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7章 我知道凶手
    “男朋友”三个字,让司琼枝心中一晃。

    她想到了自己珍藏的那眼镜。

    那人离开已经十天了,估计还在船上。

    “谁我没有?”司琼枝的声音稍软,“我有的。”

    梁千然大惊。

    司琼枝道:“你这次算是捡回来一条命,以后好好过点日子吧。成天混,你不觉得空虚吗?”

    梁千然好像被她中了心思,道:“就是因为空虚,才想着追女孩子。追求你这样的美人,有难度,才不会无聊。”

    司琼枝就叹了口气。

    她想起很多的遗老遗少,他们靠吸食鸦片来维持生活。

    像梁千然这样,再混几年,麻木了,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足以令他动心,想要打发空虚,唯有鸦片这条路可以走吧?

    除了鸦片,还有赌博。

    司琼枝诊断了他的病情,裴诚辛辛苦苦给他做了手术。

    等于是医院救了他的命,给了他生机,他显然是不太重视的。

    “你会弹钢琴吗?”司琼枝突然问梁千然。

    “啊?”梁千然一愣,“不会啊,干嘛问这个?”

    “学过吗?”司琼枝又问。

    梁千然摇摇头。

    司琼枝就笑了笑:“这样吧,你如果能亲自弹一段曲子给我听,我就陪你吃一次饭。”

    梁千然大喜。

    “真的?”他双目都放光,突然又有点警惕,“你干嘛突然松口?我追了你这么久,你都是让副官把我轰开。”

    “因为你已经不一样了,你现在这条命,是我们医院救回来的。难道我们辛苦救了你,就是看着你再堕落得不成样子吗?”司琼

    枝道。

    然后,她又神秘一笑:“你这一脑袋稻草,还真能学会弹钢琴不成?我跟拒绝你有什么不同?”

    “司医生,你好刻薄!”梁千然叫起来。

    明明是个美若天仙的佳人啊,怎么话这么不中听呢?

    梁千然捂住心脏,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

    “我还有更刻薄的。”司琼枝道。

    梁千然连忙让她打住:“我可以去学,您歇会儿行吗?”

    司琼枝笑起来。

    让梁千然再住了两天,司琼枝就给他开了出院的单子。

    “你这是把我扫地出门。”梁千然道。

    “好好话,别放屁。”司琼枝道,“这是正常手续出院,不是什么‘扫地出门’。是个男人就好好做事,别天天撩拨,显得轻浮又

    没水准。”

    梁千然气了个倒仰,只感觉这位仙女也不仙了,十分头疼。

    “你等着!”梁千然道,“不就是学钢琴吗?意思。”

    他出院那天,他家里人来接他,包括他哥哥梁枢。

    司琼枝虽然拒绝梁千然,却不会讨厌他,只当他是只烦人的孔雀,可梁枢就不同了。

    一看到梁枢,她立马冷了脸。

    梁千然看在眼里。

    等办好了出院手续,梁千然就对他哥哥道:“司医生还记恨你。”

    梁枢耸耸肩:“女人真不讲道理。我早已跟她解释了,我没有害徐培。”

    梁千然看了眼他。

    他们兄弟俩,各有各的草包,混账得大相径庭。

    梁千然对他哥哥绑架徐歧贞的事,其实挺看不上的,可自家的兄弟,就是一堆臭狗屎,也要捏着鼻子认下。

    “不过,我倒是知道谁害死了徐培。”梁枢又道。

    梁千然错愕:“你什么?”

    “徐培啊。”梁枢道,“好好的一个人,他干嘛要自杀?鬼才相信,他就是被人害死了。”

    “那......”梁千然目瞪口呆,“你干嘛不告诉警察?”

    梁枢瞪了他弟弟一眼:“你傻逼吗?徐家巴不得他是自杀,捂得紧紧的,我非要让警察去查?那些警察再把我当嫌疑人,我怎么

    办?我好好日子不过,去作死玩?”

    他打断他弟弟,不想再提了。

    梁千然却追问:“那是谁害死了徐培?”

    梁枢原本打算要的。

    后来,他又觉得自家兄弟胸无成算,万一他再去报警,梁枢还要配合调查,简直是烦透了。

    “你刚出院,好好休养。我问了一个朋友,他肿瘤容易复发,你操心操心自己吧,可别也得了癌死了。”梁枢道。

    梁千然一言难尽看着他哥哥,心里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又想到那也是自己的祖宗十八代,故而一阵阵胃疼。

    他气得不想再话了。

    这件事,梁千然很想告诉司琼枝。

    但是犹豫了一天之后,他没有。

    他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对他那个嘴上无毛的哥哥不信任,万一他就是随口标新立异的胡扯呢?

    到时候没有证据,到了司琼枝面前,他反而成了满嘴跑火车的,实在太掉价了。

    而且,司琼枝也不是徐家的人,她只是徐培的朋友。

    徐家的态度,其他人不知道,梁家可是一清二楚。

    但凡徐家有半点想追究徐培的死因,都不会轻易放过梁枢的。

    可见,徐家是恨不能所有人都失忆,不知道徐培的死,对徐培讳莫如深。

    司琼枝一个朋友,在这种情况下,知道了徐培的死因又能如何?去跟徐家闹,还是去告诉警察?

    平添她的烦恼罢了。

    梁千然风骚加纨绔,只学会了讨女人欢心这个能耐,他知道在女人面前该什么,不该什么。

    他果然什么也没。

    司琼枝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悲春伤秋,她想着裴诚曾经对她的暗恋,故而她跟自己:“等他半年。如果他半年之内回来了,就和

    他结婚。”

    有了这样的计划,再加上工作很忙,司琼枝没什么空闲去伤怀。

    梁千然因为没有学会弹钢琴,也没有再来纠缠她,让司琼枝轻松了不少。

    她觉得,梁千然还算是个要脸的。

    “有的人没天赋,希望梁公子一辈子学不会。”司琼枝想。

    一转眼,就到了旧历年。

    新加坡九成都是华人,旧历年对华人很重要,故而街上有了新年前夕的气氛,到处张灯结彩。

    这天,司琼枝回到家里,就听到她大嫂吩咐佣人,收拾好客房。

    “谁要来吗?”司琼枝问大嫂。

    顾轻舟道:“是你大哥的舅舅。”

    司琼枝还没有见过大哥的舅舅,听他很早就来了新加坡。

    可司家到了新加坡这么久,都不曾见过他。

    “是吗,什么时候到?”司琼枝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