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6章 落荒而逃的裴诚
    司琼枝去了她老师的办公室,才知道裴诚昨天就办了离职手续。

    她怔愣了半晌。

    “......你听了吧,他昨天的手术出了事故,幸好没有出人命。”吴老师道。

    司琼枝听了。

    她还想着去安慰他,结果什么话也没,他就亲了她。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师?”司琼枝哑着嗓子问。

    吴主任就告诉司琼枝,昨天梁千然的手术时,裴诚很明显不在状态,不停的走神,最后差点把梁千然的肠子剪下来。

    当时他的助手,那位年轻的医生大胆踩了裴诚一脚。

    裴诚那时候才回神。

    他的外科手术娴熟,回神之后就尽可能补救,让手术延迟了一个多时,最终没有酿成大祸。

    “那不是意外,就是他自己的问题。”吴主任道,“所有同事都看着,每个人都看得出来,他精神不济。如果他真的很犯困,应该

    早点讲出来,我可以代替他。”

    司琼枝心中咯噔了下。

    她想起手术前,裴诚到了梁千然的病房,却意外发现了司琼枝。

    他没有进去打招呼,而是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落荒而逃。

    他.......他因为嫉妒,想要害死梁千然吗?

    司琼枝的脸色煞白。

    “这医院裴家占了大头,他是董事。没有出人命,他反省就可以了,无人敢停他的职。

    他知道这次的错很大,也怕给医院带来不良影响,主动离职了。他他要去英国再进修一年,一年之后再回来。”吴老师道。

    司琼枝浑浑噩噩出了办公室。

    他已经走了吗?

    她不知不觉,走到了昨天的楼梯间。

    这个楼梯间很少有人走,因为上面只有主治医生和主任的办公室。

    她坐下来,昨天的记忆仍是那么激烈涌向她。

    她想自己的性格,真是够讨人嫌的,所以她活该没人爱。

    而裴诚呢?

    那人深恋却从不表达,把自己藏在暗处。亲吻了姑娘,不趁热打铁,反而是自己先跑了。

    所以,也活该他单身。

    司琼枝靠着裴诚昨天靠过的栏杆,心里沉甸甸的。

    可能是太累了,一夜未睡导致了她精神不济。

    不知不觉,有人拍她的肩膀。

    她猛然惊醒。

    抬眸间,却看到了一名护士。

    护士道:“司医生,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你当心着凉。”

    司琼枝哦了声,有点懵懂。

    然后,她看到了护士手里拿着眼镜,好像是裴诚的。

    护士看到了她的目光,就顺势把眼镜给司琼枝看:“我昨天在这里捡到的,应该是裴医生的吧?我想还给他,可惜他没来。他现

    在来了没有?”

    “没有。”司琼枝道。

    护士哦了声,不知该把这眼镜怎么办。

    私藏自然很好,可惜同事嘴碎,传出去就闹笑话了。

    司琼枝却道:“我等会儿要去裴家,你给我吧,我带给他。”

    护士有点不情愿。

    不过,她们都听过,司家和裴家是门当户对的人家,也听过裴医生暗恋司琼枝的传闻。

    犹豫了下,护士把眼镜给了司琼枝。

    司琼枝拿到了他的眼镜,触手微凉,人清醒了很多。

    她去跟主任请假。

    “我出去一趟,下午回来。”司琼枝道。

    吴主任知道她想去找裴诚,故而道:“你脸色不太好,今天给你放假,下午回家好好休息。”

    司琼枝一夜未睡,脑子里像灌了铅,沉重极了,稍微动下都很难,实在做不了事情。

    况且,她也不知道见到裴诚,自己会和他些什么,会导致什么局面。

    “谢谢老师。”司琼枝道。

    她收拾了东西,去找了自己的司机。

    副官听她要去裴家,有点诧异:“哪个裴家?”

    “就是裴医生家。”司琼枝道,“你不知道怎么去的话,就去问路。”

    副官察觉到了自家姐不美好的心情,不再多嘴了。

    司琼枝则把裴诚的眼镜,放在自己的手袋里。

    她不停摩挲着这眼镜的镜框。

    金丝的眼镜框微凉,既没有他的温度,也没有他的气息,司琼枝心中却滚烫,好像被什么烧灼了。

    她到了裴家,直接自己是来找裴诚的。

    裴家的佣人道:“大少爷早上五点多就去了马六甲,好像是要乘船去英国,早已走了。”

    司琼枝滚烫的心,像是被人泼了凉水,所有的炙热都熄灭,心火被浇灭后只剩下滚滚浓烟,以及冷却的心灰。

    裴诚这个人......

    司琼枝再次觉得,他真是活该单身!

    他这样迫不及待的跑,带着怎样的胆怯和自负,司琼枝能体会到。

    他一定很害怕。

    他怕司琼枝问他,在手术台上是不是想要害死梁千然;他更怕司琼枝那个亲吻不算数,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

    “我......”司琼枝还想要点什么,裴家的大太太却出来了。

    大太太很热情,邀请司琼枝进去坐。

    司琼枝的手,三番四次想把手袋里的眼镜拿出来,还给裴家。

    那是裴诚的东西,她收藏着有点可笑。

    可她心里有根线,使劲往后拽她,不肯让她拿出。

    直到半个时后,司琼枝和裴诚的母亲告辞,也始终没有把眼镜还给裴家。

    她很尴尬的,保存了裴诚遗落的东西。

    他总会回来的。

    他上次出去半个月,结果几天就回来了;他这次出去一年,也许一个月就回来了。

    到时候,她再还给他。

    他应该就会懂得她的心。

    司琼枝叹了口气。

    梁千然术后恢复得不错,在医院住了十天,就可以拆线回家了。

    “医院的药味很重,护士也没有家里的佣人服侍尽责,不如回去养。”司琼枝建议道。

    梁千然却不走。

    “我要等彻底痊愈了再走。”梁千然道。

    他这个单间的病房,护理费用很贵。他多住一天,医院的收益就增加一点,可以养活更多的医生和护士。

    司琼枝对冤大头没什么意见,道:“真没有住的必要,不过是给医院送钱。”

    “我乐意,我老爸有钱。”梁千然道。

    司琼枝道:“你爸有你这样的儿子,也是倒了血霉。”

    梁千然哈哈笑起来:“仙女也会骂人?”

    “仙女还会打人。”司琼枝道。

    梁千然就笑起来:“我已经打听过了,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怎样,考虑考虑我?我会很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