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8章 送上门的美味
    顾轻舟今天留下来,不单单是要夏千予的事。

    夏千予的事,顾轻舟没有打算放任自流,毕竟她也算是颜家的“养女”了,顾轻舟不想伤了自己和颜家的感情。

    如果夏千予能提前止损,把刚刚萌芽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顾轻舟喜闻乐见。

    故而她提了出来。

    除了此事,顾轻舟还有另外一件事。

    “我看到了三哥的两个孩子,是哥哥带着妹妹玩泥巴。他们俩都不了,启蒙教育应该提上日程。”顾轻舟道。

    颜老就像个老父亲,跟女儿贴心话。

    “......换了好几个教师,要么是自身没什么本事,要么是心怀不轨。上次那个,是位男老师,本事有,也不想给老三的孩子们做后

    妈。

    可惜,有才的人都傲气,那老师很看不惯颜家的生意,也是嫉妒咱们吧。他的那些话,正好被老三听到了。

    那老师至今一条腿还没有治好。要不是我拦着,老三非得要了他的命。经历了这些,老三是不想要家庭教师。”

    顾轻舟听人过了,佣人的,跟颜老的几乎差不多。

    “义父,这是您的家务事,我不应该多嘴。”顾轻舟笑笑,“我看着他们俩,挺难受的。您见过玉藻吗?棋棋只比玉藻一岁,她

    连话都不利索,我女儿都会顶嘴了。”

    颜老很是无奈笑了笑。

    他当然见过玉藻,而且爱得不行。

    他心里也有对比,只是不能出来,否则哪有做祖父的慈爱?

    “是要请个家庭老师。”颜老道,“这样吧,我来服老三,再登报找一个。”

    顾轻舟点点头。

    她道:“不是我不疼三哥。大人为了孩子的成长,稍微多一点付出是应该的,这是家长的责任。

    三哥被人骂,这很正常,我们都会挨骂。就连那些漂亮的歌星影星,他们也会挨骂。”

    颜老点点头。

    颜子清拿了药回来,顾轻舟和颜老的饭还没有吃完。

    跟颜子清一起来的,还有司行霈。

    “还没吃完吗?”司行霈问,“还喝酒了?”

    “一点淡酒。”顾轻舟道。

    颜子清抓回了药,顾轻舟教颜家的下人怎么煎熬,又亲自去哄了颜恺,让他好好吃药。

    此事办妥,她这才告辞回家。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

    她乘坐司行霈的汽车,让他把车窗摇下来一点,吹吹冷风,然后告诉他她今天做了些什么。

    她没有提夏千予,只了颜恺和颜棋,以及跟颜老提到家庭教师的问题。

    司行霈有一搭没一搭听着。

    “......老三这情况,不管娶妻与否都不妥当。”司行霈是事不关己的态度,“他太忙,孩子丢给佣人,教的不成样子;可娶了后妈,

    万一虐待孩子,更是糟心。”

    顾轻舟道:“的确,家务事很耗心力。”

    颜子清送走了司行霈夫妻,回到了他父亲那边。

    颜老也没夏千予,只提了顾轻舟的后一个问题。

    “再等一年,恺恺就可以去学校了。”颜子清道,“要不,干脆把他们送去英国,听那边可以寄宿。”

    颜老狠狠白了他一眼:“不想要家庭老师,就把孩子打发到英国去?怎么,他们是你的累赘?早知道如此,当年我怎么不把你丢

    到英国去?”

    颜子清尴尬摸了摸鼻子。

    颜老道:“再找个女教师,稍微有点耐性的。若是对方再看上了你,你就将计就计拖两年,谈谈恋爱也不错。”

    颜子清震惊看着他父亲。

    让儿子牺牲色相的父亲,肯定是亲的。

    颜子清并非不近女色,他是觉得,老师应该有自己的内涵和节操。

    家庭教师一来就是奔着他,想要做颜家的少奶奶,能有什么人品教给他的孩子?人品不行,学问再好有什么用?

    孩子们还,启蒙老师的作用太重要了,几乎能奠定孩子们道德的基石。

    颜子清看重品德,可找了三位女老师,都是奔着他来的,让他气急败坏;好不容易找了个男老师,居然在背后骂他。

    “老师是神圣的职业。”颜子清道,“既然选择了这行,就应该有责任好好做事。”

    颜老淡淡看了他一眼。

    “那就找个丑一点的老师,气质也稍微差一点。这样的女孩子会自卑,哪怕喜欢你也不敢勾搭你。”颜老道。

    颜子清顿时就牙疼。

    他是看脸的。

    最终,他还是听话的,出去登报,再给孩子们找个老师。

    同时,颜恺每天喝药,有专门的佣人照顾,不经过家里其他人的手。

    顾轻舟给颜恺开的方子,要喝五十剂,一天一剂,是将近两个月的分量。

    颜子清每天都要亲自看着孩子喝药,这才出门。

    他刊登了找寻家庭老师的消息,很快也有了回应。

    这次跟上次一样,仍是很多人挤破了头想到颜家来做事。

    颜子清做好了精挑细选的打算时,有个人突然打电话给他。

    “我是法国留学生,学的是文学。我的同学们多半在大学任教。而且,我还学过英文,能娴熟表达。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做你

    家的家庭老师,只要你把那个文件给我。”对方道。

    给他打电话的,是徐歧贞。

    这是徐歧贞第四次找颜子清了。

    她怀疑徐培的自杀,牵扯到了颜家,要一份颜家仓库的具体登记信息。

    但是,那个仓库以前做过些不光彩的事,颜子清不可能把名单交给任何人,这是颜家不能见光的生意渠道之一。

    徐歧贞软磨硬泡,颜子清不为所动,倒是觉得她长得挺漂亮。

    “呃......”颜子清犹豫了下。

    要起来,这位徐姐眼高于顶,看不上军火贩子的儿子,她不会勾搭颜子清。

    论起容貌和才学,徐歧贞无疑是佼佼者,因为愿意做家庭老师的,多半都是中学毕业的女学生。

    如果能念到大学,差不多是富贵人家的姐,不会出来做家教这种差事。

    故而在家教市场上,念过大学的家庭老师凤毛麟角。

    颜子清应该一口答应的。

    可他从心里,是挺想勾搭徐歧贞的。并不是谈恋爱或者结婚,就是勾搭取乐,和普通男女那样,享受点风流韵事。

    如果她做了自家的家庭教师,颜子清就不敢在她面前那么轻浮了。

    丧失了这样一口美味,实在可惜。

    不过,犹豫只是片刻,颜子清最终还是考虑到了他两个孩子的前途,决定聘请徐歧贞了。

    “名单我暂时不能给你。”颜子清道,“不过,条件可以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