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0章 见面说
    夏千予的事,新加坡还是传得人尽皆知,颜家被波及。

    这个故事,不仅有女主角,还有“男主角”,也就是顾轻舟的丈夫司行霈。

    夏千予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出事之后,颜家第一时间把夏千予给赶了出去,丝毫不留情面,为什么?

    因为司行霈。

    司行霈在明知有桃花运的情况下,邀请了自己的大舅子、姨子,一起去看戏,而且发动众人围观。

    他这态度,震慑了很多人。

    如此恶毒又冷心冷肺,令人印象深刻。

    往后的日子里,不管哪个女人如何鬼迷心窍,也不敢对司行霈动半点心思。

    顾轻舟的婚姻,因此连外面的诱惑也没了,司行霈自己动手斩断了所有的烂桃花。

    “夏千予牺牲了自己,给我的婚姻上了一道保护锁。”顾轻舟每每想起,也是啼笑皆非。

    而司行霈,对此并不在意。

    他眼里的顾轻舟是最好的,全世界挑不出第二个来。

    再,他除了有顾轻舟,还有玉藻。

    他有那么可爱懂事又漂亮的闺女,怎么也要树立好父亲的威望。

    若他将来的女婿也搞乱男女关系,玉藻伤心时,他用什么立场去毙了那女婿?

    他要自身高洁,那么他女儿绝不会找比他差的男人,将来肯定会幸福。

    这是父亲的义务。

    除了女儿,他即将要有三个儿子,他也想给他们做出榜样。

    如果都学了他年轻的时候,轻舟将来要气死,甚至会想她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养育他们。

    兜兜转转的,还是为了顾轻舟、为了玉藻,三个儿子顺带着管一管得了。

    他也把此话告诉了顾轻舟。

    顾轻舟没有当他开玩笑,心里很感动。

    “司行霈,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料想此人绝不会对生活认真,也不会对家庭认真。可到头来,最用心的人是你。”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嘴巴这么甜,是抹了蜜吗?我尝尝......”

    顾轻舟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几天得闲,司行霈在家除了带孩子就是做饭,傍晚的时候陪顾轻舟散步。

    已经快到了新加坡的夏天,天气又炎热了起来,只有早晚的风是凉爽宜人的。

    司行霈的火油,第一批炼制成功了,自己的飞机先试用,比买的还要好。

    故而他常跟颜子清接触,想用颜家的船舶。

    颜家是专门干走私行当的,他们家的船舶有各国海港的通行证,不需要检查,这点司行霈羡慕不已。

    颜子清因此也常来司家。

    “轻舟,你如果没事的话,去陪陪老爷子。”颜子清道,“他这些日子心情不太好。”

    “是舍不得夏千予吗?”顾轻舟问。

    颜子清道:“倒也不是,是想起了其他人。当初不出事,依照老爷子的性格,是不会把夏千予接到家里养,最多是送她出去念书

    ,替她谋个前途。”

    顾轻舟就点点头。

    她早上出门,带着玉藻,又让两个乳娘带着她那一岁多的两个儿子,一起去了颜家。

    颜家还有两个孩子。

    孩子们凑在一起,简直要把家里弄翻天了,颜老的心情也稍微好转。

    下午三点多,顾轻舟准备带着孩子们回去,佣人进来对颜老道:“有位徐姐,她来找三爷。”

    颜老一听,就知道是徐歧贞。

    他尚未发话,颜恺就大声道:“徐老师来了!”

    颜恺兴高采烈往外跑,颜棋也急急忙忙跟上去。

    这两个孩子,很喜欢徐老师。

    顾轻舟在身后喊:“慢点跑,别摔了。”

    佣人追了出去。

    顾轻舟就对义父道:“三哥不在家,我去看看吧,也许徐姐有什么要紧事。”

    颜老不可能去见徐歧贞这种辈。

    他点点头。

    顾轻舟身子沉,走路不快。等她盯着半下午的炎炎烈日到了大门口时,颜棋和颜恺已经把徐歧贞团团围住了。

    徐歧贞半蹲了身子,替颜恺和颜棋擦汗,又整了整他们的衣衫。

    她看到了顾轻舟,表情诧异。

    “徐姐,三哥不在家,你有什么要紧事,需要留个口信给他吗?”顾轻舟问。

    徐歧贞不看她。

    对于顾轻舟,徐歧贞始终介怀。她介怀的态度不是大怒,而是不理。

    颜恺和颜棋一左一右拉住了徐歧贞,徐歧贞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又把颜棋往怀里揽,半晌才对顾轻舟道:“我没什么事。您转

    告三爷,就我来了,让他给我打电话,他知道的。”

    “那好,晚夕等三哥回来,我会转告他。”顾轻舟道。

    徐歧贞的话完了,站起身就要走。

    颜棋死死拉住了她,言语混乱道:“老师,老师吃冰淇淋,还有书......”

    徐歧贞苦笑了下。

    她道:“等下次,老师再带你去买书和冰淇淋。”

    她临走的时候,冲顾轻舟笑了下。

    顾轻舟邀请她进去坐坐,被她拒绝了。

    她的口信,顾轻舟也告诉了颜老。

    这天颜子清很晚才回来,顾轻舟已经离开了,佣人把这话转告给了颜子清。

    颜子清知道徐歧贞是后悔了。

    他淡淡笑了下,气定神闲。这次是徐歧贞来找他的,不是他求她,故而他比较镇定。

    时间太晚,他是拖到了第二天上午,他睡醒了之后,才给徐歧贞打了电话。

    “见面吧。”徐歧贞的声音很低,“我要马上见到你。”

    她了一个饭店的名字。

    她已经开好了房间。

    颜子清在电话那头笑了:“徐姐,你这么热情啊?怎么好让付房钱?我回头去跟老板一声。”

    徐歧贞那边挂了电话。

    颜子清洗澡更衣,把自己狠狠收拾了一通,收拾出了模样,这才去了饭店。

    一进门,他看到徐歧贞端坐,脸色很憔悴。

    “怎么了?”颜子清问。

    徐歧贞这样,不像是来寻欢的。

    “我找你到这里来,是怕隔墙有耳。”徐歧贞道,“我有个东西,给你过目。”

    罢,她掏出一张纸给你颜子清。

    颜子清看到了医院的名字。

    他心里猛然有什么念头呼之欲出。

    然后,他慢慢看完,果然如他所料,徐歧贞怀孕了。

    “怎么办?”她问颜子清,“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