像坏人。”司行霈在旁边翻了个白眼,“你这个做姑姑的,是有多恨我儿子”

    司琼枝“”

    原来,再好的名字也经不起挑刺。

    她心里有好几个名字的,但将来她也要生孩子,需得备用。

    又过了两天,顾轻舟傍晚的时候,羊水开始破了。

    “要开始了吗”司琼枝和司行霈一样紧张。

    顾轻舟被他们弄得很不自在,就道“还早呢,这才哪到哪琼枝,你去帮我买份冰淇淋。”

    “能吃冰淇淋吗”司行霈诧异。

    司琼枝道“可以的,不能喝水、不能吃饭。孕妇等待生产,长时间无法忍耐,冰淇淋既能解渴也能体力。”

    “不怕冷吗”司行霈又问。

    顾轻舟道“没事,反而能刺激生产,这是琼枝的吴老师说的。”

    司行霈这才放心。司琼枝就转身走了,怕自己呆在顾轻舟身边,先把自己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