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8章 最好的运气
    司琼枝回家时,走路都带风。

    顾轻舟和司行霈一头雾水,不知缘故。

    第二天,裴诚亲自上门,带了礼物去看顾轻舟,顾轻舟和司行霈这才恍然大悟。

    “我就嘛,跳个舞不会让琼枝那么开心的,原来是裴诚回来了。”顾轻舟在背后。

    司行霈道:“他不是结婚了吗?”

    “肯定是没有。琼枝心气高傲着呢,有个万一,她也不会跟他好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摇摇头,:“年轻人啊。”

    顾轻舟看了眼他。

    司行霈大尾巴狼一样,丝毫不觉得自己闹恋爱的时候也荒唐过,义正言辞指责现在的年轻人不靠谱,世风日下什么的,顾轻舟简直没法看他。

    顾轻舟也单独问过司琼枝,裴诚那个谣言的事,是怎么解决的。

    “......他登报恭贺自己朋友新婚,并且刊登了朋友结婚时的全体照片。那份报纸,贴在我们科室的大门口。”司琼枝道。

    起这个,司琼枝就忍俊不禁。

    裴诚刊登的,是个报纸,否则新加坡民众大概也觉得裴公子有病了。

    报纸刊登了之后,裴诚让人给办公室每个人都送了一份,并且贴了一张在大门口,司琼枝当时看到,差点当场笑出来。

    她让裴诚解释,没想到一本正经的他也会如此逗趣。

    “.......当时罗姐的确是伴娘,虽然她跟另一个伴娘的装扮不一样,可阿诚跟另一个伴郎的正装可是一模一样的。”司琼枝道。

    顾轻舟拖长了声音:“阿诚?”

    司琼枝咬了下自己的舌尖。

    “你们是怎么的?打算谈谈恋爱,还是准备结婚?”顾轻舟又问。

    司琼枝道:“就要谈这个吗?”

    “裴家可能想谈吧,裴诚今年二十几了?”顾轻舟问。

    司琼枝道:“二十八。”

    “我们的老话三十而立。”顾轻舟道,“二十八岁尚未结婚,他家里人会担心的。”

    司琼枝颔首:“倒也是。”

    她虽然得平淡,耳朵尖却偷偷红了,这样的话题还是不太适合跟她当面。

    顾轻舟就放走了她。

    裴家显然比司家着急。

    裴诚和司琼枝这事,他们也是观望了好几年,如今终于见了成效,一块重石落地了。

    男方家为了表示诚意,以及主动抬高姑娘家的身价,就先来询问司家的意见。

    顾轻舟打算起床。

    她因为见血卧床了七八天,如今稳定了,就打算去见见裴家的人。

    被司行霈拦住了。

    “你别管了,我去跟裴家。”司行霈道,“你就好好卧床,替我把女儿养好。”

    顾轻舟抬杠:“我觉得是儿子。”

    司行霈就附身,亲了她一下:“随便吧,反正我有你了。”

    顾轻舟想要打他:“你占我便宜!”

    “又没少占。”司行霈道。

    顾轻舟:“......”

    真是债多不压身。

    他果然去见了裴家的人。

    裴家只当司家是顾轻舟主持中馈,就派了一位婶母来问此事。

    不成想,司家出来的却是司行霈。

    这位婶母刚三十出头,总有点内宅女子的拘谨,司行霈的气场强大,裴家的婶婶话有点不利索。

    司行霈犹豫了下,让副官去把司督军的五姨太请了出来。

    裴家的婶母这才缓解了紧张。

    顾轻舟正在盘算着司琼枝的婚姻,考虑给她的陪嫁,以及她的婚礼等,司行霈就回来了。

    “这么快?”她吓了一跳,“你有认真谈吗?”

    她生怕司行霈胡闹,搅合了司琼枝的婚姻。

    司行霈道:“裴家没想到你还在卧床,是派了人来见你的。那位太太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我就让督军的五姨太去招待她了。”

    顾轻舟松了口气。

    下午的时候,五姨太花彦到了顾轻舟这边。

    花彦在岳城的时候,跟顾轻舟关系还算不错,可到了新加坡,她不知怎的,不怎么跟顾轻舟话。

    她脸上总有点忧郁。

    “......裴家的太太是问,督军和少帅、太太对他们家大少爷追求琼枝姐这件事,是不是同意。”花彦道,“我了,这是琼枝姐的私事,家里人不反对。”

    顾轻舟点点头。

    花彦听了司行霈的叮嘱,委婉把司家的意思告诉了裴家。

    “太太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花彦站起身,目光虚虚的,并不看顾轻舟。

    “好。”顾轻舟道。

    等她走了之后,顾轻舟才问司行霈:“她是怎么了?”

    “什么?”

    “她不像是生病了,反而瘦了很多。”顾轻舟道。

    司行霈捏了捏她的脸:“你真是够操心的。”

    第二天,裴家的一位叔叔,就邀请司行霈出去喝酒。

    司行霈傍晚才回来。

    “我跟裴家,我父亲很早就在收集医院的散股,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给琼枝做陪嫁。咱们家的态度,他们应该是明白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道:“你没有胡八道吧?”

    “当然,太太吩咐的事,我能办砸了吗?”司行霈道。

    顾轻舟笑了起来。

    又过了两天,裴家就公然派人上门,跟司家提亲了。

    司督军接待了亲的人,表示司家对裴诚很满意,如果裴家方便,可以选个日子给他们订婚。

    “会不会有点快?”司琼枝听了此事,问裴诚。

    她是下班之后,跟裴诚沿着海堤散步。

    海风咸湿微凉,是一天难得的轻松愉快。

    裴诚一直握着她的手。

    “怎么会?”裴诚道,“不快,我日夜煎熬。”

    司琼枝低头笑出声。

    裴诚也感觉自己了句恶俗的话,尴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比司琼枝还要害羞。

    “.......你如果觉得太仓促了,想要时间来考虑,我可以跟家里讲。”裴诚心翼翼的,又补充了句。

    他的心,慢慢提起。

    司琼枝摇摇头:“不,我很肯定。”

    裴诚没有话,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的笑容藏在暗处,没人看到,故而他也毫无顾忌,笑得很快乐。

    司琼枝歪头,打量了他一眼。

    他就急忙把笑容给收了。

    他的快乐,总是那么羞涩和隐秘,同时又如此的深厚,就像他的感情。

    司琼枝想:这个人好纯情。

    在如今的世道里,能遇到这样的人,真好像是在闹市区捡到一块巨大的黄金,简直耗尽了毕生的运气。

    司琼枝觉得她这一生能遇到裴诚,老天爷还是厚爱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