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0章 手链
    司督军拿到了电报,脸上露出了满意。

    司行霈决定做这件事,就毫不拖泥带水的准备。

    当初司行霈从前线装“中弹受伤”,第一是给其他人打一个预防针,让他们明白自己会隐退,不会分享胜利的果实,第二他亲自找到了一位刚刚回国的火油勘探专家。

    他亲自登门,从各个方面说服了那位学者,让学者参与了司行霈的“火油计划”,并且司行霈亲自带着他,去实地考察。

    这件事需得绝密。

    火油是将来的国之重器,能扼住经济和军事的命脉,英国人、日本人不会放任不管。

    所以,那段时间司行霈的行踪极其隐秘。

    为了遮掩他这个隐秘,他营造了自己中弹身亡的流言,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是否去世的消息上,从而忽略了其他。

    而顾轻舟等人,更是半个字都不敢泄露。

    “短短一年半,他就把这件事做成了,算他有点能耐,不是一味的犯浑。”司督军把电报随手点了。

    这是加密的电报,密码只有顾轻舟和司行霈有。顾轻舟亲自译出来,看完了也不能落入其他人手里。

    毕竟后续的工作还没有完善。

    “都是阿爸教育得好。”顾轻舟笑道。

    司督军道:“他哪里肯听一句话?从小就混账。”

    想起了他小时候的事,司督军突然问顾轻舟:“他以前不能见血,一见血就像中毒了,脑子不正常,现在呢?”

    司行霈是见血亢奋。

    他每次看到大片的血腥,就会身不由己血脉逆行,好像只发狂的野兽。

    那个时候,他很多的行为举止都是不受大脑控制的。

    “那是心理疾病。”顾轻舟肯定道,“后来,他就慢慢没了。”

    和顾轻舟相爱之后,他荒芜的心田被清理干净,种上了鲜花,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他那个恶习,也发作过,只是没那么严重,发作的时候心里稍微清楚点,也有能力去控制它。

    “我觉得,他以前不是中毒,而是放纵。当看到血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反应不正常,但他无所顾忌,任由自己往下落。

    他现在是丈夫,又是父亲,他明白自己该要什么,也知道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所以能愿意去控制自己。”顾轻舟笑道。

    司督军看了眼顾轻舟。

    司行霈是从什么时候变化的?

    他的理想一直都在。

    他准备做个殉道的人,为了天下统一大计,他打算奉献自己。

    如果他是个小兵,他就能背着炸药包冲向敌营;他如果是个团长,他的部队可以做敢死队。

    他是个不惜命的。

    他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提不起他的兴趣,除了统一。

    他没有想过统一了之后自己要什么样子的权力,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这样想过,他要的是天下苍生能安宁。

    后来,他遇到了顾轻舟。

    他好像懵懂了半辈子,一下子就清醒了:原来,人与人之间还有爱情,这天地间还有如此美好的女人。

    为了这女人,他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和人生,他终于像个正常人那样了。

    “轻舟,是你拯救了他。”司督军道,“他能有今天这样的好耐性,而不是整天做混账事,他能有个家庭,都是你的功劳。”

    顾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