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1章 夏千予的挑剔
    ,!

    顾绍和顾缨带着玉藻去玩,回来时多了个人,是夏千予。

    “......颜小姐说过来看看你。”顾绍道。

    顾绍前天才被颜子清找了,只当顾轻舟跟颜家的关系很好。

    夏千予是颜家的义女,顾绍没见过,顾缨却是在其他诚下见过的。

    大家都说颜老很疼这个义女。

    在新加坡,颜家说话比总督府的人都管用,更别提华民护卫司署了。

    所以,新加坡的华民不管搬过来的早晚,都明里暗里的巴结颜家。

    顾缨见过很多的名媛小姐趾高气扬,转脸看到夏千予,就笑得格外谄媚。

    他们在邮轮上遇到了夏千予和她的几个朋友,顾缨就连忙上前搭话,说她是顾轻舟的妹妹。

    夏千予眼高于顶,对顾缨倒还不错。

    尤其是对玉藻。

    不过,玉藻好像不太喜欢她,总是往顾绍身后缩,不愿意跟夏千予说话。

    “没想到会在邮轮上遇到你的家人。”夏千予笑道,“你哥哥和妹妹真的很好,下次常一块儿喝茶。”

    她和顾轻舟的恩怨,外人是不知道的。

    因为顾轻舟不会把这点破事说得天下皆知。

    夏千予看着顾缨奉承她的嘴脸,心中不知多快意,几乎要溢出来。

    故而,她登门让顾轻舟看看。

    她想让顾轻舟亲眼看看自己曾经的娘家,是多么不堪。她是占了多大的便宜,才能嫁到司家。

    “夏小姐客气了。”顾轻舟淡淡笑道。

    “无妨的。”夏千予道,“你最近如何,还要卧床吗?”

    她们俩说话的时候,顾缨没察觉有什么不对,顾绍却愣是从夏千予的脸上看到了得瑟。

    他心中有点忐忑。

    若不是顾缨非要缠上去,顾绍也不太想跟夏千予打招呼。

    夏千予是很傲气的,这种傲气顾绍从很多大小姐脸上见过,包括曾经的司琼枝。

    每次遇到这样的人,他会本能想要敬而远之。

    “已经不需要了。”顾轻舟笑道。

    夏千予就微笑,然后打量了下顾轻舟的客厅,道:“司太太,您屋子的装饰很有品位,有点像我三哥的手笔。”

    顾轻舟他们刚到新加坡的时候,曾经在颜家小住。

    颜家父子帮司家找宅子。

    那时候,顾轻舟怀着双胞胎,状态虽然很好,也不可能天天跑来看新宅装修。

    司琼枝在医院实习,比现在更忙。

    司督军是太上皇,更加不可能亲自操持庭院修缮这种事。

    故而,颜老让颜子清负责。

    司行霈的副官和下属们才是主要负责人,钱也是司家出,不过面子是靠颜家的,要不然再多钱也买不到位置如此好的宅子。

    夏千予的意思,无非是顾轻舟已经占了颜家很多便宜,就别再清高了。

    同时,她也是在告诉顾轻舟,她能随便自如进入她的家庭。

    顾轻舟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倒也不恼怒,还顺着她的话道:“的确是。三哥的眼光当然很好。”

    夏千予笑起来:“因为三哥什么都挑贵的买。一分钱一分货,贵自然就是好了。”

    说罢,她自己又笑了。

    这话,好像是妹妹调侃哥哥,顾缨没觉得有什么毛病,顾轻舟也微笑附和了她,顾绍心里却怪不舒服的。

    在场众人,只有顾绍听得出夏千予的傲慢吗?

    顾绍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神色如常。

    顾绍见轻舟没什么反应,就想:“我是不是太多心了?”

    一个大男人这样敏感,怪不好的,顾绍就连忙收敛了心神,不愿意再多想了。

    夏千予在顾轻舟的客厅里逛了一圈,到处评价了一番,又在顾缨那看不懂局面的棒槌应和下,阴阳怪气说了很多话。

    顾绍是听懂了。

    他确定不是自己的敏感。

    他看顾轻舟没懂,就觉得自己应该提醒顾轻舟。

    “夏千予以为司家的装修花了颜家的钱,我的天,这是这样的愚昧?”顾绍想。

    看夏千予那么一副小家子气的指指点点,顾绍差点气死。

    司家父子两代人,积累了多少财富?买下两个新加坡都绰绰有余,颜家再有钱也比不上。

    可那夏千予见识浅薄!

    顾绍想要说点什么,却意外发现,顾轻舟目光里的促狭。

    顾轻舟不仅没生气,反而像看跳梁小丑一般,看着夏小姐蹦跶。

    而夏小姐,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正好这个时候,司行霈回来了。

    他一进门,扫了眼屋子里的众人,没一个值得他尊重的,当即拉了脸:“你们干嘛来了?吵了孕妇,不知道吗?”

    顾轻舟道:“我没事。”

    顾缨几乎要贴墙站,很怕司行霈。

    顾绍在司行霈面前,他自觉没什么颜面,司行霈如果真尊重他,他非要吓死不可。

    夏千予看着司行霈如此的态度,就知道他不尊重顾轻舟的娘家人,又看到顾绍和顾缨噤若寒蝉,更清楚知道他们俩早已习惯了。

    她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的眸光,冷冷从她脸上滑过。

    这目光如有实质,愣是把夏千予的话给吓了回去。

    夏千予从司家离开的时候,心情是极好的。

    “顾轻舟也不怎么样嘛,司行霈若是真的爱她,岂会不尊重她娘家人?我看她是强弩之末。”夏千予心里几乎要开花。

    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顾缨是她的突破。

    这傻东西还以为自己人缘很广,对夏千予很是巴结,夏千予正好可以利用她。

    顾轻舟现在还在怀孕。

    女人怀孕的时候,男人最容易出事,司行霈好像更强壮,忍了四五个月,他怕是更容易擦枪走火。

    这个时候不趁虚而入,要等到什么时候?

    “顾轻舟嫁给司行霈的时候,是二婚。和她比起来,我总归是个黄花大闺女。”夏千予想。

    她从司家离开的时候,心情是很飞扬的。

    顾缨还在约她,改日一块儿去玩,夏千予就答应了。

    顾绍则拉了顾缨。

    顾缨满不在乎:“阿哥,你可别傻了,我平时想跟夏小姐一块儿玩都轮不到呢。”

    顾绍道:“这位夏小姐,未必就有好意。”

    “阿哥,你可是老好人了,看谁都觉得人家不错,怎么现在说起了夏小姐,反而怀疑她?”顾缨好奇看着顾绍,“你是不是看上了她?”顾绍无法理解顾缨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被她恶心得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