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2章 皇室的公主
    颜子清从英国回来,只把此事告诉了顾轻舟。

    这是徐歧贞自己的选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徐姐很有主见,顺从她的意思,给她反悔的机会,然后营造安全健康的环境给她待产,这样就足够了。”顾轻舟评价道。

    司行霈不屑撇撇嘴,在一旁幸灾乐祸:“老三,你这可不行!女人你放她走,将来就可能不是你的。你问问轻舟,我为了撬她,

    用了多少手段,哪一个是放了她离开我的?”

    顾轻舟:“......”

    颜子清被他得愣了愣,很显然这位对女人没经验,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和徐歧贞的未来。

    司行霈那时候的笃定,是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顾轻舟。

    “......你不早?”颜子清道,“难道我去把人接回来?”

    “我又不知道你是为了这事。”司行霈道,“再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孩子都有两个,对付女人还能没点手段吗?我还以为你心里

    有谱,这才没提。”

    颜子清的肠子都悔青了。

    他暗自愤懑了片刻,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司行霈这是在幸灾乐祸。

    真是个讨厌的人呐!

    “你对女人这么有手段,年轻时风流韵事不少吧?”颜子清也给他上眼药。

    顾轻舟就似笑非笑看着司行霈。

    司行霈脸不红心不跳:“没有,我清清白白的。我手段高,那是因为我聪明绝伦,你不要嫉妒。”

    颜子清没有败在徐歧贞手里,而是败在了司行霈的厚脸皮之下。

    他离开之后,顾轻舟突然往司行霈怀里一坐。

    她很少这样撒娇。

    如今身子沉重,她反而这般,司行霈就抱紧了她,笑问她:“太太要做什么?”

    “你老实讲,你追过谁?”顾轻舟问。

    司行霈想,这不是扯淡么?他那时候是显赫一方的少帅,多少女人疯了似的投怀送抱,还用他去追?

    而显然,他是知道什么话会惹太太不高兴,什么话能让太太开心的。

    司行霈此生就追过顾轻舟,也只想哄她高兴,就道:“没有。”

    “撒谎吗?”顾轻舟捏了他的两只耳朵,“实话。”

    “真没有。”司行霈道,“你这是要严刑逼供吗?那好,我。”

    顾轻舟:“......”

    一点原则也没有的男人。

    “那时候,真还有一个。”司行霈道,“之所以想要追她,因为她是神女......”

    顾轻舟听到了这里,就知道他是在胡扯了。

    “她身上香香的,总有玫瑰的味道,我第一次扑在她身上,就想这女人我得要了,真好闻.......”司行霈絮絮叨叨。

    顾轻舟就笑着要捂住他的嘴:“你怪恶心人的。”

    司行霈亲了亲她的掌心。

    顾轻舟一阵酥麻,就松了手。

    “现在还是好香。”司行霈道,“真好闻。”

    顾轻舟忍不住抿唇笑了。

    他们闹了很久,司行霈承诺明天带顾轻舟去打鱼。

    半夜的时候,顾轻舟睡不着。

    司行霈就慢慢睡,明天还要出去玩呢,得精力充沛。

    “打好了,我给你做。”司行霈道,“我做鱼的手艺如何?”

    司行霈不管做什么菜,都是最适合顾轻舟口味的。

    她一听这话,就下意识分泌唾液。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司行霈道:“厨房每天都储备了新鲜的活鱼,我去做点鱼片粥,你吃了再睡。”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好。”

    她也去厨房。

    当然,厨房的事她帮不上忙,就在旁边围观。

    司行霈做事娴熟,很快就把粥炖好了。

    半个时后,顾轻舟和司行霈坐在餐厅喝粥。

    司琼枝下班回来了。

    顾轻舟看了眼手表,问她:“刚下班吗?我们煮了宵夜,你要吃吗?”

    司琼枝似乎很疲倦,有气无力的:“要。”

    司行霈给她盛了一碗。

    司琼枝接过,一边喝粥一边走神,显得满腹心事。

    顾轻舟见状,就问她:“琼枝,出了什么事吗?”

    “这倒没有。”司琼枝道,“就是那个讨厌的伊莎贝尔,她又回来了,真是......”

    顾轻舟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伊莎贝尔?哪国人?”顾轻舟问。

    司琼枝好像被这句话逗笑了。

    “哪国都不是,没国!”她道,“就她那样的,还好意思自称公主,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公主?”顾轻舟很敏锐,当即听出了话音,就问司琼枝,“是马来皇室的人吗?”

    司琼枝点头。

    马来皇室靠英国人的俸禄过日子,既没有行政权也没有军事权,就靠着英国人的赏赐和马来皇室的虚名度日。

    就这样的人,她还总是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之前马来皇室的一位亲王生病,是裴诚主治的,那时候伊莎贝尔来探病,就看上了裴诚,对他百般讨好。

    那位公主是混血儿,继承了她母亲白色的肌肤,非常漂亮。

    裴诚不为所动。

    那是司琼枝对他有好感的开端,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而已。

    “她欺负你了吗?”司行霈也问,“如果她欺负了你,就揍她。马来皇室敢抗议,我就揍他们。”

    顾轻舟踢了他一脚:“你土匪啊?”

    司琼枝却被她哥哥逗笑。

    “她这次也还不是自己生病,而是陪同弗尔斯姐来的。”司琼枝道。

    顾轻舟问:“新加坡现任的英国总督,也是姓弗尔斯。”

    “对,就是英国总督的女儿,她跟伊莎贝尔关系很好。”司琼枝道,“就是有这一层,我不想跟她们闹得太僵。”

    “她们真的欺负了你?”顾轻舟问。

    司琼枝道:“倒也不至于,她们也不敢的,就是很麻烦,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要那样。

    正好弗尔斯姐是我的病人,我又不能交给其他人。伊莎贝尔一来就听了我和裴诚的关系,你想想她的嘴脸。”

    顾轻舟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翌日,顾轻舟和司行霈去钓鱼,然后又去街上吃饭。

    他们因为钓鱼,故而来的比较偏,吃饭的餐厅也偏,比较破。

    他们刚坐下点了菜,顾轻舟就看到一个头上裹着丝巾、戴着墨镜,又戴了大遮阳帽的女人进来。

    她坐下之后,这才鬼鬼祟祟摘了墨镜。

    她有一双湖蓝色的眼睛,很别致好看。

    而她对面的人,顾轻舟则是见过的。

    “司行霈,你看。”顾轻舟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司行霈一脚,“那个从头包裹到尾的人,是不是琼枝的马来皇室的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