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1章 他才没有良心
    司督军回了家,在大门口下汽车,就对司行霈说:“照顾好你媳妇,别让她太操心了。”

    顾轻舟卧床之后,司督军就没有再见过她。

    依照旧俗,公公是不方便往儿媳妇房里去的。以

    前还能吃饭的时候在餐厅见面,或者顾轻舟去他那边。

    “知道了,阿爸。”司行霈难得的态度温和,“五姨太的事,我还是要向您道歉,她是替我挡了一刀。”司

    督军心中说没有疙瘩是假的。

    然而怨恨都需要隐秘的土壤,慢慢发酵,才会形成仇恨。什么都说开了,摊开被阳光暴晒、被风化,最终成了一抔干土细尘。再也难以滋生怨怼。“

    你混账归混账,却不会撒蹩脚的谎言。你说了没事,阿爸是相信的。你去忙吧。”司督军道。

    司琼枝扶住父亲的胳膊,听了此话,心就彻底放下了。她

    真害怕家里再次闹起来。

    父亲和大哥没有罅隙,家庭才能和睦,父亲也能心平气和安享晚年。父

    子俩错身而过。司

    行霈连夜刑讯,从几十个人里,终于问出了五姨太的一位同党。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人满脸血,吓得大哭不止,是被司行霈的刑讯手段吓破了胆子,“我没有见过神父,我不是遗孤,只有遗孤才见过他,我是拿钱做事的。”司

    行霈就知道了,那些遗孤的首领,被他们称为“神父”。

    “有趣的称呼,神父是代替神行驶权责的,而你们那个神父,是把自己当神了。有趣,西方文化渗透这么深,要是我,我就取名叫二郎神。”司行霈漫不经心评价着。

    那人听了他絮絮叨叨的话,差点吓得崩溃,还以为他是说反话,也以为要继续新一轮的刑讯。

    “真的是神父,不是二郎神。”那人哭道,“我是拿钱做事的,我不知道,求您饶了我!”饶

    了他,并非说饶命。落

    到了司行霈手里,逃不掉是必然的,死不了才可怕。

    这人宁愿被一刀毙命,也不想再尝试司行霈的刑法了。他

    什么都说,尽可能证明自己已经没了价值,让司行霈好一刀宰了他。

    “......我听人说过,说神父替总督府做事,说他年纪很小。”那人想起了什么,突然又大声道,好像这句话能换来一个痛快的死法。司

    行霈表情一凝。

    他把此人关了起来。

    等他从地牢里出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玉藻已经起床去练字了,两个儿子被佣人送到了司督军那边去了,卧房里只有顾轻舟。顾

    轻舟问他:“如何?”司

    行霈抹了把自己疲倦的脸:“我先洗个脸清醒清醒。”

    他去了浴室,很快就出来了,脸上挂着水珠,湿了前襟,露出他结实的胸膛:“有了点蛛丝马迹。”

    他把那人的话,全部告诉了顾轻舟。顾

    轻舟:“也就是说,重点是两个:替总督府做事、年轻。你觉得这个信息可靠吗?”

    “这个信息,已经直指了某个人,可靠不可靠难说。”司行霈道。顾

    轻舟:“牛怀古?”

    “对,牛怀古。”司行霈眼眸略微一沉,“你觉得是他吗?”

    顾轻舟跟牛怀古接触过,他算是个四肢比较发达的人。肢体过度的发育,挤掉了大脑的空间,他看上去没什么智商。

    当然,这也可能是假象,人家只是很擅长演戏罢了。如

    果仇人就在护卫司署,那么他当初把顾轻舟千方百计弄进护卫司署,就是想让顾轻舟替他背锅吧?“

    我一开始,就觉得护卫司署的人拼命拉我去做长官很不合理,总感觉有什么阴谋。

    如今看来,他们就是想要等东窗事发时,把‘神父’这个锅推给我——年轻,护卫司署,又心算过人,你想想是不是替我设计的?”顾轻舟不免莞尔。司

    行霈的心却沉了沉。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怀孕了,再也不肯搀和护卫司署的事了。他们见我不能去护卫司署,索性让我退出所有的事,故而想要撞倒我,让我不能离开床。”顾轻舟说到这里,眉头微挑。

    司行霈被她逗笑——这是多怕她?

    他搂住了顾轻舟,凑在她耳边道:“司太太,你是威名震天下啊。如何,这次要帮我吗?”顾

    轻舟抿唇笑了。“

    没什么可为难的。不管是不是牛怀古,你就把炮口对准了他。”顾轻舟笑道,“继续你的钓鱼计划,肯定能把大鱼钓上来。”说

    到这里,顾轻舟又对司行霈道,“咱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筹码是什么?”

    “赌牛怀古是不是‘神父’。我赌不是。如果我赢了,我就再也不想生孩子了;如果你赢了,我无论如何也要给你生个闺女。”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立马接下:“行,那就赌了。”难

    得见太太情绪高涨。经

    过了这次的事,司行霈已经不想要闺女了。

    将来不管他怎么做,玉藻都会很尴尬。司行霈偏爱她,倒好像是可怜她;偏爱小女儿,又冷落了玉藻,于心何忍?一

    视同仁就更难了。不管你自己如何考虑一碗水端平,其他人总能瞧得出亲疏。而

    自己的感情,肯定也会有所偏向。他

    不怕输,也不想让顾轻舟再辛苦生产了,就利落答应了。

    “你答应得如此干脆,是有什么用心吗?”顾轻舟狐疑。

    司行霈:“说好了要打赌,你居然问我要答案,这是作弊司太太。”顾

    轻舟就笑了起来。

    她看了眼外面明晃晃的骄阳,到处鎏金叠翠,就对司行霈说:“我想要出去走走,已经在房间里闷了很久了。”“

    医生说你还不能下床。”司行霈道。顾

    轻舟:“那你把我抱到阳台上去,让我看一会儿阳光。”司

    行霈搂紧了她。他

    阖上了双目:“累了一晚上了,就想抱着太太,好好睡一觉,看什么阳光啊?热死了。回头等我醒了,带你看晚霞,好不好?轻舟乖。”顾

    轻舟:“......”

    被当做小孩子的司太太,原本以为自己睡不着,不成想片刻之后,她就跟着进入了梦乡。

    家里人都在休息,只有司琼枝很忙,她要处理花彦的后事。

    此事父亲肯定不想管了,大嫂又卧床不能动,大哥更是不会理睬。这

    算是司琼枝处理得第一件重大家务,她有点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