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0章 顾绍的祝福
    ,!

    颜子清回到了家,给顾轻舟打了个电话。

    顾轻舟只当他是说关于徐歧贞买凶杀人的事,不成想他却问:“当初徐歧贞跟你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交往了好几年吗?”

    顾轻舟反问他:“三哥,你还是对徐歧贞有想法啊?”

    “这回不能没想法了,昨晚我们一起过夜了。”颜子清如实道。

    顾轻舟:“......”

    她立在原地,半晌才对颜子清道:“我考虑到你可能从来没有过亲妹妹,我就原谅你——颜三爷,这种问题跟自家姊妹讨论是不适合的,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颜子清摸了下鼻子:“真的?”

    顾轻舟无力扶额。

    颜子清讪讪:“那算了,我自己去问顾绍吧,我要是再说下去,你非要恼了不可。”

    顾轻舟一开始不太懂。

    后来挂了电话,才觉得这话怎么听都不妥当。

    颜子清如此作为,不会是......

    她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不愿意多想,回屋去了。

    颜子清果然去找了顾绍。

    顾绍跟他不熟,颜子清身上带了点司行霈一样的痞气,顾绍每次看到这样的人,心里莫名就会抵触。

    他不客套,直接问颜子清有什么事。

    颜子清就问他:“你当初跟徐歧贞是因为什么分手的?”

    顾绍有点警惕:“怎么问这个?”

    颜子清想了想,怎么都感觉此事难说,索性就直来直往了:“徐歧贞是我的女人了,我想不管你们有什么过去,就结束了。你是轻舟的哥哥,我也是。

    我父亲如果知道我因为女人和轻舟起了罅隙,非要打死我不可。我今天来呢,就是跟你说清楚。我不算绿了你,对吧?毕竟你们分手好几年了。”

    意思是,咱们之间的感情纠葛,你别把顾轻舟牵扯进来。

    将来闹得厉害了,也只是咱们的私事,不与外人相关,别弄得顾轻舟里外不是人。

    颜子清也做好了看顾绍暴怒的表情。

    不成想,顾绍只是一愣,旋即就笑了:“那太好了,恭喜你们!岐贞真是百里挑一的好,你莫要辜负她。”

    他的高兴是真心实意的。

    顾绍一直担心徐歧贞,害怕自己让她孤独终身。

    现在见她有了新的恋情,意味着他对她的伤害结束了,顾绍大大松了口气。

    如果她和徐歧贞一直单身,两个家庭还不知会怎么考虑,万一再生变故,顾绍真想一头撞死。

    幸好没有。

    他头一回觉得,徐歧贞真是个好姑娘,全天下最优秀的男人配给她都适合,而颜子清也是风度翩翩。

    他们只要愿意谈恋爱,凑成一对,顾绍愿意承认他们郎才女貌,是天作之合!

    “你.....你没事吧?”颜子清错愕看着顾绍。

    他不太理解顾绍这表情,心道:“这莫不是个傻子?”

    后来回去的路上,颜子清突然就明白了:顾绍从来没喜欢过徐歧贞。

    假如他有一分喜欢徐歧贞,他们在国外的时候肯定会睡过;他听到颜子清的话,也会尴尬。

    但顾绍没有。

    徐歧贞找了其他人,他就彻底甩开了徐歧贞。

    他那么开心!

    颜子清心里顿时就堵了。

    徐歧贞那般漂亮,性格也不错,顾绍凭什么如此对她?

    徐歧贞该多难受?

    她知道顾绍对她是这样的吗?当年她和顾绍交往,她应该是爱过顾绍的,她的爱情就是如此笑话吗?

    “真是瞎了眼!”颜子清愤愤的想。

    假如顾绍对徐歧贞情真意切,他也许会吃醋,但此刻却是怜悯,心中一阵阵的柔软。

    顾绍看上去文弱,实则油盐不进。

    他性格里的执拗,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

    他也担心徐歧贞,却不会因为担心,继续欺骗她。

    他一来是为了自己,二则是为了徐歧贞——女子婚嫁,最好的年纪只有那么几年,顾绍不想她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

    他可能是从未投入过,故而没有愤怒。

    听说徐歧贞有了归宿,他心中也不是那么龌龊觉得,她不再纠缠他,而是真心替她高兴。

    当然,徐歧贞也从未纠缠过,她是很要面子的。

    顾绍想起了颜子清的话,就亲自去了趟司府。

    他把颜子清和徐歧贞的事,再跟顾轻舟说了一遍:“颜三爷担心牵扯到我,从而让你难做。轻舟,我和岐贞分手之后,就是从此两不相干的,此事不会再跟我有关。”

    顾轻舟道:“我原本也没多想,这毕竟是阿哥你的私事。”

    “颜家的人周到,是为了尊重你。舟舟,阿哥也不会给你抹黑的。”顾绍道。

    顾轻舟笑起来,说了句知道了,多谢阿哥。

    次日,正好是周末,顾绍找了不错的旅游邮轮,可以围绕着海洋不同的小岛一日游,中午十二点开船,明天十二点回来,正好适合周末一日游。

    顾绍就带着顾缨,来接玉藻。

    “......舅舅,你说话算话,是个好人。”玉藻道。

    顾绍捏了捏她的脸:“你舅舅什么时候骗过你?”

    昨天顾绍准备离开的时候,碰到了玉藻。

    玉藻写了一下午的字,手都算了,无精打采坐在沙发里。

    顾绍还以为她不高兴,就问她:“再和谁生气?”

    “和我的手。它好酸,它不疼我。”玉藻道。

    顾绍整个人都不行了,心都化了,恨不能捧了玉藻的手,亲自替她疼。

    翌日正好是周末,顾绍学校也休息,他就主动提出带着玉藻去玩,玉藻高高兴兴答应了,并且叮嘱舅舅千万别失约。

    顾绍今天出门时,凑巧顾缨问他去干嘛。

    得知是要带玉藻出去玩,顾缨也想去,还编出理由道:“阿哥你想想,你可是舅舅。玉藻已经是大姑娘了,你夜里跟她睡一个船舱吗?你不睡一个,那夜里谁照顾玉藻?”

    顾绍想到,这还真是个问题。

    顾轻舟怀了身孕,她又不能去,司琼枝的医院忙起来没日没夜,哪怕是休息也是补觉,让她陪玉藻和顾绍去玩更加不可能。

    总不能临时爽约吧?

    那舅舅成了什么?

    顾绍只考虑了一分钟,就带了顾缨。

    顾轻舟看到了顾缨和玉藻,笑问顾绍:“阿哥,你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照顾得过来吗?”

    顾缨不满:“阿姐,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是做了姨母的人,很靠谱的好不好?”

    顾轻舟忍笑。

    顾绍则道:“轻舟你放心,我能照顾好。”

    玉藻就高高兴兴跟着她姨母和舅舅出海去玩了。

    然而顾缨的靠谱,果然只是半吊子。第二天回来的时候,他们不仅三个人全须全尾的回来,还多带回来了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