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6章 错过
    司琼枝牵了玉藻,将玉藻摘下来的树枝,送往顾轻舟的房间。

    天色越来越暗了,路灯逐渐亮起,一簇簇橘黄色的暖光,像延续了晚霞的生命,将余晖铺满地面。

    司琼枝看着小侄女捧了一把金黄色的榄仁树枝,灯光反衬了树叶,落在她脸上,似融金般。

    “玉藻,你怎么突然想要去摘树叶”司琼枝问她。

    玉藻怀里的枝桠有点多,她很用力抱着,并不肯分给司琼枝,想要独自去给顾轻舟显摆。

    她歪着小脑袋“姆妈一个人躺着,我怕她难过。姑姑,阿爸什么时候回来他回来了,姆妈就好了,是不是”

    司琼枝伸手,摸她的头发“你阿爸是公务,公务可说不准。”

    玉藻知道什么是公务,以前在岳城的时候,外公也有公务,外婆教她要乖觉,不要打扰外公。

    “我知道,公务是责任,对自己、别人和国家负责,才是一个好人。”玉藻道。

    司琼枝惊呆了“谁告诉你的”

    她这话是废话。

    肯定是家里人或者颜太太。

    果不其然,玉藻说“是我外婆。我外婆知道很多的故事,她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说到这里,她的小脸上闪过几分伤感。

    司琼枝的心都要融化了。

    “你姆妈也是什么都懂。”司琼枝道,“以后你姆妈也会教你的。”

    玉藻扬起脸打量她“姑姑,你什么都会吗”

    司琼枝“”

    早知道会有一天面临这样的问题,她从小就应该多读书了。

    她尴尬摸了下自己的鼻子“嗯姑姑会的不多,不过姑姑会做手术,能救命呢。”

    玉藻真心实意“姑姑好厉害。”

    司琼枝讪讪想,姑姑很怂的,没办法承认自己啥也不会,只能强撑着找个借口

    她们姑侄二人很快就到了正院。

    顾轻舟还在睡。

    她这一胎两次见红,自己强撑着,一旦松懈之后,她整个人都有点困乏,白天睡得多,晚上睡得更多,不闹失眠。

    “把这个交给佣人,咱们走吧,别打扰你姆妈。”司琼枝半蹲下身子,悄声和玉藻耳语。

    玉藻点点头。

    “你要跟我姆妈说,这是我摘来的。”玉藻叮嘱佣人。

    佣人再三道是。

    司琼枝带了玉藻回房,检查了她的功课。玉藻除了启蒙之外,还要背诵医书,这是顾轻舟给她的。

    见她今天的字写完了,书也背熟了,司琼枝很满意,亲了她一下“你早点睡觉。姑姑明天下班早的话,咱们一块儿吃晚饭。”

    “那晚上能出去玩吗”玉藻问。

    司琼枝道“你想要玩什么”

    玉藻立马来了精神“去吃冰淇淋,然后去跳舞姑姑,我想要学跳舞。”

    司琼枝“”

    后来,她认真给玉藻解释了,晚上不能吃冰淇淋,吃了夜里就要闹肚子,到时候家里人都要担心她。

    玉藻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子,她好像知道家里人都很疼爱她,如果能给她的东西,大人会不遗余力弄给她。

    一旦大人说不能给,就真的是对她不好的。

    她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小乳牙“那好吧,等哪天姑姑中午休息了,咱们去吃。”

    司琼枝又亲了下她的额头。

    翌日,司琼枝早起了半个钟头,把家里的副官和佣人们全部叮嘱了一遍,提醒他们要警醒,不能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这天下午,突然来了个脑出血的急性病人,司琼枝给她的老师做手术助手,整个过程病人两次休克,所有人都紧张极了。

    司琼枝不停的出汗,担心这个病人死在手术台上。

    好在最后病人的情况稳定了。

    她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时间到了晚上六点半。

    “我得回家了。”司琼枝匆忙对老师和裴诚道,“家里有点事。”

    裴诚衣裳也没换,追出来问她“家里怎么了”

    “也没大事,就是我答应了玉藻,今天要回去陪她吃晚饭。”司琼枝道,“我这就要失约了,得走了。”

    她不是主治医生,也不是护士,留在这里没什么用。

    裴诚看了眼手表,道“我这里走不开,要不我回头去接你吃宵夜”

    “你先忙。”司琼枝道,“明天见,周末去我家吃饭。”

    大庭广众之下,裴诚拉了下她的手,重重捏了两下,表达他的不满“我晚上去找你。”

    他们俩刚谈恋爱不久,相处下来没什么别扭,倒好像是老夫老妻那样相互理解,裴诚觉得再这么下去,心态都要苍老了,还不如他父母浪漫。

    司琼枝失笑。

    “那好,我先走了。”她笑道。

    她匆匆忙忙回到家,准备去见玉藻时,却听到门口的副官对她道“三小姐,玉藻小姐和五姨太去医院接您了。”

    司琼枝的脑子里嗡了下。

    “你说什么”她厉声问,声音陡然破了音,吓了副官一跳。

    副官被吓懵了,怔怔看着她。

    “快去找”司琼枝一顿之后,声音更高,“你去叫上十个人,沿途寻找她们,快点。”

    大哥让她提防的。

    她昨天感觉五姨太有点异常,突然巴结玉藻,却也没往深处想。

    如今

    她还以为,可以过几天,多观察五姨太一段时间再下决定。

    她对自己的判断没有很足的信心。

    如果是顾轻舟,察觉到了蛛丝马迹,立马就会做防御。

    司琼枝却没有,她担心自己误会了五姨太,毕竟这是她父亲屋子里的人。

    “走,咱们回医院,一路上要慢慢开。到处看看。”司琼枝道。

    副官道是。

    其实,司琼枝刚刚离开医院路过第二个路口时,就跟五姨太和玉藻的汽车错身而过了。

    开车的副官留意到了,对五姨太道“那好像是三小姐的汽车。”

    五姨太回头看了眼,笑道“不是。”

    副官只是惊鸿一瞥,没有特意回头去瞧,见五姨太说得斩钉截铁,他只是作罢,也没有放在心上。

    出门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等到了医院,玉藻立马去找司琼枝,五姨太跟她一起问路,问到了肿瘤科室。

    护士告诉她们,司琼枝刚走。

    玉藻很失望“姑姑先回去了,咱们错过了。”

    五姨太半蹲下身子,和她平视“大小姐,你不要难过了。咱们去吃冰淇淋,好吗”

    玉藻咽了下口水。

    她犹豫了下,说“不了,姑姑说晚上不能吃冰淇淋,会吃坏肚子的。”

    “少吃一点,就吃不坏。”五姨太笑道,然后她压低了声音,偷偷跟玉藻说,“咱们不告诉姑姑,好吗”

    玉藻到底只是个五岁的孩子。

    她很喜欢五姨太,因为五姨太花彦的气质沉稳,有点像顾轻舟;而她的身材和衣着,也偶然跟顾轻舟类似。

    玉藻看到她,总会把她当成顾轻舟的替代,下意识把对顾轻舟的感情和信任,嫁接到了她身上。“那好,我们偷偷的。”玉藻也低声,且愉快的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