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3章 鲜廉寡耻
    颜子清仔细想了司行霈的话,此言不差。

    可......

    这件事都过去一年多了,现在去翻旧账,哪怕是真的也抓不到证据了。

    颜棋至今不清楚,夏千予也肯定不会认错,难道他要无事生非去提此事,惹得夏千予多心吗?

    寄居的人,比较敏感,所以主人家才要心翼翼。

    不过,夏千予的确是有点不拿自己当外人.......

    从这点上看,他们对她的照顾,反而成了她的底气,她真像个作威作福的祖宗了。

    “她是老爷子领回来的,我只能算作平辈,没资格教训她。我要去问问老爷子,看他是否还要重提此事。”颜子清道。

    顾轻舟道:“过去的事,多无益了。颜棋很怕水,也很怕夏千予,这点你们没察觉吗?”

    颜子清好像真没有察觉。

    他照顾孩子的时候不多。

    “我会跟老爷子。”他道。

    顾轻舟颔首,道:“三哥,你太忙了没关系,找个可靠又有见识的佣人,多照顾孩子一点。”

    提到这个,颜子清就有点叹气。

    徐歧贞原本是挺好的家庭老师,既能照顾孩子,又能教他们学识。

    他们相处不过短短数日,颜恺已经很喜欢她了,口口声声老师长、老师短,俨然离了老师他就活不了。

    颜棋也不讨厌老师。

    是徐歧贞跟他们没这个缘分。

    她若能放下对徐培自杀的执着,也许就不会毁了自己的生活,做出想要杀人的举动了。

    “我知道了。”颜子清道。

    后来,他和司行霈一直在聊孩子,顾轻舟反而坐在旁边插不上话。

    颜子清这天回家,正好在门口遇到了夏千予。

    夏千予大包包的,买了很多东西。

    她喜欢买东西,这点颜子清和颜老并不介意,女孩子好像都很喜欢买东西。

    她每天花的钱,对普通人家来是不少的数目,对颜子清而言不过是那点零花钱,压根儿没放在心上。

    只要不涉足赌场和烟馆,颜子清和颜老都能接受。

    “三哥,你们这是去干嘛了?”夏千予热情问。

    颜棋在车上时候还好好的,甚至能跟颜子清上几句话,不成想看到了夏千予,她立马往颜恺怀里躲。

    而夏千予看到了这一幕,没有露出尴尬或者其他神色,她只是眉头一紧,眼底浮动了厌恶。

    嫌恶是轻微的,稍纵即逝的。

    颜子清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看到了,还是因为今天顾轻舟和司行霈的话,导致他疑神疑鬼。

    “我们去钓鱼了。”颜子清道。

    夏千予就笑:“水边可危险了,你带他们俩去钓鱼?我记得棋棋以前落水,还生过病呢。”

    颜子清回味她这话,觉得如果是正常人,真的推了颜棋下水,是不敢多提这茬的。

    夏千予如此大大方方的,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颜子清收敛了情绪,笑道:“还有朋友,是跟司师座和司太太一起的。”

    夏千予的表情,顿时就变了。她听到司师座三个字时,瞳仁略微缩了下,可见这个名字引发了她内心的涟漪。

    颜子清错愕。

    这姑娘是怎么回事?

    颜子清觉得太不可思议,自己先打了退堂鼓。

    他按下了满腹心事,带着众人进了门。

    晚饭之后,颜子清离开餐厅,夏千予却跟上了他。

    她委婉对颜子清道:“三哥,我听内地来的朋友,司师座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很厉害。假如他不离开,和谈之后他就是大总统了

    ,是不是?”

    这个不好。

    前提是司行霈没有离开。

    他已经离开了,再多的假设都没有意义。

    颜子清还是很保守道:“未必就是。国内军阀众多,关系复杂,司师座太年轻了。”

    “我知道的。”夏千予道,“他虽然年轻,但他父亲的权势加起来,就是足够的。”

    她到这里,双目放光,只是路灯昏暗中,颜子清没看见。

    虽然没看到夏千予脸上的狂热,颜子清还是听出了不对劲,很警惕道:“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我很崇拜他。”夏千予道,“我想这样的人,人生经验肯定丰富,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三哥,你下次若是约了他,能不能带着我去?我不打扰你们,就是在旁边坐坐,跟他学习学习。”

    颜子清心中不悦。

    他肯定自己没有多心,夏千予就是有那个意思。

    想要趁着轻舟怀孕时,打扰她的婚姻吗?

    轻舟还要叫颜子清一声三哥,颜子清岂会祸害自家姊妹?

    他听了这席话,首先是一阵反感,然后又想起司行霈颜家养了个祖宗,心里的新仇旧恨,一起浮动,顿时觉得夏千予很令人

    憎恶。

    “这可不行,司师座很忙,咱们别打扰他。”颜子清道。

    夏千予就笑道:“我不打扰,你可以先跟他嘛。你就,我很崇拜她,想一起吃顿饭,这有什么的?”

    她自负是了解男人的。

    这个时候,没有男人不虚荣。司行霈见过她,知晓她的美貌,假如她在主动了自己的“崇拜”,男人一定会飘飘然。

    颜子清什么也不会知道。

    他一向对夏千予有求必应的。

    她通过颜子清,第一次约到了司行霈,表达自己的崇拜之情,一定会在他心中留下印象。

    以后,她再自己约他。

    他一想到她尊重他的眼神,大概就会心动,然后再用“颜子清的义妹”作为遮羞布,肯见她的。

    几次约会下来,彼此摸个底,其他就都清楚了。

    夏千予已经做好了当妾的准备。

    她前段时间,见了一位内地来的太太,非常的年轻漂亮,后来她才听人,对方是老爷的七姨太。

    内地打仗,老爷丢下一大家人,带着七姨太和家产走了。如今,她是堂堂正正的太太,谁敢什么?

    新加坡并非司家祖宅,只是他们临时落脚的地方。

    司行霈将来还不知要去哪里发展。

    到时候,她的前途未必就会差。

    她母亲是太没有手段了,才输得那么惨,夏千予自负她不会的。

    “三哥,好不好?”夏千予撒娇,“你就当带着我出去见见世面嘛。”

    颜子清一直对她和颜悦色,此刻终于翻脸了,冷淡道:“不好。”

    夏千予一愣。

    颜子清冷冷道:“千予,你想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