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8章 事发
    ,!

    颜家的船当天夜里返程。

    凌晨四点多,众人就回到了新加坡,每个人都忍住,一下船就迫不及待凑在一起议论。

    “为了勾引司家的那位先生。”

    这是毋庸置疑的。

    房间是夏千予安排的。

    隔壁房间的欢愉,说起来很有表演的痕迹,谁能叫得那么急切?

    这跟下药一样。

    听到那样的声音,没人能忍住自己的本能。

    夏千予出现,只裹了浴巾。

    假如那个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而且是个顶普通的男人,第一件事就是抱紧她,因为她投怀送抱的姿态已经做得很明显了,是送上门的肉。

    “夏千予也是颜家的义女,司先生的太太也是颜家的义女,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司先生叫人去的,他早就知道了,就等着夏千予出丑。”

    这些流言蜚语之外,还有男士凑在一起,悄悄问:“夏小姐身材怎样?”

    “有点小。”

    众人就哄堂大笑。

    顾轻舟早上还没有起床,就被人抱住了,温热的气息凑在她的唇瓣。

    她微讶,问:“几点了?”

    她只当自己睡过了头,还以为到了下午。

    不成想,司行霈轻笑道:“睡吧,才早上五点。”

    顾轻舟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慢慢坐了起来,借助微薄的晨曦,去看司行霈的脸。

    他表情很平静,不像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这么早回来,没事吧?”顾轻舟又端详他的衣着,看到他连衣裳也没换,一夜未睡的样子,不免提了心,“你们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司行霈道,“真的,我们全部没做什么。”

    这话很奇怪。

    “全部......是什么意思?”

    “就是夏小姐当众宽衣,我们十几个男的全看到了,但没人对她做什么,都很有礼貌。”司行霈道。

    顾轻舟整个人一滞。

    她舌头有点木,说话也不太自然,问司行霈:“怎么会闹成这样?”

    司行霈就把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她,丝毫不隐瞒。

    “......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肯定会有所图谋。”司行霈道,“所以找几个人去看乐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顾轻舟:“......”

    她拍了下司行霈的胳膊,道:“这不怪你,是她自找的。自作孽不可活。”

    司行霈笑道:“太太明事理。”

    顾轻舟道:“难道我一直蛮不讲理吗?”

    “对我,是的。”司行霈道。

    顾轻舟轻轻打了他的肩头一下。

    继而她又叹气。

    司行霈问她怎么了。

    顾轻舟拉了他的手,斜倚着床头,轻轻摩挲着他的手掌,这才是她最大的依靠:“是在想义父。夏千予这么一闹,义父跟着丢脸。

    义父之前跟我说过,他给夏千予留了一大笔陪嫁。他对夏千予的情分,夏千予一点也看不出来。

    夏千予到义父身边的时候,不是三岁毛孩子,她有了自己的思想。教育没什么意义,改不了的,只能潜移默化,要不然嘴皮子说掉一层,也只是落个嘴碎,徒添烦人劲。

    义父有大智慧,他也是遵从了这一点,他很少说教,只是关心她,给予她家庭的温暖。

    时间考验人心,夏千予从未感激过颜家对她的庇护,也不媳义父和三哥给她的家庭。她需要的是身份、钱财,用来铺张,让人恭维她。

    说到底,是个自私自利又虚荣心胜的女孩子。早点发现,早点止损,倒也没什么。可义父的颜面,还是被她弄得一败涂地。”

    司行霈看了眼自己的爱妻。

    他的妻子是个很通透的人。

    聪明的人,多半都通透。而颜老一生见多识广,知道精明的人常有,通透的人难得,故而他才那么喜欢顾轻舟。

    颜老喜欢顾轻舟的智慧,也喜欢她这份豁达。

    “颜老心中,肯定是早有准备。”司行霈笑道,“你莫要担心。”

    顾轻舟颔首。

    夏千予脸色惨白。

    她开始怀疑,自己从前自以为聪明的做作,难道在别人看来都很愚昧吗?

    她在自家的时候,讨好主母,主母不为所动;讨好父亲,父亲心如铁石;讨好颜老,颜老态度冷淡。

    她很难发现别人对她的好。

    在她眼里,所有人都亏欠她的。她的讨好,都是无用功。

    她没有哭,忍着眼泪回到了颜家。

    她回来的时候,才早上六点多。颜老这个时候肯定还没有醒,他晚上睡得迟,早上也起得迟。

    而颜子清,晚上偶然会玩通宵,不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床的。

    夏千予用宽檐帽盖住了脸,准备回自己的院子。

    她从小路偷偷溜回去。

    这条路,是去厨房的。

    不成想,她刚走到了一半,就遇到了颜恺和颜棋。

    两个小鬼精神充沛,早早就起来了。这会儿去厨房觅食,正好遇到了夏千予。

    夏千予讨厌死孩子了。

    她不喜欢颜恺,觉得他活泼过头惹人嫌;她也讨厌颜棋,颜家若没有她,就真的一个女孩子都没有,也许颜老会更加珍视夏千予呢?

    “姑姑,邮轮好玩吗?你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颜恺丝毫不会看人脸色,堵住了夏千予,笑嘻嘻问道。

    夏千予真想扇他一巴掌,把他这痴呆一样幼稚的笑脸给打烂。

    “滚开。”她低声道。

    颜恺显然不太懂,上前就要翻她的包:“姑姑,我要吃蛋糕。”

    夏千予忍到了极致。

    她从昨晚那一幕开始,心里就是滔天的盛怒,此刻涌上了心头,让她的情绪无法自控。

    她扬起手,重重扇了颜恺一巴掌。

    颜恺被她打懵了。

    颜棋很维护哥哥,当即就扑了上去,抱住了夏千予的腿。

    夏千予立马揪住了她的领子,厉喝道:“你这个小孽畜,我怎么不把你弄死?以前打你是打轻了。”

    她想要再次扇颜棋的时候,突然有双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颜子清面如寒铁,牙关咬得死死的,用力把夏千予往旁边一甩。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真是不敢相信。

    他刚应酬回来,打了一夜的牌,打算吃点东西再睡觉。

    颜家的人礼数不算多,颜子清也不是非要佣人把东西端给他才能吃。

    饿了的时候,他会和孩子们一样,亲自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吃上刚出锅的,而不是等佣人折腾来折腾去的。

    结果,他就遇到了这一幕。

    他的眼睛差点瞪出血来。

    他亲眼看到夏千予打了颜恺,又亲耳听到了她的威胁。颜子清整个人都要发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