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7章 家里人
    向往自由,这是人的天性。这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不是每件事都可以做。

    就像玉藻,她很想毫无节制的吃冰淇淋,但姑姑说了很多道理,她也明白,故而就需要克服这些天性。

    她小小年纪,定力没有大人那么强,也没吃过亏。

    假如她某天吃了冰淇淋,半夜肚子疼醒了,从此就记住了“晚上不要吃冰淇淋”这个金科玉律。

    可现在还没有。

    玉藻天性里对“自由无约束”的本能,让她觉得晚上偷偷去吃冰淇淋,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她高高兴兴跟着五姨太走了。

    他们的汽车路过某个街道时,开车的副官又说“我刚刚好像又看到了咱们府上的汽车。”

    “汽车不都是长一样吗”五姨太笑道。

    然后,她说了个地点,让副官开车带着她和玉藻过去。

    玉藻一边念叨着冰淇淋,一边还跟她说“姨奶奶,等会儿到了店里,我要给姑姑打个电话,要不然姑姑担心我。”

    “这个是自然的。”五姨太道,“玉藻很乖,很懂事。”

    玉藻就笑了。

    五姨太坐在昏暗的车厢里,已经是脸如白纸,冷汗滑过了鬓角。

    她幸好今天出门化妆了,胭脂和口红会遮掩一切,让她看上去气色如常。

    到了卖冰淇淋的小店铺,玉藻深深吸了口气。

    这是一家蛋糕店,店铺很大,专门做西洋点心的,旁边有个小餐厅,摆放了几套精致的桌椅。

    已经坐满了人。

    玉藻看到那边坐着年轻的男女,甚至还有和她年纪相仿的孩子,心里就更加高兴了“要是能把冰淇淋店搬回家就好了。”

    店铺里很凉快,在新加坡一年有大半的时光很受欢迎。

    五姨太让副官停车休息,然后就把玉藻领到了最后面的位置坐下。

    刚点了冰淇淋,外面就有人路过。

    玉藻才吃了两口,就有两对人马在外面街上聚集。

    蛋糕店里面的食客,有的人很精明,立马就走了。

    五姨太拉了玉藻“咱们走不走”

    玉藻刚端上一碗,正吃得开心,闻言小脸就垮了。

    她道“我要吃完再走,姨奶奶别怕。”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蛋糕店里的食客,一下子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见状,不知缘故跟风跑了。

    五姨太就对玉藻道“玉藻,咱们也得走了。”

    玉藻对此状也挺害怕的,就放下了碗,死死拽住了五姨太的手“嗯,快走吧。姨奶奶,咱们的汽车呢”

    五姨太道“他停到街角去了”

    这条街生意火爆,街上能停车的地方都塞满了。

    副官放下他们,找不到空位停车,就打算把汽车停到另一条街上,然后自己过来。等她们吃完了,再把汽车开来接。

    一切都筹划得很好,街上却突然出现了斗殴。

    “没事的,玉藻,你也跟着我。”五姨太道。

    她们俩刚刚出门,蛋糕店的店员就把门关上反锁了,正好把她们俩锁在外面。

    就在他们对面,有约莫二三十人,已经推推搡搡的打开了。

    玉藻很害怕。

    这样的场面,她似乎从未见过,心里格外不踏实。

    五姨太牵着她的手,使劲想要拽着她走“没事,跟我来。”

    这个时候,玉藻就很想念她的阿爸和姆妈,他们一定会抱住她的。这样不仅仅走得更快,而且还能保护她。

    但姨奶奶没有抱她。

    玉藻只得跟着她。

    就在此时,有个人迎面撞过来,手里还有一把短刀。

    玉藻浑身瑟瑟发抖,本能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我要回家,阿爸,姆妈”她小声哭了起来。

    司琼枝回到医院的时候,是从大门口下了汽车一路跑回肿瘤科室的。

    她跑得大汗淋漓。

    “有没有”她气喘吁吁,半晌说不清楚话。

    护士就道“方才您刚走不过几分钟,您家里人就来了,一位女士带着孩子。”

    “她们去了哪里”司琼枝趴在台子上,试图让自己舒服一点,仍是不停的喘气。

    护士看着她,想等她休息好了再跟她说话。

    司琼枝不解抬眸,眼神里全是催促,护士这才道“她们见不到你,就出去了,没说要去哪里。”

    护士见她很着急的样子,又道“司医生,她们应该是回家了,你别担心,给家里打个电话。”

    司琼枝这时候稍微能喘气了。

    她点点头,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佣人告诉她“姨太太和玉藻小姐还没有回来。”

    司琼枝心里直跳,也不知是跑得太急还是怎么回事,她心虚得厉害。

    现在回家,路上耽误的时间,她肯定是坐立难安。

    如果玉藻和五姨太是直接回家的,那么接下来的十分钟之内,她们一定会到家的。

    如果过了十分钟还没有到,才有可能是出事。

    “等她们到家了,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我。”司琼枝道。

    她留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给佣人,自己坐到了办公室里去等。

    这个点钟,除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其他人都走了。

    司琼枝坐下来,两名值班的医生就问她“出了什么事吗”

    护士倒了杯凉水给她。

    司琼枝摇摇头,说没事“我家里人来接我,错过了。”

    同事就笑了“这个时间点,还早呢,你急什么”

    司琼枝一想也是。

    时间还早,现在也不过刚到八点,远远不是夜深人静的深夜,她到底在担心什么,为什么要担心

    虽然如此说着,她还是坐立难安,不停的看手表。

    她等了十分钟。

    这十分钟,简直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裴诚这个时候才忙完,准备去司家看看司琼枝的,却听到护士说她又回来了,裴诚很是意外。

    他问怎么回事,司琼枝简单告诉了他。

    裴诚就握了司琼枝的手,这一握才发现她满手冷汗。

    他不由提了心“怎么了”

    司琼枝的眼角直跳,心也是砰砰的“我不知道。”

    她很是无助般,看向了裴诚。

    十分钟一到,她立马去打电话回家。

    佣人却告诉她“五姨太和玉藻小姐没回来”

    没有回来

    裴诚看着司琼枝的后背,只感觉她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了,半晌不动“其他副官呢,找到她们了吗”

    佣人说没有。

    司琼枝又看了看手表,发现自己耽误了很长的时间。

    玉藻她们是六点不到从家里出发的,现在已经八点多了,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会发生什么

    就在此时,有护士跑进来,大声道“值班的医护人员全部去急诊,有十几人重伤,斗殴事件。”

    裴诚蹙了蹙眉。

    跑过来的护士看到了司琼枝,立马道“司医生,还有你家里人”司琼枝双膝一软,差点当场跪下,幸而裴诚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