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4章 打人
    舅舅很想跟顾轻舟点什么。

    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了下去。

    他认识顾轻舟的时间不长,也很努力感激她,感谢她替孙绮罗和真正的轻舟报了仇,可他们到底不是很了解彼此。

    涉及到了秘密,感情就要让步了,理智就做主导。

    没有血脉,假装有是不可能的。

    舅舅最终什么也没,起身离开了。

    虽然才几步路,司行霈尽职尽责把他送到了家。

    待他回来,顾轻舟才问:“到底是怎么了?”

    司行霈道:“夜里在福安那个码头,肯定是做什么不能见光的事了。舅舅是回城的时候,撞到了一辆破车,把人家车子给撞坏了。

    对方车子里下来七八个人,就围住了舅舅,非要他赔钱。舅舅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非要逃,警察正好赶过去。”

    司行霈得没头没尾,顾轻舟还是听懂了。

    舅舅深夜在偏僻的码头,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他心里紧张,开车时不心,这才撞到了人家的车。

    停靠路边的破车,里面却塞了七八个人,都是帮会的,更加不正常,对方肯定也在做什么不能见人的勾当。

    舅舅和对方都以为彼此的秘密被撞破,舅舅差点被对方杀人灭口,正要打起来。

    不成想,警察去了。

    深更半夜的,警察怎么会吃饱了撑的跑到码头去?

    这中间的水有多深,不用细也能明白。

    牛怀古的儿子生病,是顾轻舟替他找了门路,又借钱给他,他是很感激顾轻舟的。

    知道孙合铭是误闯进来的,牛怀古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孙合铭摘出来,别让他搀和得太深。

    故而司行霈才去,就接到了人,快速撤离了码头。

    “......你觉得舅舅是在做什么?”顾轻舟问司行霈。

    司行霈似笑非笑看了眼顾轻舟:“干嘛问我?你心中其实早有猜测,是不是?”

    顾轻舟一顿。

    “还有,你也知道谁更清楚内幕。”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不语了。

    司行霈托起她的下巴:“司太太,你可真够偏心的。问我的时候,就跟审问犯人一样;一旦牵扯到了你哥哥,立马就不话,处处维护他。”

    顾轻舟笑起来,打开了他的手。

    司行霈顺势亲吻了她。

    两个人缠绵不过片刻,就有孩子咚咚咚的捶门,是那个已经会走路但还不会话的老二雀舫。

    司行霈被打断,非常不快:“臭孩子,这么晚还不睡,拿去喂狼!”

    顾轻舟:“......”

    熊孩子不容觑,最终没有被他那妄图做太上皇的父亲拿去喂狼,反而占据了大床的半壁江山。

    司行霈看着阵地失守,老婆也被霸占,哀叹“老矣”,然后提着雀舫的领子,想把他给拎了出去。

    “住手,你想要吊死他吗?”顾轻舟道。

    司行霈没了办法,太上皇后面还有太后镇压,拳脚也不能施展,只得任命。

    后来,开阊也来了。

    他睁着大眼睛,看了眼顾轻舟,又看了眼司行霈,然后爬到了顾轻舟的另一侧,搂住她的胳膊睡了。

    顾轻舟的心都软了。

    这一晚,司行霈几乎要被挤到地上,对想要造反的儿子们没一点好气,凌晨时分趁他们睡熟,全部扔了出去,还俨然是不想再回收的意思。

    顾轻舟被他们父子闹了一夜,反而是睡得最安稳的。

    第二天,她就要出门。

    顾绍昨天从香港回来了,顾轻舟想要去见见他,问问他跟舅舅到底再做什么营生,会不会危险。

    司行霈只是道:“让司机开车慢一点,出门不要着急。天大的事也没有你重要,知道吗?”

    顾轻舟嗯了声。

    她正在梳头,回眸却见司行霈穿了件军装。

    这是英式海军上校的军装,总督府亲自给司行霈做的,用料考究,军装有种别有的质感,好像线条都镶嵌了金属,格外硬朗。

    司行霈身材高大结实,任何的衣裳穿在他身上,都不显得刻板,反而将他勾勒得威武不凡。

    “......今天要出海?”顾轻舟问。

    他买通了英国人,雇佣舰队一直保卫着新加坡的海港,司行霈不需要天天在船上,偶然去处理一点公务。

    以及他还需要去火油岛,监督进度。

    “嗯,要去一趟。”司行霈道,“要不然,我就亲自带你去看顾绍了。我那大舅子,太柔气了。”

    顾轻舟道:“晚上回来吗?”

    “回来。不管多晚,我都会回来,这是我家。”司行霈道。

    顾轻舟心中暖融融的,起身亲吻了他。

    他们夫妻俩一起出门,司行霈再三叮嘱顾轻舟的司机:“开车要慢,要稳。”

    司机道是。

    顾轻舟去了顾绍的学校,在学校外面的茶室打电话给他。

    顾绍很快就来了。

    他还以为有什么事。

    顾轻舟就把昨晚舅舅的事,告诉了顾绍。

    顾绍脸色微微变了变。

    “你在法国的时候,跟舅舅关系很好。你们到底在做什么?舅母是新加坡人,这点我知道的,所以舅舅到底跟这边的什么牵扯了?”顾轻舟问。

    顾绍欲言又止。

    他是绝不忍心欺骗顾轻舟的。

    可他又不能。

    “那随便你了。”顾轻舟道,“我是担心舅舅出事。他昨晚看上去是意外,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有人冲舅舅伸手,我担心你也有危险。你会保重自己的,是吧?”

    顾绍的神色几变。

    他的心中有了大起大落,却仍是什么也不话。

    他嗓子有点暗哑:“舟舟,我不会出事的。我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也不会害你。”

    顾轻舟点点头。

    她跟顾绍了片刻的话,就离开了。

    在路上,她正好遇到了义父颜老。

    颜老就邀请顾轻舟去家里。

    “得了一条极好的海鱼,回头叫人蒸了,咱们俩吃。”颜老道。

    顾轻舟怀孕之后有点馋。

    她以前是怕有点轻微腥的,怀孕之后却不怕了,特别爱吃鱼。

    听到颜老如此,她当即道:“好啊,那我就去打扰义父了。”

    她上了颜老的汽车。

    两个人一路闲聊,车子就到了颜家门口。

    刚停下,顾轻舟看到有人从颜家快步跑了出来,是徐歧贞。

    而颜子清紧跟了出来。

    他了句什么,徐歧贞就大声咆哮了句。

    隔着车窗,顾轻舟和颜老都没听清徐歧贞了什么,颜子清突然扬起手,打了她一巴掌。

    顾轻舟错愕。

    颜老的眉头也紧紧拧了起来,他推开了车门。

    顾轻舟就听到了颜子清的声音:“你想要找死,别拉我下水!你知道后果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