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1章 相反的梦
    ,精彩小说免费!

    海风很大,男人迎风而立,咸湿的空气在他脸上落下了湿濡。

    他不知自己是否落泪了。

    “第二个失败了......”他想。

    筹划这么多年,手下的人能做事,可为什么一到生死关头,他们总会手软?

    上一次是徐歧贞,这次是裴谳。

    他们失败了,还不知错,还要辩解说:那都只是孩子啊。

    他们在那些孩子身边,看着那些孩子们长大。稍微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觉得那些孩子可爱、无辜。

    可谁人无辜?

    男人突然有点寂寞,这条路他走了二十多年,他费尽心思强化手下人的仇恨,让他们成为楔入仇人骨肉里的钉子。

    可这些钉子,被仇人的骨肉包裹,反而成了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当拔出的时候,仇人还没有痛,钉子们先崩溃了。

    他们一个个辩解。

    “没有人可以替我们原谅仇人。如果不能一起走到最后,那么就先消失吧。”男人有点伤感的想。

    最终,从裴家逃出来的孙叔,为了防止他被找到,提前暴露计划,男人杀了人,叫人把他剁碎了丢到海里喂鱼。

    他不想听任何的辩解。

    带血的仇恨,只能用血来填补,没有任何其他的余地。

    而身负大仇却软弱的人,都该死。

    顾轻舟这天晚上,做了个噩梦。

    她一下子从梦里惊醒。

    司行霈在她身边,睡着安稳成熟。顾轻舟每次看到他这样,心情是格外的踏实。

    这才是正常生活该有的样子。

    她下床时,床微微动了下,司行霈这才醒过来,问她:“渴了吗?别动,我去倒水。”

    顾轻舟摇摇头:“不是的,我有点热,想去洗个澡。”

    司行霈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背,发现果然后背全部汗湿了,额头也湿漉漉的。

    他道:“我来。”

    他抱起了顾轻舟。

    顾轻舟失笑:“我太重了,你别闪了腰。”

    司行霈道:“你骂谁呢?”

    他一身力气,抱个孕妇很轻松。

    他把顾轻舟放在浴室外面的小沙发上,自己进去放水。

    他问:“怎么突然这样热?”

    “孕妇的体温原本就很高,现在都夏天了,能不热吗?”顾轻舟道。

    司行霈端详她,问道:“有什么事吗?”

    顾轻舟叹了口气:“我做了个梦,梦到有只猛兽追我,我不停的跑,然后......”

    她说不下去了。

    一个孕妇不停的奔跑,后面让顾轻舟崩溃的梦境,肯定是血淋淋的。

    “没事,做梦而已。”司行霈搂了她的肩膀,“梦都是反的。你要是睡不着,我给你唱个小曲好不好?”

    顾轻舟抬起头。

    她唇角抽了抽:“师座,您饶了我吧!”

    司行霈不悦:“怎么了?我唱曲很好听的,你等着,我起个调子。你想听清雅的,还是荤的?”

    “我想你饶了我。”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觉得太太不识货,很是遗憾。

    他帮顾轻舟洗澡,又替她擦了头发,就到了早晨的五点多,天都要亮了。

    顾轻舟一夜不能成眠,这会儿才觉得困倦。

    司行霈陪着她,睡到了中午十一点半。

    午饭的时候,玉藻问顾轻舟:“姆妈,下午去海边游泳吗?”

    顾轻舟道:“不去了,天太热。让你阿爸带你去。”

    玉藻有点失望。

    顾轻舟就道:“如果你不想游泳,咱们可以出门逛街,吃点好吃的。”

    玉藻立马道:“我要去吃好吃的。”

    顾轻舟笑了起来:“馋嘴猫。你要睡了午觉,咱们下午三点多再去。”

    司行霈道:“吃了东西去看电影。再过些时日,咱们的电影也能上映了。”

    他投资电影也有段时间了,第一部好像拍得不错。

    电影院也建好了,目前还在疏通空气,要不然里面的油漆刺鼻。

    “真好。”玉藻道,“阿爸,我也要去演电影。”

    “胡闹,司家的大小姐怎么能去演电影?”司行霈道。

    顾轻舟道:“现在社会不同了,电影明星也挺.......”

    “那估计这一代不行。”司行霈打断了她的话,“至少要等到咱们孙儿辈那一代,人家才会觉得,电影明星挺不错。”

    顾轻舟:“......”

    他们一家三口,等下午稍微凉快了点,就出门去了。

    吃了晚饭,就去看了场电影。

    顾轻舟坐在中间的位置,却隐约听到后面有年轻男女吵架的声音。

    散场的时候,司行霈抱着玉藻,牵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慢慢往外走,突然感觉有人撞她。

    她急忙一躲。

    她没留意到,这一躲反而撞到了小孩子。

    小孩子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整个电影院有点乱,顾轻舟看到方才想要撞她的,是那个吵架的年轻女孩子,她正气冲冲往外走。

    她的男伴急忙追出去。

    后来,众人退到了电影院外,小孩子的母亲看到顾轻舟大着肚子,没有管自己孩子的哭闹,反而对顾轻舟很歉意:“您没事吧?他顽皮到处乱跑,是不是撞到了您?”

    这位母亲涵养极好。

    顾轻舟很不好意思:“不,是我撞到了他。”

    男孩子顿时大哭:“我就说,不是我撞的她,是她撞了我。”

    孩子的母亲想要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在公共场合喧哗。

    她把孩子拉到了旁边。

    顾轻舟道:“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孩子的母亲说没事,又道:“您别担心了,他皮实得狠。”

    顾轻舟见他们母子衣着华贵,又是一口中国官话,非要说什么赔钱,有点像打发下人,她只得再三道歉。

    上了汽车,顾轻舟扶了自己的肚子,感觉有点疼。

    当时她是直接撞到了那男孩子的头上,把人家都撞到了。

    “司行霈,别回家了,去趟医院。”顾轻舟道,“我感觉不太好。”

    司行霈吓了一跳。

    “真的撞到了?”他满眸紧张。

    因撞了顾轻舟的那个孩子,看上去像是耍赖,司行霈还以为是那孩子碰瓷,顾轻舟只是谦逊,才说是她撞了,顶多碰到了那孩子。

    不成想......

    玉藻也很紧张。

    到了医院,医生给顾轻舟做了检查。一场虚惊,没什么大碍,顾轻舟的肚子当时有点疼,可到了医院就没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