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6章 替身
    白远业冷漠看着他精心培养的下属,被人送到总督府去。

    “可惜了。”他喃喃自语。

    真可惜,这个人是牛怀古。

    虽说牛怀古年轻有冲劲,可到底不如顾轻舟。

    假如顾轻舟没有怀孕,那么她作为“替身”该多合适

    她聪明狡猾,年纪轻轻就饱受盛名;她背后有人指使,她利用二十年前的旧事替自己谋福利;她来到新加坡之后,很多人跟着来了,然后才出事。

    白远业当初用尽了办法,让顾轻舟进了护卫司署,给了她地位和权势,就是把她放在蛛网上,作为替身。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顾轻舟怀孕了。

    她这一胎还格外娇贵,总是闹毛病,时不时要卧床半个月。

    顾轻舟更加能服众,说她是“神父”更有人信。不管苏州爆炸案时她有没有出生。

    牛怀古当然也行,因为牛怀古很蠢,不知不觉踩了很多陷阱,他根本没办法辩白自己。

    白远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一个小文件袋放在自己身上,起身下楼。

    秘书小姐问他“您要下班吗”

    “我的腿最近很疼,要去做个手术,可能要去香港吧。”白远业道,“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去找司副长官。”

    秘书小姐诧异“可是可是她还在怀孕啊”

    “无妨,直接去找她就是了。”白远业道。

    说罢,他就离开了。

    他在新加坡到处转圈,最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不知去向。

    顾轻舟和司行霈第二天才去总督府,见到了牛怀古。

    他被关了一夜。

    牛怀古憔悴了很多。

    一见到顾轻舟,他就惭愧低下了头。

    “牛局座,你知道你被指控的罪名吗”顾轻舟问他。

    牛怀古道“知道,我涉嫌买凶谋杀司琼枝小姐。但是司长官,我真的没有。”

    顾轻舟神色安静,几乎不露情绪“可有人看到你收买了他,那个人已经死了,你怎么解释”

    牛怀古又叹了口气。

    他用力搓了几下脸,这才道“司长官,我有件事想跟你道歉。”

    “你说。”

    “我和我太太出身都不高,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新加坡最好的学校,说我儿子智力跟不上普通孩子,建议我们在家里请家教。

    我太太很着急,一连走了好几个学校。人家听说我们是被拒绝过的,都挑三拣四。

    剩下的路,要么就是把孩子送到马来人的学校去,要么就是送到英国去。我太太不甘心,跟我哭诉了很久。

    我欺骗了很多人,包括你。我想要把孩子送到英国去读书,一来没有人脉,二来没有钱。

    借钱出国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开口既然没能力,就把孩子送到差一点的学校好了。可孩子才那么小,谁能判定他将来一定是下等人”牛怀古痛苦道。

    上次顾轻舟和司行霈去找他,他还以为事情败露了。

    到目前为止,没多少人知道他孩子的情况,只当他是出国治病。

    钱是顾轻舟借给他的,人脉也是顾轻舟帮他找的。

    他深感愧对顾轻舟。

    然而面对孩子的前途,一点愧疚又被压下去了。

    “没关系。”顾轻舟的声音仍是很淡,“如果我的钱和我找来的人脉,能给你的孩子一条路,我很高兴。

    说实话有时候很难,越是在乎对方的看法,越是难。我是护卫司署的长官,你不能没了工作和前途,你怕我对你有意见,我也能理解。”

    牛怀古抬眸看着她,这个瞬间,他差点落泪。

    他用力吸了吸鼻子“我会尽快还钱给你。”

    “不用了,那笔钱你不用还,以后替我做事就行了。”顾轻舟道。

    牛怀古不解看着她。

    他心下发虚要他做什么事

    然而他嫌疑尚未洗脱,最轻也是革职,重的可能判刑坐牢。

    想到远在英国的妻子和儿子,牛怀古心下一片冰凉,觉得顾轻舟能救他,让他去死都行。

    “我要做什么”牛怀古问。

    顾轻舟终于笑了下“你先洗脱冤屈吧。”

    牛怀古看到她笑,心莫名就落地了。他觉得这一刻,顾轻舟的话是真心的,她真不介意他的欺骗。

    欺骗当然不好,可谁没有有苦难言的时候

    案情牛怀古也了解了,他如实对顾轻舟道“那天晚上,的确有个人找我,但我不认识他。”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人,当时莫名其妙。

    “他拦住我,跟我说他想要报案,我让他白天去警察局,他说不行,他害怕警察局,他以前在街上摆摊被警察局的人打过。

    我再三跟他保证,警察局的人不会打他。他纠缠了我很久,我连宵夜都没吃好,就把他叫到了门口。

    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一件事要报警,他说是他老婆经常打他。他还把胳膊上的伤口给我看。

    我瞧着是钝器击打,还烂了。我当时目瞪口呆,跟他说这个警察局不管的,新加坡没有如此立法。

    男人被老婆打,不还手就罢了,居然还想要报警,我闻所未闻。他纠缠了一会儿,见我说得肯定,就很委屈的走了。”牛怀古道。

    他从未想过这是圈套。

    牛怀古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圈子里,他自身没有太多的油水,也跟人没啥利益纠葛,所以他遇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也只是觉得对方奇怪,而不是怀疑别人要害他。

    他没有危机意识。

    “我现在是知道了,他故意让人看见他和我在一起,做成是我买了他去杀人的假象。”牛怀古叹气。

    人生第一回如此遭遇,他真的很懵。

    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他死前最后一点蛛丝马迹,就是跟牛怀古有关。

    牛怀古也是现在才知道,司行霈放弃了国内的军权,并非真正隐退,他们对新加坡是有控制力的。

    就连总督府,不也要求着司行霈吗

    如今让他跟司行霈去讲理,怎么讲得清

    “这是事实吗”顾轻舟问他。

    牛怀古道“是的。”

    “那我相信你。”顾轻舟道,“既然你欠我的钱,又欠了我人情,接下来就替我做事吧。我要你就在总督府里,至少呆半个月。

    你可以表演得神经质一点,像你就是做贼心虚的人。你放心,他们哪怕打你,也不敢打坏,我这边有分寸。”

    牛怀古忐忑看了她一眼。顾轻舟就问他“我一直相信你的,这次你相信不相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