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7章 迷魂药
    ,!

    司行霈的态度,是很平淡不过的。

    夏千予在他身边,不由的紧张,所有的准备都有点失态。

    她掌心一层层冒汗。

    司行霈身上,有很温暖炙热的气息。并肩一起走,几乎能感受到暖烘烘的气息从他衣服里透出来。

    若是被他抱个满怀,那一定是滚烫的。

    夏千予的呼吸有点紧。

    她试图观察他的表情,却又不敢,只得一路低头,把司行霈领到了邮轮顶层的船舱。

    顶层有四个豪华船舱,价格是其他船舱的十倍,视线更好,船舱却不是很大。

    夏千予开门,双手轻微发抖:“司师座,这是您的船舱,您喜欢吗?”

    司行霈扫了眼,漫不经心道:“喜欢。”

    “喜欢”二字,似滚烫的钉子,直直刺入了夏千予的心,她顿时双颊通红,就连耳朵也红透了。

    好像听到心上人的告白。

    司行霈没看她,怕自己失控,把这女人的头拧下来,倒一倒她脑子里的水。

    夏千予安排完毕,落荒而逃。

    她去了隔壁的船舱。

    一进门,她就死死捂住了脸,然后低低笑出声。

    司行霈在船舱里检查了一圈,没什么发现,倒是隔壁船舱卫生间有人放水洗脸的声音,一清二楚。

    他也不知道夏千予会出什么鬼主意,故而就打算先下手为强,给她一点教训。

    他下去,在邮轮的舞厅里找到了顾绍和顾缨。

    顾缨已经跟数名名媛交谈了起来,看上去相谈甚欢,人家挺热情的。

    司行霈就冲顾缨和顾绍分别招招手。

    顾绍对他这种唤狗一样的方式很不满,却又无可奈何,走到了他身边;顾缨则愣在当场,好像课堂上睡觉被密斯点名的学生,又是惊悚又是尴尬。

    好半晌,顾缨才慢慢挪过来。

    司行霈对她道:“你等会儿跟至少十个人说,今天是夏小姐的生日,你们要给她惊喜,在顶楼第二间房里。”

    顾缨道:“你怎么知道?”

    “我自己编的,我能不知道吗?”司行霈道。

    顾缨:“......”

    她挣扎:“可她们都是夏小姐的朋友,这种谎言一说就穿帮,到时候我怎么圆?我若是撒谎,以后我怎么混?”

    “谁管你?”司行霈道,“你照做就是。”

    顾缨几乎要哭。

    这土匪一样的司行霈,简直是阎王在世。

    顾缨求助般看向了顾绍。

    顾绍也在心里流泪:妹妹我也被他威胁了,我自己都救不了,哪里能救你?

    兄妹俩用眼神无声交流了片刻,顾缨大着胆子:“我不干。”

    司行霈淡淡道:“你试试。”

    顾缨欲哭无泪。

    “你欺负人。”顾缨道,“我要回去告诉轻舟姐。”

    “别矫情。”司行霈道,“要不要喝点海水,脑子清楚一点?”

    顾缨连忙往顾绍身后躲,生怕司行霈真把她丢到海里。

    没有比这更混账的姐夫了。

    司行霈吩咐完毕,让顾缨和顾绍各自积聚十个人到他那船舱去,而他自己去找了玉藻。

    他带着玉藻,到处看看,又在餐厅吃了一顿好吃的。

    到了晚上八点,所有人都在餐厅或者舞厅玩乐,灯火辉煌,司行霈就带着玉藻回房睡觉了。

    玉藻玩了一整天,非常疲倦。

    “阿爸,你以前在船上玩过吗?”玉藻问他。

    司行霈道:“有啊,以前带你姆妈跳舞,那时候还有你舅舅。”

    “我也要快点长大,跟阿爸跳舞。”玉藻道。

    司行霈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乖,好好睡觉。”

    玉藻睡着了,司行霈这才出来,去了舞厅。

    他这次上船,只带了两名副官,此刻他们都在玉藻的船舱外面站着。

    夏千予看到了他,松了口气。

    她鼓起了勇气,走上前问他:“司师座,能否邀请我跳支舞?”

    司行霈点燃了一根雪茄,吐出轻雾:“不了,今天有点累。”

    夏千予表情有点尴尬。

    幸好旁边有其他人过来,邀请夏千予跳舞,化解了这点难堪。

    晚上十点左右,众人纷纷回房,舞厅的曲子也结束了,餐厅和酒水台也歇业。

    司行霈回到了夏千予给他安排好的船舱。

    夏千予走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他进门,又在门口站了约莫五分钟,确定他是回房睡觉,不会再出来,自己也进了房间。

    她在进房间之前,摇了摇手中的小金铃,声音清脆。

    司行霈的船舱不算特别大,隔音效果不好。

    顾缨和顾绍替他聚了二十几个人,大家都为了等着给夏千予惊喜,敛声屏气。

    他们也好奇,夏千予又闹什么幺蛾子。

    夏千予的生日不是今天,可没人怀疑,因为夏千予一年要过三四次生日,她总有借口,大家都不清楚她到底是哪一天生的。

    她今天大张旗鼓的请客,宾客们不疑有他。

    只是,司行霈的气场太强,所有人都靠边站着,没人敢靠近他。

    就在此时,左边的三号船舱,突然传出来奇怪的声音。

    一号船舱是夏千予自己住的,二号是司行霈,三号是一对男女。

    声音逐渐大了,也逐渐清晰。

    是男女欢愉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露骨,高昂,激烈。除了叫声,还有床撞在墙壁上的声音。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想要小声议论,被司行霈一个眼神扫过去。

    所有人都很尴尬。

    这声音持续了五分钟,就有大半的男士忍受不了,悄悄坐下来用手遮住裤裆;十分钟后,所有的男士全军覆没,包括顾绍,都狼狈的遮掩自己。

    司行霈也是正常人,故而他拉过床上的枕头,大辣辣往自己身上一盖,依旧稳坐如泰山。

    十五分钟后,女士们也心浮气躁,甚至低声议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小姐.....”

    “嘘。”顾缨看到了司行霈的脸色,当即道,“再等等,也许......”

    就在这个时候,司行霈的船舱门被人用力敲响了。

    靠近的人去开门,隔壁房间的动静也终于消停了。

    门口是夏千予。

    她正围着浴巾,头发不停的流水,全是泡沫。

    她眼睛好像被水迷得睁不开,故而她也没看到满屋子的人,直接对司行霈道:“司师座,我那个浴室怎么突然停水了,您帮我看看行吗?”

    深更半夜,在隔壁那样声音的摧残下,浴室坏了不找船员却找司师座,这个好微妙啊。

    所有人都感觉不对劲时,却见夏千予的浴巾突然就松了。

    她双手捧着厚重湿漉的头发,不知是没察觉还是没空理会,仍是喋喋不休道:“司师座......”

    她后知后觉,听到有人倒吸凉气。

    她艰难擦了擦眼睛上的水,然后就看到司行霈船舱灯火通明,也把门口的她照得透亮,满屋子的人,全部睁大了眼睛,定定看着她。

    夏千予大叫一声,浴巾也顾不上捡,一丝不挂跑回了自己的船舱里。

    司行霈这才对众人道:“戏好看吗?看完就回去吧。顾缨你留在这里睡,我去跟顾绍睡。”顾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