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1章 手舞足蹈
    ,!

    顾轻舟端起茶,喝了两口。

    那边,颜老和舅舅已经聊开了,说起了很多事。

    顾轻舟和司行霈默默喝茶,没有打扰他们叙旧。

    话题不知怎的,突然一转,颜老问顾轻舟:“你在护卫司署做事,上次那个自杀的男孩子,叫什么来着?”

    “叫徐培。”顾轻舟道,“您怎么说起他?”

    “他自杀那个仓库,是老三的。”颜老道,“老三手里的东西太多,他自己也不精心,随便就交给别人打理。”

    顾轻舟心里莫名咯噔了下。

    “是给您造成什么不便了吗?”顾轻舟问。

    颜老摇摇头:“这倒没有。那个徐家,把事情藏得很深,外人越是会猜测。不就是他们家那个儿子跟一个小子好了吗?”

    顾轻舟又喝了口茶,并不意外。

    这件事,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如果徐家不瞒住,就是要闹得满城风雨了。”颜老继续道。

    顾轻舟听了这话,心里诧异。

    她下意识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冲她摇摇头。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轻盈而快捷。

    片刻之后,一个红色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进来的是个年轻女孩子,约莫十**岁,有着南洋女孩子偏深的肤色,肌肤细腻紧致,梳了一条很长的辫子。

    她穿着红色连衣裙,围了一条长流苏的浅红披肩。

    “这是千予吧?”舅舅突然问。

    颜老点点头。

    女孩子也客气跟舅舅打招呼:“二叔叔。”

    “才两年多不见,你真长大了,我差点没认出来。是不是长高了?”舅舅问。

    女孩子回答:“是,长高了点。”

    然后,她这才看向了顾轻舟,叫了声“司太太。”

    她的目光,从司行霈脸上滑过,莫名心头一跳。

    她没见过这么英俊却又气质阳刚的男人,不敢再看第二眼了。

    “夏小姐。”顾轻舟也微笑回礼。

    这个女孩子叫夏千予,是帮会四爷的女儿。

    四爷花天酒地,导致妻子很早就和他离婚,去了英国;而他的几个儿子,纷纷出国念书,不肯在回来。

    夏千予是四爷小妾生的,一直养在身边。

    后来,四爷病逝,那小妾拿着钱财走了,对这个女儿不管不顾,差点让她流落街头。

    那小妾对四爷肯定是没啥感情,生这个女儿也并非情愿。

    颜老看她可怜,加上颜家人丁单薄,就把这女孩领了回来。

    刚领回来的时候,发育有点晚的女孩子瘦得皮包骨头,又黑又小。在颜家调养了两年,她再次发育,长了个子。

    个子长高了,皮肉也丰腴了,她的美丽就显露了出来,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从前不够美,怎么打扮也不好看,没少被人歧视。如今,她是要把之前的打扮都找补回来,成天花枝招展。

    顾轻舟就没见过她一条裙子穿两回的。

    而且,夏千予对顾轻舟隐隐有点敌意。

    顾轻舟一来是不太在意,二来是与己无关,没有理会过。

    “这条裙子是新做的?”颜老问她。

    夏千予笑起来:“快要过旧历年了嘛,要穿得喜庆点。”

    颜老点点头,转头就问顾轻舟:“今年你带着孩子们,来我这里过年如何?”

    夏千予的脸色有点僵,眼底闪过一缕寒意。

    “今年真不行。”顾轻舟笑道,“司家的人都来了,还有两家的舅舅,以及各位亲朋。

    不过,等到了大年初一,我可以带着孩子来给您拜年。先说好了,红包要三份,我女儿要个最大的,两个儿子您随意。”

    颜老哈哈笑起来:“这个自然,那也是我外孙女。”

    顾轻舟无意识看了眼夏千予,发现她的笑容更加勉强了。

    他们说得热闹,就有男孩子跑进来:“我爹哋回来啦,我爹哋回来啦。”

    跑进来的,正是颜三的儿子颜恺。

    接着,颜三风尘仆仆进来。

    他看到满屋子人,很是诧异:“你们......都是来接我的吗?”

    众人不知如何接话。

    颜三叫颜子清,当初顾轻舟大婚的时候,还是他去送的。

    那时候,他是家中幼子,成天混吃等死。

    不成想,五年多过去了,他成了家中的主心骨。

    他父亲年纪大了,很多生意都是他在跑。他身上公子哥的气息全无,露出了精明干练甚至有点油滑。

    命运会推着人前进,把每个人推到自己的位置上。

    改变不了命运,就只能改变自己。

    “......快要开饭了吧,我先去换身衣裳。”颜子清也不需要其他人接话,自己就说开了。

    他转身走了。

    他的两个孩子,则是屁颠屁颠跟了进来。

    四岁的颜棋躲进了顾轻舟的怀里,和顾轻舟说悄悄话。

    夏千予看在眼里,上前对颜棋道:“棋棋,你这样压着人,司太太很累的,姑母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颜棋立马扭过脸,把头埋在顾轻舟的肩膀上。

    顾轻舟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对夏千予道:“没事,我不累。我女儿比她大一岁,比她要重多了,我也常抱她。”

    夏千予不再说什么了。

    颜棋却凑在顾轻舟耳边,悄声道:“姑母,姑母你,她,姑母不。”

    她从小没有母亲,好像也没有专门的乳娘,佣人带着她并不尽心,至少没有花时间认真教她说话。

    她只比玉藻小一岁,语言能力却像个两岁的孩子。

    顾轻舟从她的只言片语里,听得出这孩子对夏千予自称她姑母不满意。

    她姑母只有顾轻舟。

    “都是你姑母,对不对?”顾轻舟也悄悄问。

    女孩子立马道:“不。”

    顾轻舟愣了下。

    孩子虽然不懂事,可感觉是最敏锐的。颜棋对夏千予的抵御,来源于哪里?

    顾轻舟的眼眸微沉。

    颜棋一直坐在顾轻舟怀里,而六岁的男孩子颜恺,则围绕着众人跑来跑去,甚至自己在原地手舞足蹈。

    顾轻舟一开始的注意力在女孩子和夏千予身上,可约莫十分钟后,男孩子还在那儿不停歇,而且他的表情并不是孩子的撒欢,好像忍着什么。

    “恺恺,你过来。”顾轻舟出声道。

    颜恺好像没听到。

    顾轻舟提高了声音:“恺恺,到姑母这边来。”

    他这次听到了,却依旧在手脚不停,围绕着他祖父打转。

    顾轻舟再次喊他。

    这次,所有人都听到了。

    然后,他们都看向了颜恺。

    颜恺接受到了所有人的目光,终于停了下来,却又身不由己的挤眉弄眼。他的脚步有点发飘。众人错愕,只有顾轻舟神色一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