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0章 归来
    顾绍没认出眼前的人。

    此女子身段婀娜,精致时髦,哪怕她着话就撩起了面网,顾绍还是没想起她是谁。

    女子就笑了,露出一颗的虎牙。

    顾绍这时候才惊觉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宛如眼前似的,就是不上她的名字。

    “我叫何微,是何氏百草堂的。”女子笑道,“我姐姐是轻舟啊,顾少爷你还有印象吗?”

    顾轻舟每次去何家,都会避开顾公馆的人。

    顾绍跟何微只有过几面之缘。

    当年十五六岁的何微,长高了不少,有了成年女子的韵致,五官越发妩媚,只有那颗虎牙,显露了几分稚嫩的娇俏。

    顾绍恍然大悟。

    他其实对何微一点印象也没有,但她的模样和神韵,尤其是那颗虎牙,有三分像当年的轻舟。

    这才是顾绍觉得眼熟的原因。

    顾轻舟也有一颗虎牙,不翘,尖尖的,她正常话或者笑的时候看不出来,唯有她开心大笑时,才能看清楚。

    何微却不同。

    她的虎牙略微翘起,更明显,让她的笑容格外甜美。

    “幸会!”顾绍忙道,“何姐,你这是来香港还是.......”

    何微就知道,顾绍还是没想起她。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何微变化很大,顾绍的变化倒是有限,除了长高了不少,至少何微一眼就认出了他。

    她解释道:“我在外头念书,刚回来。我的上司推荐我到香港的银行做事,先去报到,再回趟岳城。”

    她罢,又问顾绍,“我姐姐还在岳城吗?”

    “不,她在新加坡。”顾绍道。

    顾绍到了香港的当天晚上,就给顾轻舟发了电报。

    顾轻舟吃惊极了,就要亲自去香港。

    司行霈不许。

    “派副官跟着飞机,去把何微接过来。”司行霈道,“这样既不耽误她的事,你也安全。”

    顾轻舟深以为然。

    她给顾绍回了电报,让顾绍问问何微的意思。

    何微就自己在香港等顾轻舟的飞机。

    三十个时后,顾轻舟终于见到了何微。

    她是挺吃惊的,何微的变化太大了,她都不太敢认。

    她衣着考究,妆容精致,毫无从前的青涩和稚气,整个人的气质都完全不同了,就好像是两个人。

    何微则抱了顾轻舟。

    “姐,你这是几个月了?”何微问。她在香港听顾轻舟就在新加坡时,也是惊呆了,恨不能立刻奔过来。

    顾绍顾轻舟怀孕了,走不了。

    然后,顾绍又,顾轻舟会派飞机去接她,更是让何微大吃了一惊。

    顾绍很仔细了顾轻舟的近况,何微都知道了,反而不知该问什么。

    久别重逢,心中的喜悦是满满的,几乎要把心口堵住,反而不知该捡哪一句起了。

    幸好玉藻出来了。

    “我姆妈怀了五个月的身孕,再有四个月,我妹妹就要出生了。”玉藻道。

    何微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她吸引。

    “你就是玉藻,是不是?我听你舅舅过了,你最聪明。”何微笑道。

    玉藻则打量她,道:“舅舅最疼我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为什么认识我舅舅?”

    顾轻舟打断了玉藻的刨根问底,把何微领进了家门。

    慢慢的,大家的话越越利索了。

    何微了她这些年的经历:她求学时很用功,读了两个专业。她的老师是一位尖酸刻薄的德国女士,对何微很坏,但手段厉害

    ,人脉极广。

    何微毕业时,老师给她推荐了一份极好的工作,直接去银行上班。

    “......真的,对她我们都是一言难尽。她是真的讨厌我们,讨厌所有人。但是,她的学生必须有出息,毕业之后的工作都是很好的

    ,最适合自己而且前途无量的。”何微道。

    顾轻舟笑了笑。

    何微继续道:“人很复杂,是不是?我想起她,不知道是该感谢她,还是该记恨她。”

    顾轻舟道:“折磨是短暂的,工作是一生的,所以还是感谢她吧。”

    何微点头:“是,姐得对。”

    后来,顾轻舟也问何微,到香港的银行来做事,是总行的安排,还是她自己愿意的。

    “我自己申请的。”何微道,“我想回家,就申请到亚洲分行工作。”

    她们聊到了晚上十点多,直到司行霈进来。

    司行霈顾轻舟一个孕妇,不能熬夜。

    何微就起身告辞。

    第二天,何微又早早就来了。

    她们就昨天的话尾,继续聊了起来。聊完工作聊生活、家人、朋友。

    何微还没有回家,不知父母如何,有点担心。

    她也问起了其他人,独独没问霍钺。

    不知是没想起来,还是特意回避了。

    “......你多住几天吧。以后在香港工作,常来新加坡玩。”顾轻舟最后。

    何微道:“不了,姐。我这次怕是没时间多留,我要回趟岳城,还要及早回来上班。”

    顾轻舟道:“不着急,我让飞机送你回去。”

    何微大喜。

    她想着,可以节省好几天的路程,多陪陪家里人,回来时也有更多的空余时间准备上班,感激不已。

    顾轻舟也问了她的感情状况,因为正好那天琼枝回来,何微随口问她结婚了没有。

    司琼枝快要订婚了,顾轻舟就:“你跟琼枝一样大,你呢?可有了男朋友?”

    “有。”何微羞涩一笑。

    顾轻舟有点意外。

    何微道:“他估计要明年才会到香港来,目前工作不好调,不过他正在努力,也快了。”

    顾轻舟就问起她男朋友的种种。

    何微自己的男友是个英国人,是她的同学,两个人谈了三年多。毕业之后,男方打算订婚的,但何微着急回亚洲工作,没有

    同意,怕聚少离多造成感情不和。

    “稳定一点再结婚。一旦结婚,就要考虑孩子的问题。总不能自己的工作和婚姻都风雨飘摇,就开始要孩子吧?”何微笑道。

    她都到了考虑孩子的地步。

    顾轻舟沉默了下,把其他话都咽了下去:“你所虑很对,结婚是要慎重。”

    何微点点头。

    一天之后,何微离开了新加坡,乘坐顾轻舟的飞机回了岳城。

    她还带走了玉藻,因为玉藻非常想念外祖母。

    顾轻舟自己不能去,司琼枝和司行霈也走不开,其他人顾轻舟也不放心,只得将玉藻托付给了何微。

    何微快要回到岳城上空时,莫名有点心慌。

    她在这个瞬间,想起了霍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