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5章 别有用心
    ,!

    夏千予这次是铁了心。

    她当天上午就出门了,拿了钱去找了两个人。

    “你们等着我的消息,到时候依照我的吩咐办事。”夏千予道。

    她给钱很痛快,对方连连应道:“颜小姐您放心。”

    外头的人,巴结夏千予的时候,都叫她颜小姐,而她从来不辩解,任由大家有这样的误解。

    今天她听了却觉得格外刺耳。

    “颜小姐”这三个字,再也不能安慰她,也许“司夫人”可以。

    她笑了下,转身就走了。

    从这边离开,夏千予去了阮家。

    她亲自登门,阮家有点意外,因为一直没跟颜家有什么来往。

    “我是顾缨小姐的朋友。”她笑着对阮家的人道。

    阮家众人忙请了她进门,又给她上了好茶。

    顾缨出来时,表情却说不上惊喜,反而有点疏淡:“夏小姐,您来了啊?是有什么事吗?”

    她上次回来,顾绍就叮嘱她,说夏小姐言谈举止跟顾轻舟不和睦,别太巴结她。

    顾缨不满,就把顾绍的话告诉了阮大太太,想让阮大太太帮衬她。

    不成想,阮大太太却站在顾轻舟那边,对顾缨道:“我们来新加坡的日子不长,也知道颜家没承认过夏小姐,反而是承认了司太太的义女身份。

    如果夏小姐对司太太出言不逊,怕是不太好处理。你莫要和她走得太近,免得她把你当枪使。”

    顾缨很崇拜阮大太太的,当即问怎么会。

    阮大太太说:“那些个大小姐,跟人来往可势力了,你有什么给人家图的?人家对你那么好,反常则妖。”

    反常则妖这四个字,终于灌进了顾缨那朽木一样的脑袋里。

    她承认夏千予对她的友善毫无道理,特别是夏千予还不喜欢顾轻舟的情况下。

    今天她再次登门,顾缨心里明晃晃的挂了“有妖”二字,态度就不是那么殷切了,反而带着几分提防。

    “上次咱们出海去玩,都没有尽兴。这次我想自己用船出海,邀请很多的朋友,你们也来吧?”夏千予笑道。

    顾缨道:“那当然好了。是哪一天?”

    “就后天。”

    顾缨道:“我后天应该有空。”

    “上次带过去的小姑娘玉藻,她真可爱,你也带上她吧?司太太怀了身孕,我怕是不能去邀请她。”夏千予又道。

    “带孝吗?”顾缨不解。

    “嗯,带上好了。人越多越好,你哥哥他们也去吗?”夏千予道。

    顾缨算了算,阮家有不少人呢。

    “还有司师座,你也帮我问问他吧。他可是大人物,我们邀请不动他。如果你能邀请到他,到时候你就是首席贵宾,好不好?”夏千予道。

    首席贵宾,就是夏千予朋友圈子里的贵客。

    这是极好的机会,能结交很多人。

    如果没有阮大太太那番话,顾缨该欣喜若狂了。

    此刻,她只是做出欣喜若狂的模样,不太理解夏千予的用意。

    邀请司行霈?

    好好的宴会,邀请个铁面阎王,不是自己给自己扫兴吗?

    顾缨是很怕司行霈的。

    “那我当你答应啦。”夏千予笑道,“你一定要邀请到哦,否则就是失信于人。”

    顾缨脸色微变。

    她还没答应啊。

    夏千予已经站起身,施施然走了。

    她没有回颜家,直接去了司府。

    她让佣人领了她去见顾轻舟。

    一见面,她先是问候了顾轻舟的身体,看着她气色红润,肌肤丰盈,就道:“你这胎应该是个漂亮的小闺女吧?”

    顾轻舟摸了摸肚皮,敷衍她:“还不知道呢。”

    夏千予闲聊了片刻,就对顾轻舟说明来意:“......几个朋友一起聚聚,上次我看贵府小姐很爱出海,这次也邀请她一块儿去,我保证好好照顾她,不让她有任何闪失,司太太您放心吗?”

    顾轻舟道:“这个嘛......我要问问玉藻。她是个有主见的小姑娘,做母亲的哪里能替她做主?”

    夏千予说应该的,她又说:“玉藻小姐应该是想去的,我还邀请了她姨母和舅舅。”

    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下。

    她很是不好意思,对顾轻舟道:“我当顾缨小姐是新认识的朋友,就亲自去邀请了她,免得她觉得我怠慢了她。

    我就说这次我的邮轮估计很大,想要请更多的朋友,假如她的亲戚朋友们都愿意来,我很欢迎。

    顾缨小姐就说,她会邀请阮家的人,还有司家的人。她还说,她一定会邀请到您和司师座。

    您怀孕了,只怕是晕船吧?司师座那里,也不知他会怎么想。我提前跟您说一声,怕顾缨小姐尴尬,你回头说说她,让她别较真,请不到也没事的,我不怪她。”

    她这么一番话,顾轻舟稍微有点面子,就不会让司行霈拒绝顾缨的邀请。

    这是顾轻舟娘家的体面。

    “好,我会说说的,夏小姐费心了。”顾轻舟笑道。

    她说到“费心了”三个字,语气格外轻柔。

    夏千予见计划很顺利,就高高兴兴走了。

    她觉得自己这番作为,大概是很成功的。

    她回到家里,就去找了颜子清。

    她先是很委屈,对颜子清道:“对不起三哥,上次我不该那么闹,让你难做了。”

    颜子清道:“没什么的。”

    夏千予抱怨了几句。

    颜子清听她的意思,好像她没什么错,反而是颜子清出口伤人。

    他非常失望。

    真没想到,夏千予的自私和自负到了如今这般田地。

    早知道这样,父亲就不该把她接回来。他们想要好好养育她,给她最好的生活,却把她性格里最恶毒的一面给勾出来了。

    “三哥,我想要出海散散心,找几个朋友开舞会,你能借我一条船吗?就用两天。”夏千予柔声道。

    颜子清更加失望。

    她的索求是没有底线的。如果她理亏,她是不敢要船的。

    如今她这样说,倒好像是她在给颜子清弥补她的机会,她觉得是颜子清错了,他亏待了她。

    颜子清心中一片冷冰。

    这孩子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不能不作为。

    “好不好,三哥?”夏千予又要哭了。

    颜子清道:“嗯,你去跟管家说,想要哪条船,自己去选吧。”

    夏千予大喜。

    她抱了抱颜子清:“三哥,你对我最好了,多谢你。”

    说罢,她欢欢喜喜走了,半句也没提邀请颜子清。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颜子清想到了她父亲,好像夏老四的性格并不是这样的,那夏千予到底像谁?此刻的他,还不知夏千予别有用心,只当她是贪图玩乐,享受旁人的恭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