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6章 苏州旧事
    当初怎么决定来新加坡的

    阮大太太道“是老爷回来提了。他说外头朋友聚会,说起迁移,多拖一天怕是将来什么也带不走。

    大家都说去哪里,就说到了新加坡,不少人约好了。咱们来了之后,不是陆陆续续也有其他人来吗

    我们跟徐家也没商量,是收拾好了之后,订好了邮轮,才知道徐家是同一艘船。因为阿绍的事,我们那段时间和徐家不怎么走动了。”

    她是不清楚的。

    阮家迁移的决定,不是她做的,而是她丈夫。

    她丈夫回来跟他们解释为什么会要迁移、打算迁移到哪里去、为什么要选择哪里,却独独不会专门去说谁告诉他的。

    因为这个不重要。

    而且,她丈夫自己也未必知道是谁告诉的。

    当时在聚会,那么多人,有人随口一提,后面就有人接话,讨论了起来。

    至于谁最先提的,阮大太太觉得根本没人留意。

    “也是。”顾轻舟沉吟。

    阮大太太道“咱们来到了新加坡,的确出了点事,不过最近都消停了。司太太,你也莫要担心我们。”

    说起来,阮家没什么大损失。

    徐歧贞想要杀阮燕峰,但没有成功;有人挑拨说阮大太太逼死了徐培,然而徐家和阮家其他人都不太相信。

    最近的事件里,阮家是最有惊无险的。

    阮大太太才能轻飘飘的说“都消停了”,但对裴家和徐家来说,至亲的人去世,许是永远也过不去了。

    “怎么会不担心”顾轻舟道,“我总预感徐培的死有蹊跷。”

    她说到了这里,自己又想起了一件事。

    她问阮大太太“以前佳寒少爷对我说,你们和徐家是至交,两家关系非常好,还一起在苏州开过厂。

    后来呢你们原本就是苏州人,还是单纯去苏州做生意苏州的厂子,是什么时候开的,什么时候关的”

    阮大太太脸色骤然一变。

    她的唇略微有点白。

    顾轻舟没想到自己这个问题,会让她失色,心中隐约触摸到了什么。

    阮大太太眼神开始躲闪,支吾道“很多年了吧我们家跟很多人家合伙做过生意的。我们祖籍就是南京,去别的地方做买卖,总要跟人合伙,一起承担风险。

    和徐家在苏州开厂,当时也是诸多生意之一,没有特别跟他们家关系很好。”

    顾轻舟看着她的慌乱,并没有戳破。

    她点点头“是这个道理,做买卖要多收益、少风险。”

    然后,顾轻舟又问“那你们家,跟裴家做过买卖吗徐家呢,他们跟裴家有过生意往来吗”

    阮大太太就推诿“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她不想谈的意思很明显,顾轻舟也不好死缠着她。

    顾轻舟站起身“不好意思大太太,我今天问得有点多。”

    阮大太太含混点了点。

    她也站起身,准备送走顾轻舟,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司太太,你说的苏州那厂子,出了件大事。你问什么时候,当时你公公司督军就是在苏州驻守的,他也是从苏州发迹的,这个你知道吗”

    这回,轮到顾轻舟吃惊了。

    阮大太太道“你救过佳寒的命,又是阿绍的亲人,心思比咱们更细腻,你既然问到了,肯定是有什么不妥。

    我不想家里人再出事了,再说那件事过去二十多年了,当初善后的时候,阮家和徐家做得很敞亮,我们也没啥值得讳莫如深的。”

    顾轻舟就重新坐下。

    阮大太太从头说起。

    陈年旧事,说起来真是话长。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外头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佣人很为难“大太太,司先生来了,非要见他太太”

    阮大太太的话被打断。

    顾轻舟尴尬道“他总是这样。”

    她对佣人道“你去告诉他,让他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阮大太太道“请司先生进来吧,我该说的都说完了。”

    顿了顿,阮大太太又道“真是陈年旧事。你如果不问,我几乎都想不起这件事来。如果你以后哪里不太懂,再来问我。”

    顾轻舟点头。

    很快,司行霈就来了。

    他跟阮大太太寒暄“天都黑了,她一个孕妇,我怕她饿了。”

    阮大太太忍不住笑了“司先生疼太太,你们年轻人恩爱。”

    顾轻舟笑了笑。

    他们和阮大太太告辞。

    上了汽车,顾轻舟闻到了一股子清甜的红豆味,不由咽了下唾沫。

    同时,胃抽了下。

    光顾着说话,她真的很饿了。

    司行霈伸手,从后座拿了一个袋子给她“吃点填补,回家再吃饭。”

    顾轻舟笑道“你真体贴。”

    司行霈斜睨她“你很意外吗”

    顾轻舟打开了袋子,看到里面有新鲜出炉的红豆面包,还有几块其他的小点心。

    她用力咬了面包,咬下一大口。

    一边咀嚼,她一边道“不意外。你对我是最好的,我都知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丈夫。”

    “一个面包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丈夫你也太好骗了,是不是怀孕把脑子耗完了,现在只剩下个空壳了”司行霈问。

    他虽然如此调侃顾轻舟,唇角却不由自主的上扬,有个压抑不住的弧度。

    可见心情是很愉悦的。

    他还说顾轻舟容易被取悦,其实真正容易被取悦的人是他。

    “倒也不是空壳,还剩下你嘛。”顾轻舟口齿不清,一说话就满口的红豆和面包的清香。

    司行霈再也忍不住笑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不管她长到多大,仍觉得她是他的小姑娘。

    司行霈心里放着她的地方,总是很柔软。

    “真好哄啊。”顾轻舟又咬了一口,“有点出息行吗,司师座”

    司行霈就捏她的鼻子。

    顾轻舟连忙打开他的手“你好好开车。你车上还有个孕妇呢,一只手离开方向盘,你这是不负责任。”

    司行霈果然把手收回,并威胁道“回家收拾你。”

    顾轻舟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有恃无恐,并不怕他。

    闹了片刻,司行霈才问她,阮大太太跟她说了些什么。

    顾轻舟如实告诉了司行霈。

    “她说,当年在苏州,他们家和徐家开了个工厂,后来出事了,死了不少人。正好那时候在苏州驻军的是阿爸。”顾轻舟说。

    司行霈蹙眉“你怀疑有人死了亲属,特意来报仇”“这件事,至少把阮家、徐家和司家联系到了一起。至于裴家,阮家至今跟裴家不太熟,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他们不知道当时裴家在做什么。”顾轻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